2018-12-29

足球員隨時候命


話説有七人足球比賽,起初我沒有參加,今早有朋友因為有急症要照顧病人而預計不能出席,所以我後補補上,主辦當局又好好人准許我們賽前換人名。我早上做完胃鏡,中午接太太放工和撑枱腳後,立即回家拿衫褲鞋趕去球場。#我是足球員,隨時候命上班是十分合理的。

結果我們得到亞軍,2018年總結,我跟不同球隊拿了四冠兩亞,最重要是沒有受傷,在足球場上認識了很多朋友,感恩。


2018-12-28

我不是歌手,他是。

See one, do one.

  • 有一天,鄧教授發短訊給我,邀請我出席活動,我一口答應了;
  • 另一天,鄧教授告之想在台上將信息唱出來,但是要我陪他唱 ...
  • 第三天,鄧教授傳來自己改編歌詞,文字寫上旋律是 You raise me up;
  • 第四天,已經是活動日,我問可否夾夾用什麼 key?在表演前練習了一次,只此一次,然後正式唱現場,就是影片中的情況 (特別鳴謝 Dr. Wilson Lee 提供現場錄影片段)。當我正忙著記歌詞和留意不要走音時,拍檔唱現場有台風加動作,我在滴汗中,幸好順利完成了 "See one, do one"。

實習醫生

  • "See one, do one, teach one" 是以前對實習醫生的格言,概念是大個仔出來工作了,不會再有人捉住手教,要長大靠自己,很多事邊做邊學就要懂了。
  • 巧合地,在十八年前,我第一個月做實習醫生,就是跟鄧教授巡病房,當年他交給我的工作,就如上文一樣我用心地完成了。

我不是歌手,他是。

  • 其實我不是歌手,很少唱歌,公開地唱更少,第一次是為醫院同事加油的午間音樂會 [註一],這是第二次。我被太太感染,只喜歡在教會聽和唱詩歌 [註二],我告訴鄧教授,you raise me up 對我在點特別意義 [註三],所以我才懂得唱,而我不是歌手;
  • 鄧教授才是歌手,唱得、彈得、睇得 (高大又靚仔),不久將來更開兩天慈善音樂會,為香港防癌會籌款:
    • 日期:二零一九年二月一至二日
    • 時間:晚上八時十五分
    • 地點:香港演藝學院
    • 門票網頁,電話3921 3821
  • 今次聽住五句先,想聽多啲,俾錢買飛做善事啦。

(利申,這是廣告,為朋友、為慈善賣廣告,大家不會介意吧。)


2018-12-23

Thank you and Merry Christmas



Thank you for your support in the MCHK election.   First, you can refer to my website and blog for my work in MCHK.


Then, concerning the new "Private Healthcare Facilities Ordinance",
  1. DH and HKAM are going to organize a Symposium in Healthcare Facilities Management on 19 & 26 Jan 2019. You can go to their website for more details and registration.
  2. I wrote 10+ articles and 10+ pages in my Legco work reports for you to understand the Ordinance.
  3. I am preparing another work report.  Also I am newly elected as chairman of Private Healthcare Facilities Ordinance (Specification of Date for Section 135/136(1)(a)) Notice.  There will be a deputation in Legco in January 2019.  You can have your submission or deputation.

Finally,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Dr. Pierre Chan
23 Dec 2018

2018-12-18

百般滋味在心頭


【百般滋味在心頭】

今日全天在醫院工作,早上要帶領專科門診,看超額一倍的病人 (因為未來兩個星期二都是公眾假期),拍檔放假,我看了四個小時門診,感謝病人耐心等候全無怨言,更有病人送給我一份手造不名貴的小禮物,物輕情意重。反而我被舊同事埋怨我看門診唔夠勤力,在困難中被落井下石,感覺令人超級難受;有幾多老闆級會次次坐到尾,一齊捱?我問心無愧。

在同一個早上,有國際會議邀請我上台演講,我為了病人推卻了,她們專程在四日前幫我錄影,在會議上播放;
在同一個早上,醫委會直選點票叫我去驗票,我為了病人推卻了;

下午兩時十五分看完上午的門診,午飯只有十五分鐘,下午緊接做膽管鏡,至五時多才完成,想趕回立法會開人力委員會,可是委員會提早完結,為了病人缺席一次會議,值得。

晚上,出席香港兒童健康論壇,我又要演講,上星期做好資料搜集準備,在五時半才開始做投影片,到八時準時到達,順利完成工作。在忙碌準備之中,有醫生找我幫手,醫委會秘書處找我,又有醫委會成員找我,記者又找我回應深圳醫院醫療事故。

我想說,我一個人,只有一雙手,一日也是二十四小時,睡八個小時。我已經盡晒力,也會繼續盡力而為,工作上有什麼做得不夠好,請各位多多提點,多多包涵。感謝二千二百多位醫生投票支持,超過半數支持,相信破了醫委會紀錄,我會繼續努力,報答各位的厚愛。

陳沛然醫生議員敬上
2018年12月18日

2018-12-16

Waiting time is not a reliable factor for manpower planning.



Every year, the government was asked by different legco members in financial committee for the financial report.  The answer from government is open to public, although it is difficult to read and search.

Mr. the Honourable Chan Han Bun, BBS, JP asked about the waiting time.

[Table 1]

The median waiting time of R (routine) cases varied from 13 to 92 weeks in different clusters, (mean = 45 weeks, median = 45 weeks).

The next question is the reasons of extraordinary long waiting time in cluster C, too many patients or too little manpower.  Then I asked the questions in Legco financial committee.

[Table 2]

Too many patients?  


  • Cluster C did not have the most number of new case attendance [Table 2].
  • Cluster F did, while it had the second shortest waiting time in R [Table 1].

Too little doctor manpower?

[Table 3]
  • Cluster C had most manpower, almost double to some of other clusters.
  • The cluster with shortest waiting time, D and F, had average numbers.

Is the doctor turnover rate highest in that cluster with longest waiting time?

[Table 4 and 5]

  • The answer is No.

