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31

8.31 港島



08:30 報平安,今早回醫院照顧病人,下午晚上做醫療救援。在香港,做人道救援都可能有問題,難怪沒有機構肯做,明白和理解。這才是人道危機。

22:00【晚間新聞報導】
上一個報平安帖竟然有幾千反應,再定期報平安。望立法會門而不能入,跟朋友在灣仔食晚飯後,計劃去九龍食宵夜,途中照顧了中彈人。
#香港人道救援

26:00【深宵新聞報平安】
已安坐家中,買了慈雲山腸粉做宵夜小食,趕及看英超足球直播。

2019-08-30

大學味道的糖水

大學味道的糖水
可可店 (西環)

跟朋友食完晚飯,揸車來到這裡食糖水。 
  • 芝麻糊,$19,滑,無渣; 

四人火鍋

四人火鍋
火鍋撚 (西環)

今晚四個人去打邊爐,火鍋燃,近地鐵站,環境不錯。 

我不敢穿紅黃藍白黑的波衫,晚上在橫街窄巷行走。


世界本來應該是彩色,以及多姿多采的。
現在我不敢穿紅黃藍白黑的波衫,晚上在橫街窄巷行走,怕有危險。
穿什麼顏色的衣服都會使人猶豫,令人危險,為何香港會變成這樣?

陳沛然足球員上

2019-08-25

女兒愛在宜家吃午餐


女兒喜歡去宜家吃午餐,最近取消了兒童餐,她們有點失望。

2019-08-24

在慈雲山宵夜


馬來亞二人餐

驚喜二人餐
峇峇娘惹 (油麻地)

路經油麻地,見到馬來西亞餐廳,入去試吓。

看餐牌,不知道從何選擇,點了二人餐:
涼拌豆腐,豆腐很滑,汁有點鹹;
香茅骨,好味;
参巴多春魚;

2019-08-23

膽管之照鏡術師


有一晚檸檬婆婆病了,有發燒、黃疸、上腹痛、血壓低,我在家裡趕回醫院,看過她、見其家人、約手術室,要為檸檬婆婆做緊急膽管鏡了。

膽管鏡檢查全名是內視鏡逆行性膽胰管造影術檢查 Endoscopic Retrograde Cholangiopancreatography,簡稱是 ERCP,它是一個醫學程序。膽管鏡是一條大概長一點五米、粗一點三厘米,即大約半寸的柔軟光纖管 ,醫生把它通過口腔、咽喉、胃通進入十二指腸的頂部,然後使用醫療配件穿過膽管鏡,加上X光的協助進入膽管。

膽管在右腹上方,肝臟之下,正常人的膽管很細小只有七毫米粗,大約四分之一寸粗,十厘米長。膽管是長管狀結構,作用是把肝臟分秘消化食物所需的膽汁,由肝臟經膽管運送到小腸。如果病人有膽管病變,例如膽管石以致發炎、膽管癌、某些黃疸症,膽管內視鏡是一個比較微創的方法,幫助醫生不需要動手術可以到達患處,可是對醫生的技術要求特別高,近年有些醫生拿了專科資格後,才開始學做膽管鏡,對病人雖說是比手術「微創」,但也有併發症風險包括腸道出血、腸道穿孔、心肺併發症包括缺氧、低血壓、心律不正、心肌梗塞、 膽管炎、胰腺炎,一般來說機會少於百份之十。如出現併發症, 病人或需接受外科手術補救, 嚴重者可導致病人死亡。非緊急的病者一兩天便能出院。

有時候當我要向病人及其家屬解釋膽管內視鏡,如果他們不明白,我便會用一個比喻,比喻不夠好,請見諒。試想想,你家裏連接廁盤和水箱之間的水管塞了,你只可以站在家裡的廁所門外不可踏入,我叫你用膠水管伸到廁盤,然後再要你用另一個儀器穿過膠水管,伸入連接廁盤和水箱之間的水管,拿走水管裏的沙石和淤塞物。比喻中,水箱是膽囊, 廁盤和水箱之間的水管是膽管,廁盤是十二指腸,廁所門口就是口,膠水管是膽管鏡。