My observations are, 
  • waiting time is not a reliable factor for manpower planning.
  • 不患寡而患不均


REFERENCES

財務委員會 審核二零一八至一九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的答覆


Dr. Pierre Chan
16 Dec 2018


2018-12-14

我就「要求政府在公營醫院內增設性暴力受害人及受虐兒童危機支援中心」議案的總結發言






多謝各位議員就今天的議案發言。為何我會提出這個議案 - 要求政府在公營醫院內增設性暴力受害人及受虐兒童危機支援中心 [註一]?

第一,因為政府保安局、勞福局都自我感覺良好地認為已經有「一站式」服務,我想指出當我們在醫院照顧sexual abuse / child abuse的受害人,你們政府就在 abuse (濫用) 我們醫院的服務。

第二,我在2018年6月27日在立法會提出口頭質詢,保安局局長回覆指所謂的「一站式」服務,政府自己都承認是沒有房、沒有錄影設施錄取口供、沒有私隱、無法即時安排翻譯人員協助 [註二]。 政府不可以再說在不同地方、不同時空,也都是「一站式」,你們把整個急症室或兒科部門,當作是一站式服務站。

第三,立法會之前已經有很多討論,除了我的質詢,福利事務委員會在2014至2016年間,成立「處理家庭暴力及性暴力的策略和措施」小組委員會,並開了13次會議,聽取了79個團體/個別人士意見,做了一份18頁報告書,提出了18個建議 [註三]。

第四,在處理性暴力/虐兒工作上,個個都覺得有份、有指引、有做事,各有各做 - 這是叫head down work。我見到的是 "a team without teamwork"。 理論上社署是leader 聯絡人,而且手執政府資源,可是卻沒有做好領導和聯繫角色。這是 "a leader without leadership"。

第五,每日在醫院發生的性暴力/虐兒案件上,我在2018年6月的質詢,政府回覆,「當局沒有備存強姦案及非禮案的受害人在公立醫院急症室接受診治或檢查的整體統計數字,以及由警方錄取口供及進行法醫檢驗的統計數字」。醫管局、社署、警方是 communication breakdown。

所以我的議案所建議的五點,正正是針對政府的答覆,和現時制度上不足,你說已經有18間,而我提出議案要求好卑微,只要求三間「真。一站式」服務的危機支援中心,讓受害人能有多一點私隱、少一份恐懼;多一點援助,少一點折騰。

最後,我趁著這個機會特別感謝「永遠站在雞蛋一方」的前線社工,醫護人員及法醫等專業團隊,為性暴力受害人及受虐兒童提供危急支援;還有同行者風雨蘭、芷若園及同根社等團體,陪同性暴力受害人渡過人生中最黑暗的夜晚,協助他們在漫長的輔導中走出幽暗。

本人謹此陳辭並感謝各位支持議案 [註四]。

2018-12-13

晚間體育新聞報道


上半場,我在黃竹坑講書,球隊在天水圍被逼和1:1,
下半場,穿過隨意門及時趕到天水圍,後備落場有一個助攻,協助球隊贏2:1,全取3分。
足球員完場後迷失於天水圍的夜與霧,找路吃晚飯和回家。報道完畢,各位晚安。

#我是足球員
#足球員奇遇記

生蠔和肝炎是好朋友



幾年前我在尖沙咀知名的火鍋館設宴,跟醫生朋友吃飯,火鍋前,朋友點了一大盤生蠔和刺身作為頭盤,微生物學專家青蛙醫生看到生蠔縐一縐眉,然後將生蠔放進火鍋滾了三分鐘,同枱的人都嚇呆了。

每年的第一季都是甲型肝炎的高峰期,為何總是美味的生蠔跟甲型肝炎有關?甲型肝炎是病從口入,進食不清潔的食物和水,尤其是未經煮熟的貝殼類食物,例如蠔、蜆、蚌、貽貝和扇貝。貝殼類海產是生態濾水器,它們過濾水中微生物作為食物,每天可以過濾多達二百公升的水,貝殼類海產對沿海生態系統有益,可是過濾濃縮過程容易受到病毒污染。

甲型肝炎病毒可以在淡水鹹水生存達十二個月, 亦可生存於食物內數天,要將海產中的甲型肝炎病毒殺死,香港食物安全中心建議,處理貝類海產時,先放進水煮三分鐘。現實中,我問朋友會否將生蠔在滾水煮三分鐘? 所有人都說太浪費了。

要預防甲型肝炎,最重要是注意個人、飲食和環境衛生。個人衛生最重要是洗手,飲食衛生是徹底煮熟,環境衛生,包括適當處理食水污水排泄物、廚房食具要保持清潔。疫苗也可以預防甲型肝炎,共兩次注射,疫苗成功率超過百分之九十,一般相信免疫力可維持超過十年時間。

當我每年要照顧因吃了貝類海產而感染甲型肝炎的病人,真的不明白污水濾水膽有什麼好吃,所以我也跟青蛙醫生一樣,將生蠔放進火鍋滾了三分鐘才吃。生蠔貝類海產是好東西,問題是我們喜歡吃,而又喜歡不煮熟來吃。

陳沛然醫生議員敬上

我的議案相關報導


議員倡設一站式中心,支援被性侵者虐兒。明報,2018-12-13。
議員要求設立一站式支援性暴力或受虐兒童中心。商台,2018-12-13。
議員倡設危機支援中心助性暴力及受虐兒童。信報,2018-12-13。
因應性暴力虐兒個案,議員促公院增設危機支援中心。香港電台,2018-12-13。


陳沛然醫生議員敬上
2018年12月13日



2018-12-12

我的100米十個小故事



【我的100米十個小故事】
1. 跑步不是我的專項,因為 #我是足球員 ;
2. 小時候,因為身型細小和無錢買跑鞋,所以不喜歡跑步,只喜歡讀書和踢膠波仔;
3. 當初參加100米,足球隊隊長見我打右翼跑得快,找我跑4x100接力,跑了幾年才開始報個人賽;
4. 繼<35歲組別、及35-44歲組別後,很快要升班上45-54歲組了;
5. 跑100米比賽,輸多贏少,銀銅多過金牌;
6. 每年報100米目的是有人幫手計時,有客觀地量度自己的狀態和表現;
7. 事實是,比起10年前,肥了10磅,也跑慢了1秒,歲月不饒人。今年減了磅,並跟足球隊操練,所以又快番半秒;
8. 其實我的專長是30米,快放落底線,所以女兒學校親子60米接力跑比較適合我,100米太遙遠了,11人足球場的長度標準是90至120米。
9. 做大腸鏡也是100米,紀錄是58秒,(出鏡是6分鐘);
10. 多謝我的經理人 - 太太,多年來的體諒和支持,當年我跑得快才能追到她 (賣口乖)。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8-12-07

要求政府在公營醫院內增設性暴力受害人及受虐兒童危機支援中心



陳沛然議員於2018年12月12日在立法會大會動議下列議案:
要求政府在公營醫院內增設性暴力受害人及受虐兒童危機支援中心

鑒於近年本港的性暴力及虐兒案件有上升趨勢,本會促請政府增撥 資源予醫院管理局,讓該局按世界衞生組織發出的《對性暴力受害 人之醫療及法律支援指引》,分別在新界區、港島區及九龍區公營 醫院內各增設一間危機支援中心,為性暴力受害人及受虐兒童 (‘受 害人’)提供24小時一站式服務;建議詳情如下:
  • (一) 在 3間公營醫院內指定一個環境合適及私隱度高的地方設 立 24小時一站式危機支援中心,讓受害人可在同一地方接 受治療和跟進服務及進行所需程序,包括醫療、法醫檢驗、 向警方舉報、錄取供詞(提供設施讓警方以錄影會面方式為 受害人錄取口供)、接受社工支援和輔導等; 
  • (二) 妥善備存受害人在公營醫院接受診治或檢查、由警方錄取 口供,以及進行法醫檢驗的整體統計數字; 
  • (三) 責成社會福利署檢討現行的程序指引,以規管如何處理受 虐兒童的個案,並釐清其統籌的角色,以加強與警方、醫 護人員及其他部門的合作,為受虐兒童提供適時的協助和 跟進; 
  • (四) 為前線人員 (包括警務人員及社工 )提供專業和專門的訓 練,以提高他們在處理涉及不同性別、背景、文化及性傾 向人士的性暴力及虐待兒童個案的敏感度和技巧;及 
  • (五) 就各少數族裔語言制訂統一的傳譯及翻譯服務標準,以及 為傳譯員提供培訓,確保他們以專業和公正無私的方式為 少數族裔受害人提供傳譯及翻譯服務。
性暴力及虐待兒童的課題,多年來一直未有顯著改善,甚或有惡化的跡象。就此,本人將於12月12日在立法會提出議案,希望喚起社會各界的關注。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 -- 風雨蘭在本年5月30日公布,自2000年至2017年間,共接獲3,501宗求助個案,包括強姦、非禮及性騷擾等,當中涉及非禮案於17年間上升116%。現時只有威爾斯親王醫院內有指定房間為性暴力受害人提供24小時「一站式」支援服務,而警方去年接獲的強姦案共65宗,只有4宗是透過「一站式」服務,即醫院同時提供醫療服務、法醫檢驗及錄取口供,數字偏低。

公立醫院的急症室為性暴力受害人所提供的服務存有不少限制,大部份急症室以布簾阻隔,而受害人只是急症室眾多服務對象之一,要跟其他病人一樣接受分流評估及在大堂等候診治。若受害人願意舉報,醫生便將她轉介到警崗接受查詢(既沒有指定房間,又沒有錄影程序),警方再將案件轉交事發警區處理及安排法醫取証,醫生則會診斷她的傷勢是否需要留院。整個求助過程中,受害人需要不斷重複講述被性侵犯的經過,不啻加劇創傷,甚至影響其舉報的決定。

事實上,受害人遇到性侵犯後思緒會十分混亂及恐懼,不但需要社工跟進輔導,更需要一個私隱度高的地方讓醫生、警方和法醫同時可進行醫療、錄取口供和檢查程序,減輕受害人受到不必要的折騰和心理壓力。

另外,本港近年接二連三發生虐待兒童案件。據社會福利署數字顯示,2015-17年共接獲2740宗呈報虐兒個案,而本年1至6月已有554宗,當中超過六成施虐者均為受虐兒童的父母。為了善用資源和加強對受虐兒童的支援,我建議政府增撥資源予醫管局,按世界衞生組織發出的「對暴力受害人之醫療及法律支援指引」,分別在新界區、港島區及九龍區公營醫院內各增設一間危機支援中心,為性暴力受害人及受虐兒童提供24小時一站式服務。

最後,我懇請 各位支持本人的議案,為性暴力受害人和受虐兒童提供更妥善的支援服務。

立法會議員陳沛然 謹啟
2018年12月7日

2018-12-06

政府十分不重視噴水池的水質安全


不是馬後炮

不是馬後炮,我事前已再三提醒政府當局,噴水池可能會增加患退伍軍人病的風險。

2018年11月23日,立法會財委會審議觀塘海濱音樂噴泉項目撥款 [註一]。我質問政府,發現政府在計劃及興建噴水池時,無考慮過退伍軍人症問題;負責管理的康文署也沒有定期抽取樣本化驗退伍軍人桿菌。有片有真相:


2018年11月30日,立法會財委會繼續審議觀塘海濱音樂噴泉項目撥款。
政府就我上一次的問題作書面回覆 [註二]:

  1. 政府轄下的噴水池,截至2018年7月31日共有89個,分別由康文署 (77個) 和房屋署 (12個) 管理;
  2. 政府承認,場地管理部門並沒有為轄下的噴水池抽取水質樣本進行化驗。
故此我追問了一次,再花第三次發言機會指出政府的錯誤:
  • 政府建築署說有抽取水質樣本進行化驗,但是負責管理的康文署卻說沒有抽取樣本化驗退伍軍人桿菌,其後的書面補充文件確認了此事;
  • 音樂噴泉由咨詢,到在區議會討論,至向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及財委會申請撥款時,從未提及噴水池可能會增加患退伍軍人病的風險,向當區區民推銷噴水池時,也沒有解釋風險
  • 負責管理噴水池的康文署,只為泳池驗水,而認為噴水池沒有人游水,掉以輕心而沒有為轄下的噴水池抽取水質樣本進行化驗。這是基本的錯誤,政府衛生防護中心在網站已列明噴水池為有染病風險的設施之一 [註三]。