你可能以為我痴線或說說笑吧,我每星期做膽管內視鏡就是這樣困難,隔山打牛、隔空取石,目的只是在減少病人的痛和傷害情況下,順利完成治療。檸檬婆婆做完緊急膽管鏡,通了膽管加上抗生素,一星期後順利出院。

陳沛然醫生

有三個粉絲追我的食評


小時候,最喜歡數學和科學堂,不喜歡語文尤其是作文堂。
長大了,由做工會開始,因工作關係要寫字,跟業界溝通和報告,不知不覺五年了。
這個七月,很多時間在街上,又很多時候在外吃飯,更多時間在等待,無聊之下寫食評。

竟然有三個粉絲,好難升等級和儲粉絲。

處理「被警方拘留病人」的責任問題

致醫院管理局質素及安全總監鍾健禮醫生:

處理「被警方拘留病人」的責任問題 

醫院管理局總辦事處質素及安全部於8月22日透過電郵,發出處理「被警方拘留病人」小錦囊,引起各界關注。本人接連收到不少同事和市民的查詢,簡列如下:

一、 小錦囊問題3指:「警察有權限制被拘留人士的對外通訊。醫護人員若未得警察同意下致電家人,有可能要負上刑事責任。」
  • 自醫管局成立至今,是否有醫護人員在工作期間,因為未得警察同意,致電被拘留人士的家人而被控刑事罪,詳情為何?
  • 請列出所提及刑事責任的法律條文。
二、如果在公立醫院內有人看見罪案發生,在什麼情況下決定舉報或不舉報?請提供法律依據。

本人祈局方能盡快回覆,以釋公眾疑慮。


時祺

陳沛然醫生敬上 
2019年8月23日

灣仔地道小店


2019-08-22

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


今晚跟舊同事吃晚飯,朋友和網民問我,為何總是在電視直播看不到我的身影。
答: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孫子兵法-形篇》

對2019年施政報告的建議書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台鑒:

特首為本年10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作諮詢工作,首先,我希望對政府提出《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後,所引起的社會動盪,表達意見。

過去兩個月,香港飽受折騰,市民受傷、警察受傷,香港已經進入一個比較緊急的情況。政治問題,政治解決,如果認為派錢可以解決問題,我的回應是:「小惠未遍,民弗從也。」,而且派錢的方法太複雜、太多行政費用;如果要市民相信你說,當一切平靜之後才開始真誠對話、修補撕裂、重建社會和諧,我的回應是:「小信未孚,神弗福也。」解鈴還須繫鈴人,願神賜予你智慧,解開當前死結和困局。

本人收集了30位當選醫學界選委的醫療政綱,供政府作為參考。


2019-08-21

潮流唔興「大台」

[圖片來源:100毛面書]

要講幾多次先會明白,宜家潮流唔興「大台」,平台同電視台都唔受歡迎,乜台都無用。要「對話」,我建議方法三選一:
一,親身一個人搭地鐵,同出現係黑衫藍衫白衫活動現場,直接聆聽同「對話」 ,又可以全身而退嘅話,咪有代表性囉;或
二,自己申請個連登賬戶,係連登論壇同面書開個新題目"你問我答",即場「對話」 (利申,我都未能成功申請賬戶);或
三,正面回應五大訴求,就係最直接嘅溝通方法。

陳沛然議員上
2019年8月





回應醫護專業人員事件


在2019年8月15號半夜,本人收到很多投訴涉嫌有醫生在網上涉嫌侮辱眼睛受傷女士,然後在連登討論區找到貼文 [註一],並到當事人的面書確認消息 [註二],再去相關專業團體註冊網頁核實資料 [註三/四/五]。

我在面書回應指出兩點:
1) 呼籲各位小心網上言論 (沒有任何批判意思);
2) 由於當晚已經有很多市民誤會是醫生所為,亦有網民找出當事人為物理治療師身份,故此我請當事人作出澄清,坦白說出事實以正視聽。