只有兩家媒體報導,而且引用官方口頭回答來中和我的觀點:
  • 觀塘海濱音樂噴泉設有嬉水區,醫學界議員陳沛然問到,有否向噴水池周遭的居民或使用工廈的人士,清楚交代噴水池會增加患上退伍軍人症的風險;觀塘區議會主席陳振彬表示,噴水池距工業區相當遠,上面是觀塘繞道 [註十三,明報2018-12-1]。
  • 醫學界議員陳沛然指出,退伍軍人症是靠吸入水珠傳播,免疫力較弱人士容易受到感染,噴水池附近居住亦會增加患病風險,而本港每年有七十多個退伍軍人症患者,直言若噴泉水質處理不當,會有不少爆發風險。建築署工程策劃總監謝昌和指,噴泉水質會參考游泳池的水質要求,包括不含大腸桿菌、細菌含量設上限等 [註十四,東方2018-12-1] (在註三政府文件說明,負責管理噴水池的康文署從來無為轄下的噴水池抽取水質樣本進行化驗)
我亦想指出,以上報導轉述區議會主席和建築署工程策劃總監的言論,是錯的。我會在文章引述官方文字解釋其錯誤。


2018年12月4日,有報導指出,在將軍澳住宅有三名住客患退伍軍人症,其中兩人情況危殆:
[註十五] 將軍澳天晉3宗退伍軍人病個案,細菌基因型序列相同

2018-11-26

我也是補習天王



今天的工作如下:
在醫院做了胃鏡和大腸鏡,切了幾粒瘜肉;
在立法會開了一個委員會;
跟議員辦事處職員開內部會議;
落區向醫生和醫學生派工作報告;
幫三個女兒温習考試;
晚上去上水出席活動;
最後趕回家陪女兒們睡前故事和祈禱。

其實我跟大家一樣,一天24小時和只有一雙手,關鍵是時間管理、團隊合作、溝通技巧、判斷能力。知易行難,易學難精,這星期會在 #CRM TTT 分享一些技巧。

#我也是補習天王

2018-11-25

我今天是足球員兼領隊



【球員兼領隊】

今日我係球員兼領隊,組成香港醫生隊,參加南華元老足球學校四週年校慶活動,領隊唔易做:
1. 約隊友,約太多人無得踢,太少人又唔得,今日最後要踢地庄;
2. 因應隊友,每場我要打唔同位置,今日踢咗後備、右閘、三後衛之一、右中場、前鋒(入咗兩球);
3. 要買水、派毛巾、帶相機、執衫、執波;
4. 無時間食早餐和午餐,由朝早十㸃踢到三點半,五㸃才先食第一餐;
5. 四場波,三勝一負,入九球,做領隊有交代了;
6. 其中一場對有前香港足球先生李健和坐陣的球隊,壓力很大,謹敗1:2,也是唯一的敗仗,雖敗猶榮;
7. 四個鐘踢四場波,熱身- 比賽 - 冷卻 - 等候 - 再熱身 - 比賽,循環四次,作為領隊,要提醒隊員何時熱身,何時休息,以免拉傷肌肉;
8. 最緊要隊友踢得開心,人人有入球,無受傷;
9. 做領隊寫埋網站,做紀錄,上載相,盡力而為;
10. 最後,比賽後,領隊要換西裝出席活動,然後趕回家照顧女兒。



再次感謝各位足球朋友。沛然字

#我是足球員

2018-11-19

我是足球員,兼職寫網頁


我是足球員,兼職寫網頁,興趣做醫生。認真的。

我兼職幫學院、病人組織寫網頁,是義務沒有收錢,那些年入大學本來想讀電腦工程,最後一刻轉了醫科。

寫網頁唔難,較難是除錯、營運和更新,最難是處理人的問題。所以我在文章提及領導才能、團體合作、和溝通技巧。#CRM

http://www.hkcp.org  請多多賜教

#我是足球員
#兼職寫網頁
#興趣做醫生

2018-11-18

婚宴


每次出席婚宴,也會想起那些年。
  • 初相識,那時的我,單親家庭,家住公屋,沒有家底,她不嫌棄我窮;
  • 到表白,第一次約她行街睇戲食飯,去粥店食白粥腸粉 (我將最喜愛的跟她分享哦);第一次拖她的手,在石澳海灘,坐巴士往返;
  • 拍拖了,節目是讀書,考試很苦,她是高材生,我不是,我曾考專科試不及格,她默默地陪伴着;
  • 結婚前,我們一起儲首期,買第一層樓是補地價居屋,十分簡樸;
  • 結婚日,我們沒有在華麗的教堂行禮,也沒有在豪華的酒店大排筵席,只在婚姻註册處簽名,在中環一間酒樓擺酒;
  • 專科後,我沒有出席畢業禮,也沒有拿證書,有一天,她逼我請假陪她一起去拿院士證書,陪她去胡忠註冊專科,三個月後,升職面試要我出示院士證書和專科註冊記錄;
  • 結婚後,生了三個可愛健康的女兒,她為大女兒選擇的學校,寧要質素,不要名氣。

那間酒樓其後拿了米芝蓮一星,我們一起受浸,一起考取不同專科,賣了居屋換上私樓,女兒的學校出名了,我當上立法會足球員。我至今仍然不明白,為何她的信心這麼大和眼光那麼好?

二十年來,她陪伴我走過高山低谷,因為她,我學懂愛不只是甜,還有酸苦辣,也是因為同甘共苦,所以才更珍惜。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書 13:4-8》


沛然上



2018-11-15

《私營醫療機構條例草案》在立法會恢復二讀我的發言



主席:

作為醫生,病人的福祉先行,這條《私營醫療機構條例草案》代替舊有過時的《醫院、護養院及留產院註冊條例》,以及《診療所條例》,全面規管包括醫院、日間醫療中心以及診所等私營醫療機構,保障病人權益。

首先我要特別一提立法會文件FH CR 3/3231/16,裡面提到除了現行的規管架構已經不合時宜,亦指出立法是因為近年發生多宗涉及私營醫療機構的醫療事故,令公眾關注這類機構的服務質素。在此我想代表絕大部分的私家醫生澄清,文件提到的所謂醫療事故,發生在標榜醫學美容的美容中心,而非發生在診治病人的醫院或診所。

事實上,在那所美容中心發生致命的醫療事故後,政府在2012年10月成立了一個「私營醫療機構規管檢討督導委員會」,設立4個工作小組,首兩個小組已是和美容有關的「區分醫療程序和美容服務」小組,以及「界定在日間醫療中心進行的高風險醫療程序」小組。

老實說,當時公眾關注的是美容中心進行高風險醫療程序缺乏監管,而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醫療機構出現了問題。不過,我無意在此質疑政府為何在檢討之後,沒有立法規管這些標榜醫學美容的美容中心,反而全面規管私家醫院、日間醫療中心和診所,因為我們也認同私營醫療機構的規管需要與時並進,以滿足病人的需求和確保安全。但我在此強調,醫學界實在不希望政府因為美容業界的壓力,而不敢直接規管高風險的美容中心;反而要利用醫生「過橋」,利用醫生雙手規管美容業,製造醫學界和美容業界的矛盾。

2018-11-13

跟進香港兒童醫院啟用安排



陳局長鈞鑒:

跟進香港兒童醫院啟用安排

本人就兒童醫院各項安排與醫院管理局交流後仍存疑問,為方便委員會跟進審議,現特函提問,以供省覽,盼當局下次會議前能提供更詳盡資料。問題如下:

人手問題

(一) 香港兒童醫院在2018年12月18日啟用時,專科門診首先投入服務,住院服務在2019年陸續開展,當局預計到2019年6月30日,該院醫生人手數字按專科及職級劃分為何?

2018-11-11

我是足球員,打右翼,所以要跑得快。


今天我跑了4個100米、1個400米和兩個家庭接力賽,
爸爸:金x2,銀x1,銅x2
媽媽:.......................銅x2
大女:............銀x1...銅x2
二女:金x1...............銅x2
三女:............銀x1

暑假時減了5磅,條褲鬆咗,狀態好咗,跑快咗。其實,#我是足球員打右翼,所以要跑得快。三天後又有五人足球比賽。

2018-11-09

賽後檢討 debriefing



17年前,太太比我早一步一剔過考取私家車牌,之後她借了朋友的車子試車,朋友坐在旁邊...
朋友:「你點考到車牌架,好危險,我係你就唔再揸車 ...」

結果17年來太太不再揸車,其間我嘗試了幾次鼓勵她,卻無功而還,我只能做柴可夫司機。近來女兒們常常要提早上學或遲放學,不能坐校巴,所以要家長接送,我重提舊事...
太:「我的車牌已經過了期,你死心啦。」
我:「我在夾萬裡找到你的車牌,之前續了一次牌,2021年到期。」
太:「...」
我:「現在你有需要接送女兒,再三鼓勵你,並給你信心,就算你撞花撞爛車子,我也不會怪責你,無限量支持。」

只因17年前的幾句説話,代價是事主心理陰影、17年時間、也花了我幾個月時間游說,加親自落場十幾小時教導,人力物力時間代價很高。

再坐一會,但願你能陪我再坐一會... 給公營醫生的信



各位醫生:

香港採用公私營並行的雙軌醫療制度 [註一],一半醫生在公營工作,一半在私家,我畢業了18年一直在公營工作,而我的太太10年前出了私家,所以我太熟悉和了解公私營雙軌制度。三十年前,很多前輩一畢業便開診所私人執業。相反,根據政府提供的公開資料,近五年來本地醫科畢業生,加人公營醫療體系的比率是95%至99% [註二]。



公營醫生去私家執業自古以來都是這樣,近來常常說人手流失,我身同感受。很多時候,由公營出私家,不是為錢,而是受了氣:
  • 士氣低落,工作無上限、投訴文化、上頭壓力;
  • HA1 HA2,同工不同酬、起薪點較低、HA2 固定津貼、訓練機會不公平 (例如我自己也沒有去外國訓練的機會)、升職至副顧問和顧問醫生HA1 HA2 人工差距更大;
我相信現時幾個醫生工會,HKPDA、FDU、HKDU,都會繼續為大家爭取,爭取尚未成功,同業仍需努力。而我由幾年前在醫生工會工作,至立法會、競選政綱、每年寫給特首的建議書,都持續給予壓力:

我這幾年的工作

2018-11-05

我是「五無」



議員親自排隊個半鐘,「五無」:無打尖、無打電話、無拍搏頭、無打關係、無加壓力。
排隊守規矩是香港人的美德,同意嗎?


2018-11-04

肝可度,腸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

剛剛跟仔爺兩師徒撑枱腳飲下午茶,聆聽其喜怒哀樂。
徒弟答,肝可度,腸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 《白居易 . 天可度》。徒弟不才,四十不惑,師父七十應從心所欲 《論語》。並給他一張VIP咭,任何時候不開心,隨時傳召徒弟出來請食飯、訴苦和發洩。

2018-11-02

基建超支和延誤已成常態,被麻木了。


中環及灣仔繞道

我每天在看中環及灣仔繞道何時才能通車?在2009年,政府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攞錢,白紙黑字寫低:計劃在 2009 年年底展開主幹道的建造工程,本來在 2017 年年初完成 [註一,第3頁],最終到2019年才通車。
  • 最初申請撥款時金額:$28,104,600,000 (281億)
  • 最終需追加撥款金額:未知數 

港珠澳大橋

  • 最初申請撥款時承諾的完工日期:2016年年度 [註二]
  • 最終完成日期:                                2018年10月
  • 最初申請撥款時金額:$30,433,900,000 (304億)
  • 最終需追加撥款金額:未知,截至2016年,暫時追加54.6億元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