2019-08-15

我在夢中叫陳仔不要投訴



[頭盔模式] 以下故事純屬發夢,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陳仔心痛年青人受傷被捕,所以會等候清場時,用自己身軀和說話,用和理非加行動派形式緩和警民氣氛,及減少年青人受傷。之前勸過很多次,他也有受傷和被捕風險,硬頸的他,意見接受,態度照舊。所以我很怕在現場碰到他,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8月3日晚上,發夢在黃大仙碰到陳仔,他如常地等候清場,而我跟他寒暄兩句後,走到行人路上做救援工作。結果到半夜如常清場,那晚也是我夢到近距離被速龍隊追趕,當我由黃大仙跑到新蒲崗時,電話響起來,有人告訴我陳仔被圍堵及被打傷。

陳仔問我兩條問題:
  1. 第一,想去醫院驗傷
  2. 第二,他想報案投訴
我夢中隱約記得,對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 我先確認他沒有生命危險,第二天去幫他檢查和治療傷勢,不需要去醫院。然後跟他解釋否定的原因, 當他報案投訴,白紙黑字記錄時間地點人物後 ,我擔心一方面接受了投訴,另一方面可能落案被控告非法集結或阻差辦公,作用很少,副作用很大。陳仔問律師意見後,從善如流,撤回決定。

夢醒了,幸好是發夢,不是真的。職業病,發夢都叫人不要濫用急症服務和不要投訴。
=====================

現實中,我只想陳仔身體健康,很多人說年青人很衝動,我見到銀髮族,尤其是陳仔,也很熱血。

8月13日,有記者問在向少女索取口供時會否同時以暴動罪名將其拘捕,李警司則只承諾未落口供前不會作出拘捕 [註六/七]。

近來有人說,希望受傷人士報案。我無嘢講,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註八]。

註: 已 Fact check ,以上故事只是發夢。

參考資料
[註六] 爆眼少女未報案,警承諾:錄口供前唔拘捕。星島日報,2019-8-13。
[註七] O記李桂華:請右眼中彈少女報警,警插竹枝入被捕者背囊「唔完美、可接受」。眾新聞,2019-8-14。
[註八]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漢語網。


陳沛然議員上
2019年8月

2019-08-14

性價比很高的朱古力心太軟

8.14 深水埗


在黄金廣場內分手,在港鐵門外再聚,有很多街坊、路人和急救人員吸入催淚煙感到不適。
香港竟然有人對提供人道救援有意見,我無嘢講。

中場休息,我通常都會去食宵夜,讀書寫文,温故知新。
然後等下半場。

2019-08-12

2019-08-11

8.11 港島東、尖沙咀、葵芳


今天早上和中午,都是陪太太和女兒,上午回教會崇拜,中午一起食午餐和去睇戲。下午放下她們,背上包再去行街。
大家都要抽少少時間陪家人,關心、聆聽和抱抱。

平時練跑步, 就是從尖沙咀,經西九龍跑去美孚,上荔景山道,經葵芳去荃灣西。

我知道大家都很憤怒,聽首歌,别讓怒火遮蔽理智和良心。

感謝醫療人員,在醫院的緊守崗位,在街頭的保持專業。今晚有很多傷者,我們可以做的,盡量為傷者撫平傷口。
香港的撕裂,在你我能力範圍以外。大家盡力而為,公道自在人心。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08-10

8.10 大埔


16:30 #我是足球員,接受 #足球周刊 記者訪問是十分合理的,專訪今個月刊登,所以想去買本以示支持。怎料在市區走了很多地方都撲空,愈找愈遠,終於在大埔運頭塘便利店內找到一本殘舊的,買。
踏破波鞋無覓處,得來實在費工夫,最近行很多路,腳趾起水泡,波鞋在破爛邊緣,順便買對拖鞋傍身。為何是拖鞋?下回分解。

18:00 山長水遠來買了一本雜誌和拖鞋後,上善若水,散水。
最近觀察到一個現象,就是當所很多鋪頭都關門,連一條街內幾間7-11都拉閘時,OK 便利店總是堅持營業,某些大集團連鎖店餐廳也是如常運作。

18:30 又來到凹地、圍地、谷中 - 沙田新城市廣場;

23:00 尖沙咀,我和陳仔在夜深街角,十一點的彌敦道和柯士甸道交界,催淚煙空氣中,傾吓計。



陳沛然現場報導

2019-08-08

大台


這邊前輩言之鑿鑿說有大台,另一邊前輩又話要搞大台、做啲嘢。其實可否聆聽一下,現在流行語是:「 沒有大台,各自爬山,不割蓆、不篤灰... 」


連GPhone都out咗,銀髮族無大台,議員落場被人推開,急救隊和醫療隊都無大台。

請大家不要做堅離地朋友,謝。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08-06

香港人道救援外傳 (二) 運動裝


最近常常在街上走來走去,準備了運動裝,刻意地跟別人不同,專心做緊急醫療援助工作。
  • (單車) 頭盔是單車專用的 (可以參考選擇月刊502期);
  • (足球) 一定要穿球衣,除了我是足球員外,最重要的是衣服上印有號碼。
  • 加上委任證,十分合理。 
  • 螢光衣,有大大隻印有醫生的字。
  • 平時不會戴口罩,光明正大地做緊急醫療援助工作。


當遇到催淚煙時,才會戴上泳鏡和口罩:
  • (游泳) 眼鏡是泳鏡,有近視度數,現場可完全防止催淚煙入眼;
  • (行山) 口罩是N95,戴住加跑步,好像在高山訓練;

  • (跑步) 一雙舒適的跑鞋

  • 兩個腰包

疲於奔命、不斷撲空的義務醫療隊


由6月9日至今已經兩個月,進入第9星期,剛剛的星期日和星期一,衝突進化成游擊,義務醫療隊完全追不到,有幾次連車尾燈都看不到。

在8月5日,我下午不用上班,想去買單車頭盔,於是自己一個人拿着醫療大背囊,由灣仔行去銅鑼灣,再去金鐘,見到路面平靜,那時黄大仙剛剛開始放催淚蛋,見迪卡儂沒有合適單車頭盔買,所以16:00決定過海去九龍。



到了油麻地,有單車舖卻沒有頭盔,然後行去旺角,見到彌敦道有很多人,可是旺角迪卡儂卻關了門,故此再去太子,終於買到單車頭盔。那刻 17:00 ,根據網上新聞,在天水圍、尖沙咀和金鐘都有催淚蛋。有醫護朋友在沙田和金鐘,黄大仙的朋友叫我去食飯,所以戴了新單車頭盔去黃大仙。

18:00,在黄大仙,碰到陳仔,寒暄了兩句。將陪了我一段時間的第一代頭盔送給醫療隊友,幫助了另一位患有肺氣腫的食煙七十多歲的老伯黄大仙街坊,因吸入催淚煙而感到不適,經照顧後,我護送他穿過警民區回到黃大仙下邨的家門口。同一時間,在沙田、荃灣都有催淚蛋。

2019-08-05

罷工的資料


自從轉了做半職醫生後,已經不合資格做工會會員。
 
以下資料是從網上找的。
 

法律不保障「政治性罷工」 

發動合法罷工由工會發動,要跟程序,要經工會理事會或會員大會通過,而亦都一定要有工會會員或理事,跟據工會規章,去召開會議。
合法罷工有乜保障呢?按照現行法例,員工因進行工會活動,受到資方打壓,可循兩方面進行追討:
  • 一、要求勞工處檢控僱主觸犯《職工會條例》 [註一],被定罪者最高可被罰款10萬元。
  • 二、到勞資審裁處向僱主追討不合法解僱補償,或要求復職。如法官判決為不合法解僱,員工可獲最多15萬元補償金,或者復職。
除咗呢啲,法律對於員工「政治性罷工」嘅保障,係零 [註二]。

堅持罷工在守法的情況下進行,避免政府有取締罷工及罷工集會的任何藉口;[註三]