建議為港鐵車站編上號碼


香港郵政總局信箱9916號
香港鐵路有限公司
馬時亨主席,JP

建議為港鐵車站編上號碼 

馬主席台鑒︰

        鑒於香港鐵路有限公司 (“港鐵公司”) 版圖日益擴大,現在有多達13條線,共有91個車站,本地居民和旅客不容易找尋站名。

        外地一些鐵路,為了方便居民和旅客,除了在不同的路線有不同的顏色外,還會為每個車站編上號碼,例子有:
        故此,本人建議當局為香港港鐵站編號碼 [圖4]:
  • 首先為不同綫路有不同顏色和簡稱,例如:機場快綫 (A)、東鐵綫 (E)、港島綫 (H)、觀塘綫 (K)、馬鞍山綫 (M)、南港島綫 (S)、將軍澳綫 (O)、荃灣綫 (T)、東涌綫 (C)、西鐵綫 (W); 
  • 然後為每個車站編上數字,例如荃灣綫:荃灣 (T1)、大窩口 (T2)、葵興 (T3)。 
  • 這個編號碼建議也考慮了未來港鐵站的發展 [圖5]。 

        希望 貴公司接受本人建議。

專此候覆

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謹啟 
2018年11月2日




2018-10-31

《2018年稅務(修訂)(第4號)條例草案》自願醫保計劃 - 我的發言稿


主席︰

為了吸引更多人購買自願醫保計劃下的認可產品,政府的《2018年稅務(修訂)(第4號)條例草案》,容許市民為自己,以及為親屬購買認可的醫保險產品時可以扣稅。這個遲來,又經過多次修改的自願醫保計劃,已經遠離當初的原意,忘記了初心,無法幫助最有需要的人。以減稅吸引市民購買,效果有多大,亦成疑問。

早在差不多20年前,政府提出人口老化對醫療開支造成壓力的問題。當時香港受亞洲金融風暴影響,經濟不好,政府擔心公共開支「無以為繼」,委託美國哈佛大學學者研究醫療融資。不過,無論僱主、僱員雙方供款的醫療儲蓄、醫療稅還是強制醫療保險等建議,都引起很大爭議:僱主不願意供款,市民和企業不願意加稅,亦反對在設立強積金後又再加多一個強醫金。政府缺乏政治意志落實這些建議,預留用於醫療融資的500億元,亦只用了一小部分,然後政府改為研究自願醫保。

不過,這個自願醫保計劃折騰了多年,亦改得面目糢糊。政府曾經言之鑿鑿,計劃必須包括的多項最低要求不能再讓步,但在保險業界的壓力下,政府再次「跪低」,取消了長期病患者和長者最需要的「高風險池」和「必定承保」等兩項要求,令自願醫保的用處和吸引力大打折扣,無助減少高風險人士和長者對公共醫療的依賴。

老實說,很多市民買醫療保險除了不想長時間輪候公營醫院服務外,主要希望可以彌補私家醫院昂貴的手術和住院費用,但自願醫保的賠償額與坊間現行的醫保差不多。看現在年費約4800元的標準計劃,每宗手術每少賠5千元,最多賠5萬元,但稍為複雜的手術費用都已超過5萬元,相信只能彌補一部分的手術費。另外,投保後發現有未知疾病,首三年不全保,到第四年才保足,而且何謂未知疾病亦存在灰色地帶,保險公司未必願意賠。事實上,保險公司經常利用條文的灰色地帶而事後拒賠,政府有加強監管的必要。

此外,標準計劃容許購保人自由選擇醫生,反而保費較高的靈活計劃,購保人只能在與保險公司有千絲萬縷關係的「網絡醫生」名單上選擇醫生,不但限制市民的選擇,「網絡醫生」亦因為要照顧保險公司利益,而不能夠全心全意為病人作出專業判斷,百分百為病人的利益著想。雖然計劃保證續保並放寛可購保年齡由65歲至80歲,但仍無法彌保自願醫保的種種重大缺陷。

至於以扣稅吸引市民購買自願醫保計劃,此做法有一定爭議。根據醫療保險協會的調查,2015年本港已有400萬人購買了醫療保險 ,政府為何還要動用公帑去鼓勵未購保的人買保險?況且扣稅不多,吸引力亦是另一大疑問。當政府在3月19日衛生事務委員會,提出自願醫保扣稅的立法建議時,我已向食衛局局長提出質疑,指政府文件假設稅率為15%,去推算納稅人購買自願醫保可享受的扣稅。政府統話計處數字顯示,港人每月入息中位數是16800元,年薪約20萬元,扣除132000元基本免稅額後,應課稅收入的稅率是6%,即使買年費8000元的自願醫保,亦只能扣稅480元。

而第七十五個百分位數月入是26300元,年薪31萬元,都不足以達到最高17%的稅階,反映大部份巿民都無法用盡扣稅額。這個收入水平的打工仔會否為了扣稅而為全家人購買每人一份8000元的醫保呢?就算交最高稅率17%者,一人最多獲扣稅1360元,這些較高收入成年人,多數已經幫自己及幫家人購買醫保,不用政府操心。政府的假設不符合現實,對於將會購買自願醫保的人數估計也過份樂觀。

政府說希望吸引多些年輕人購買自願醫保。我在6月15日《2018年稅務(修訂)(第4號)條例草案》委員會會議上指出,最近有求職網站進行了一個統計調查,對象是大專生和本科生,調查指應屆大專畢業生平均月薪是14978元,扣減衣食住行的開支,還有償還大學/大專的貸款計劃,我們可以預計還有多少錢餘下。就算有餘錢,他們會否為了節省幾十元稅款去購買一份吸引力不大,也未必用得著的醫保?政府如何估算這個吸引力?

當局的回應是稅務扣除並非用作鼓勵市民購買自願醫保產品的主要或者唯一誘因,指計劃本身比市場上現有的同類保險產品更具吸引力,例如保險公司必須保證續保到100歲;不可因受保人健康狀況變化而加保費,不設「終身保障限額」;以及承保範圍擴大至涵蓋未知的投保前已有疾病等。我認為政府所述的這些吸引力,始終未能彌補政府取消高風險池,與保險公司共同承擔高風險人士投保的這個重大缺陷,對解決公營醫療負荷過重幫助不大。

自願醫保計劃最多只能夠被視為踏前一小步,政府會在自願醫保計劃推行後會持續檢討其成效,並會在較後階段重新研究有關設立高風險池的建議。我希望這個「較後階段」不是無了期的「較後階段」,更希望「重新研究」不是政府用來拖延落實有利病人措施的藉口。

本人謹此陳辭。




「公務員樂意凌晨通電郵」問題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 大紫荊勳賢, GBS, JP:

「公務員樂意凌晨通電郵」問題

司長台鑒︰

        2018年10月14日,有報章以「讚公務員努力,張建宗:同事加班絕無怨言,樂意凌晨通電郵」為題作報道。就「公務員樂意凌晨通電郵」的報道,有公務員向本人申訴,這涉及職業健康問題。

        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競爭力報告》中,香港雖然在140個經濟體之中名列前茅排名第7,但是「勞工權益」一項卻拿了零分。另一項調查發現,香港是全球工時最長城市,每周平均工時超過50小時,比全球的平均工時多38%。

        政府作為香港最大僱主,實應以身作則,保障員工在下班時間有真正的私人和休息時間, 司長是否認同?

專此候覆

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謹啟
2018年10月31日

參考資料


2018-10-29

推廣母乳困難重重


衞生署2017 年母乳餵哺調查 [註一]

調查於 2017年5月8日至26日進行,對象是2016 年出生的嬰兒到母嬰健康院接受一歲免疫接種服務,調查的回應率為 75.9% (2614/3445)。
  • 2016 年出生的嬰兒於出院時曾經以母乳餵哺的比率為 86.8%;
  • 全母乳餵哺至 1 個月大 (34%)、2 個月大 (33%) 及 4 個月大 (31%)。

僱主指引 ─ 實施「母乳餵哺友善工作間」[註二]

「母乳餵哺友善工作間」是指機構或企業,為正在餵哺母乳的僱員提供一個合適、友善的環境,讓她們在工作間擠母乳以繼續餵哺孩子。當中包括以下三項措施:
  1. 容許僱員於分娩後,利用授乳時段擠母乳(以每天工作八小時計算,給予僱員兩節,每節約三十分鐘或合共一小時的授乳時段);為期不少於一年。其後,若員工仍有需要,可作彈性安排;
  2. 提供具私隱的空間、合適的座椅及桌子,以及電插座(用於連接母乳泵);及
  3. 提供雪櫃存放母乳(茶水間的雪櫃便可)。

香港守則 《香港配方奶及相關產品和嬰幼兒食品銷售守則》

2018-10-28

回望半生,追求什麼?

星期日早上,踢完波,去教會崇拜。
牧師問:回望半生,何事令你自豪?在追求什麼?金錢、獎項、地位、感情、家庭、權柄、榮耀、信仰?

雅各對法老說:「我寄居在世的年日是一百三十歲,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不及我列祖早在世寄居的年日。」(創47:9)

2018-10-26

About Dr. Pierre Chan



Dr. the Honourable Pierre Chan is a member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f Hong Kong and elected member of the Medical Council of Hong Kong since 2016.

After graduation from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n 2000, he worked in Queen Mary Hospital for 10 years and obtained the specialist in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 Then he was promoted to Ruttonjee Hospital as GI team head and Associate Consultant in 2010.

Apart from providing clinical services, he provides training for doctors, including to be program director of GI Endoscopy Multi-disciplinary Simulation Training course and deputy director of Crew Resources Management Classroom Program in HK East Cluster of Hospital Authority.

Dr. Chan has served as medical school class representative since 1996. He served in Hong Kong Public Doctors' Association for more than 10 years and became the president between year 2014 to 2016.

Outside work, he likes football and computer application. He helps building the websites for his own legco office, Hong Kong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patient group. Last but not least, Dr. Chan is a registered soccer player under the Hong Kong Football Association, joining the reserve team competition and Futsal League division one competition.

More information

** Information for doctor circulation only **

2018-10-25

今天成功勸服兩位中年男士戒煙


今早在糖尿門診,成功勸服兩位中年男士戒煙,給他們戒煙熱線1833183。下午幫病人做大腸鏡切瘜肉,然後趕回立法會投票,晚上出席活動和足球比賽。

陳沛然醫生上
2018年10月25日

吸煙危害健康橫額大行動


籌備了幾個月的橫額大行動,今天終於出爐,全港有90多條橫額都會更新,大家可以去找尋橫額和拍照留念。

特別鳴謝歐耀佳醫生、及六位港大醫學院醫科生 (Marcus, Marco, Mannie, Dex, Janet, Kristy),站出來支持、拍硬照。


陳沛然醫生議員敬上
2018年10月25日

2018-10-24

探討香港足球系列 (二) 近十年在立法會的討論



香港的足球發展,十分艱難,我翻查過去十年香港政府和立法會的文件,找找足球的足跡,發現幾點:

  1. 每年只有一至兩次機會談論足球
  2. 政府每隔兩至三年,才會在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交待足球發展,而且每次標題都是大同小異,例如
    • 2015年本地足球最新發展,
    • 2013年推廣本地足球,
    • 2010年推廣本地足球,
    • 2009年推廣及發展本地足球
  3. 有幾位議員曾經關注足球,你猜猜是誰?