大律師陸偉雄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查詢時指出,罷工並不是可以隨便參加的,倘未經僱主事先
同意,可視之為曠工,會承受相關處分,包括被解僱 (?) [註六]

僱員參加罷工,並非僱主無須給予通知或代通知金而終止合約的合法理由。[註七]

政府對「罷工權利」的意見 [註八]。

法夢,罷工後被即時解僱?有咩解救?[註十一]

   

《基本法》第二十七條

第27條訂明有罷工權
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第57章《僱傭條例》

9. 僱主不給予通知而終止合約的情況 [註九]
(1) 如有以下情況,僱主可無須給予通知或代通知金而終止僱傭合約 —— (由2000年第51號第2條修訂)
(a) 僱員在與其僱傭有關的事宜上 ——
(i) 故意不服從合法而又合理的命令;
(ii) 行為不當,與正當及忠誠履行職責的原則不相符;
(iii) 犯有欺詐或不忠實行為;或
(iv) 慣常疏忽職責;或
(b) 僱主因任何其他理由而有權根據普通法無須給予通知而終止合約。
(2) 僱主無權以僱員參加罷工而根據第(1)款終止其僱傭合約。 (由2000年第51號第2條增補)


《僱傭條例》第31H、31X及32H條規定,凡已接獲僱主通知終止其僱傭合約的僱
員,如在通知期限屆滿前參加罷工,其領取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或僱傭保障的補償
的權利將不會受到影響。[註八]

罷工基金

香港都有成立「罷工基金」,紮鐵罷工36日、碼頭罷工40日、海麗罷工8日,都有成立「罷工基金」,呼籲公眾捐款。 [註二]

必須擁有龐大的罷工基金,以便工人因罷工而失業之時,獲得罷工基金的支援,不致於手停口停。[註三]

罷工基金所為何事?[註四]

籌款金額到達某個款項,例如2000萬的話,就能減少前線車長參與罷工的經濟負擔,減少手停口停的問題,從而增加發生真正大罷工的可能 [註五]。

   

參與罷工的問題

罷工是否違法?
我如何參加罷工?
罷工要負上什麼代價及後果?
罷工如何獲得保障?[註十]

   

罷工和官司

03年,英航單方面決定扣減員工三分一的雙糧,多次談判不果,最後公司只拋下一句:「法庭見,你們有本事便去打官司。」同年,吳敏兒終於成立了英航香港員工的工會,與英航對簿公堂,討回被扣減的薪金,成為她成功的首場戰役 [註十二]。

參考資料


陳沛然議員
2019年8月

8.5 的下半場



【陳仔二號音樂台】
//明明我已晝夜無間踏盡面前路,夢想中的彼岸為何還未到?
明明我已奮力無間,天天上路,我不死也為活得好。
有沒有終點?誰能知道,在這塵世的無間道。//


【七點晚間新聞】
左撲右撲,金鐘、灣仔、銅鑼灣、油麻地、旺角、太子、黄大仙...
究竟哪裡最需要人道救援?


【陳仔二號音樂台】
八點新聞報導,經多輪催淚蛋後,有哮喘、有眼痛、有中蛋,散水。
//從來妒恨共怒忿,應該抹去,不必計較算清;
從來盡力做護蔭,使到萬物,受春風呵護繁盛。//

8.5 罷工日的早上 - 公民教育課


【公民教育】
女兒們懊惱今早不能坐地鐵而遲到出席暑期活動,我就此機會教她們為何會堵塞,和一起想辦法解決問題。大女兒上網谷歌地圖找路,二女兒在路上照顧妹妹,妹妹自己照睇燈過馬路。她們明白怨天尤人不能解決問題,想辦法及實踐才是出路。

然後我繼續行去尖沙咀天星碼頭搭船過海,在路上,有位先生說是我的中學師弟並叫我加油。在灣仔北落船時,有位中年女士問怎樣去會展,我說帶她去。

感謝在公營醫院緊守崗位的醫護人員,雖然不能輕言罷工,但是我們與香港人同行。今早我做了兩個很複雜的個案,下午不用上班。我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同事說上班問題,作為老闆,我乾脆支持他們今天罷工。