醫委會委員擔任委員的年期

醫委會委員 連續擔任委員的年期 (年) 開始日期 Current Membership
霍泰輝教授, SBS JP 委任 17+ 2001或之前 Prof. FOK Tai-fai, SBS JP
麥列菲菲教授, GBS CBE JP 委任 17+ 2001或之前 Prof. Felice LIEH-MAK, GBS CBE JP
鄧惠瓊教授, SBS JP 委任 17+ 2001或之前 Prof. TANG Wai-king, Grace, SBS JP
蔡堅醫生 選舉 16 2002.01.24 Dr CHOI Kin, Gabriel
周伯展醫生, BBS JP 選舉 15 2003.11.19 Dr CHOW Pak-chin, BBS JP
劉允怡教授, SBS 委任 14 2004.08.25 Prof. LAU Wan-yee, Joseph, SBS
張漢明醫生 選舉 13 2005.01.24 Dr CHEUNG Hon-ming
鄭志文醫生 選舉 12 2006.01.24 Dr CHENG Chi-man
梁子超醫生 選舉 10 2008.01.24 Dr LEUNG Chi-chiu
林哲玄醫生 選舉 9 2009.01.24 Dr LAM Tzit-yuen, David
何栢良醫生, JP 選舉 7 2011.01.24 Dr HO Pak-leung, JP
陳漢儀醫生, JP 委任 6 2012.06.13 Dr CHAN Hon-yee, Constance, JP
何鴻光醫生 選舉 6 2012.01.24 Dr HO Hung-kwong, Duncan
張德康醫生, JP 選舉 5 2013.01.24 Dr CHEUNG Tak-hong, JP
葉永玉醫生 選舉 5 2013.01.24 Dr IP Wing-yuk
劉楚釗醫生, GMSM MH JP 委任 3 2015.01.24 Dr LAU Chor-chiu, GMSM MH JP
陳沛然議員 選舉 2 2016.01.24 Dr Pierre CHAN
盧志遠醫生 委任 1 2017.04.22 Dr LO Chi-yuen, Albert
張展鵬醫生 選舉 0 2018 Dr CHEUNG Chin-pang
周雨發醫生 委任 0 2018 Dr CHOW Yu-fat
許美嫦女士, MH JP * 委任 0 2018 Ms HUI Mei-sheung, Tennessy, MH JP *
孔憲正先生 * 委任 0 2018 Mr HUNG Hin-ching, Joseph *
鄺祖盛先生, MH * 委任 0 2018 Mr KWONG Cho-shing, Antonio MH *
李偉雄醫生 選舉 0 2018 Dr LEE Wai-hung, Danny
龐朝輝醫生 選舉 0 2018 Dr PONG Chiu-fai, Jeffrey
佘達明醫生 選舉 0 2018 Dr SHEA Tat-ming, Paul
韋玉珍醫生 選舉 0 2018 Dr WAI Yuk-chun, Veronica
王殷厚教授, MH * 委任 0 2018 Prof. WONG Yung-hou, MH*
* Lay member of the Council 業外委員 截至2018年10月23日

截至2018年10月

REFERENCES

麻疹、德國麻疹和和不同


麻疹和德國麻疹


麻疹跟德國麻疹不同


沛然評論

Nomination of MCHK member




Room 801, Legislative Council Complex, 
1 Legislative Council Road, 
Central, Hong Kong

24 October, 2018

Professor CHAN Ka Leung, Francis
and
Professor Gabriel Matthew LEUNG

Nomination of MCHK member

Dear Professor,

        It has come to our attention that a certain university representative of the Hong Kong Medical Council (“MCHK”) has served the council beyond the recommended period of six years. We write to urge the University to comply with the “Six-year, Six-board rule” and nominate appropriate members to ensure healthy turnover of members.

        The MCHK, being one of the statutory bodies of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has the obligation to comply with the prevailing policy “Six-year, Six-board rule” laid down by the Home Affairs Bureau:
  • "Six-year Rule" means not appointing a non-official member to serve on the same body in the same capacity for more than six years to ensure a healthy turnover of members of advisory and statutory bodies.
     
        There is no doubt that the university representatives in the MCHK are respectable, experienced and committed medical doctors who are willing to serve the public and professional community. However, it is also essential that the university demonstrates fairness and ensure that other distinguished members of the Faculty of Medicine have equal opportunities to serve the profession through the MCHK.

Yours sincerely,


Dr. David LUNG and Dr. Pierre CHAN


cc:
Mr LAU Kong-wah, Secretary, Home Affairs Bureau, HKSAR
Professor Rocky S. Tuan, Vice-Chancellor and President, CUHK
Professor Xiang Zhang, Vice-Chancellor and President, HKU


香港人的德國麻疹



日本爆德國麻疹 (Rubella),近個半月錄914宗,衞生署發警告 [註一,香港01],之前日本爆完麻疹 (Measles)  [註二,香港01],現在是德國麻疹。

我要不要補打德國麻疹疫苗?

  • 1978年,香港政府引入德國麻疹防疫注射計劃,為小六女學童 (其後擴展至涵蓋產後母親和達到適育年齡的婦女) [註三];
  • 自1990年起由麻疹 (Measles),流行性腮腺炎 (Mumps) 和德國麻疹 (Rubella)("MMR")疫苗合併,為一歲的兒童注射 [註三];
  • 1996年,香港政府為所有的小六學童注射第二劑 MMR,自1997年起,香港引入第二劑MMR疫苗,時間由小六提前至小一。另外在1997年年底,進行了一次補打麻疹疫苗運動,向當年1歲至19歲的人尚未完成二劑,補打麻疹疫苗。
  • MMR疫苗劑97%有效預防德國麻疹 [註四,CDC]。
香港家長不必擔心,政府已為我們的小朋友提供兩針麻疹疫苗,而且覆蓋率超過97% [看下表,註六,立法會質詢],政府也會確保香港兒童免疫接種計劃 [註七] 的疫苗供應:

香港人的麻疹


世界各地都有麻疹爆發

麻疹在全球多個地方一直為風土病。在東南亞,有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尼和泰國。在歐洲方面,麻疹發病率最高的國家為希臘、羅馬尼亞、意大利和法國 [註一]。
  • 2018年5月4日報導,日本3成麻疹個案在沖繩以外,遊日要留意幾個重災區 [註二,香港01];
  • 2018年4月6日報導,歐洲多國爆麻疹,病例年增3倍 [註三,經濟日報];
  • 截至2018年9月,美國在24個州確認了137宗麻疹病例 [註四,CDC];
  • 截至2018年8月,歐洲麻疹病例達到創紀錄的高位,有37人死亡 [註五];
  • 法國在截至2018年5月,記錄了超過2,500宗麻疹病例,其中包括3宗死亡和高住院率(22%)  [註六]。

為何會有麻疹爆發?

  • 研究發現,在美國各州麻疹的爆發熱點,可能跟父母可以選擇子女不接種麻疹疫苗有關 [註七,BMJ];
  • 法國的疫苗接種率是歐洲最差的,爆發並不令人意外。 在法國,只有不到85%的人接種了兩劑疫苗,它在過去十年中經歷了反覆爆發,包括在2011年有近4,000人受到感染 [註六]。

[圖片來源:註八和九]


  • 回到香港,下圖來源是從衞生防護中心刊物 [註十五],圖表顯示麻疹個案近年已經大幅下跌,原因為何?因為九十年代起,香港政府為市民注射MMR疫苗。




我要不要補打麻疹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