2019-08-04

五星級腸粉


8.4 將軍澳、銅鑼灣、觀塘、黃大仙。


今天是星期日,如楊氏家庭所說,願神保守你和你家人。

【午間新聞報導】在將軍澳,幫頑皮的陳仔檢查了,洗了傷口,換了紗布。也幫另一位83歲伯伯檢查,然後我離開,他們繼續遊行。

【十點半點新聞報導】我無嘢講。

【十一點半新聞報導】在藍田港鐵站。

【零時深宵新聞報導】 原本想去觀塘食糖水,路經此處,發現很多街坊,人字拖,卻沒有戴頭盔、眼罩、口罩。
又見到外國勢力古天奴和阿迪達,可能他們無份踢英超社區盾,過來食花生。

【一點半深宵新聞報導】 食完宵夜,經過黄大仙,有催淚蛋和盾牌陣,當地主場街坊球迷,連續兩晚食蛋,有點不高興。

陳沛然現場報導 現場救援

2019-08-03

8.3 尖沙咀和黃大仙



逢星期六日,都要在現場觀察和依靠網媒報導,去估計需要救援的時間和地點。又要不斷找尋逃生路線,保護自己、身邊的人和市民的安全。

【六點半左右新聞報導】
旺角再遊行,在大角咀走了一圈,沒有警察,六㸃前已經完成,道路已從開,商場如常營業。十分和平、理性、非暴力。我的朋友去了油麻地和尖沙咀準備... 食飯。

【陳仔二DJ時段】
//一個人走在傍晚七點的尖東city,
等著心痛就像黑夜一樣的來臨,
I hate myself,又整夜追逐夢中的你,
而明天只剩哭泣的心。//

教小朋友,錯就要認,知錯能改;
做了大人,原來認錯,知易行難。

【九㸃晚間新聞報導】
職員好有心,叫我們加油,要注意安全。
在油尖旺,方圓十里空城計,暴風雨前夕,寧靜至不安。

【深宵新聞報導】
在尖沙咀和紅隧的人群,忽然全部不見了。趕去黃大仙,現場大部份都是街坊 (踢拖,沒有口罩),硬食催淚蛋。
在試驗新方法舒緩中蛋中椒症狀,有點成效,暫時賣關子,救援不斷改進。


【新聞報導】
有玻璃樽、炮仗、催淚彈頭、盾牌陣、消防車、拖鞋...... 還有陳伯!



情況已經開始失控,衝突地方範圍擴大、力量在提升、催淚彈數量在增加、街上傷者大增、仇恨在累積,雖然我不同意。
但是我只可以無奈地繼續提供人道救援。解鈴還需繫鈴人,我仍然覺得只有特首才能解決困局。

#陳沛然現場報導 #現場救援

2019-08-02

香港人道救援外傳



由六月中起,走到街頭做緊急醫療援助,讓我先解答冷氣房 /螢光幕人士的常見問題:

常見問題 FAQ

問一,(人物) 為何要去救犯法的人?
答:在街上受傷的人,不一定只限是衝擊者,我幫過受傷的警察、記者、和平示威者、銀髮族、路人甲、醫療隊成員。醫者,我不容許任何年齡、疾病或殘障、教義、裔屬、性別、國籍、政見、種族、性傾向、社會立場或任何其他因素干擾我對病人的責任 [註一]。在香港,無罪假設,就算真的是十惡不赦的罪犯,是否見死傷不救?

問二,(地點) 既然集會/遊行不合法,不應該給予人道救援?
答:在戰爭地區,都不會合法,也會有人道救援的 [註二]。

問三,(時間) 救護車很快到,為何要去救?
答:現實是,真的有人在醫院被拘捕 [註三],大部份傷者不敢去醫院和急症室 [註四],更有消息指連救護車也未必能直達現場 [註五]。在街上有大量受傷的人,是否見死傷不救?

[註二:圖片來源,紅十字會人道教育中心]

跟大家分享一些緊急醫療援助以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