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31

我的2015年



近來身邊的朋友都紛紛來恭喜我稱讚我,其實小弟不是大家想像的那麼聰明能幹。

記得入醫學院時,同學們都是各校的高材生,發覺全班一百五十人有百四人比我聰明,有時讀書讀到喊,到三年級考完第二次大考後,才感覺自己有機會畢業;順利畢業了,記得考專科入門試第一關肥了三次,第一次考第三關差一分而不合格,那三個月我不想見人只想關閉自己。
"When I am down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大學一年級,我因為喜歡聽詩歌而會自己一個人星期日去教會,那時我並沒有信;
考入門試第三關差一分而不合格後,我求上天說請不要再勉強我了,我不要再向上爬好了;
幾經辛苦考入門試合格,結婚沒有行教堂,反而一年多後,我和太太一起受浸了。
"Then,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Until you come and sit awhile with me."

終於專科畢業了、女兒們出世了、升職了;
2014年,因緣際遇,當上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也接上教會執事一職;
2015年,年初的醫學界政改,年中的醫管局檢討,和年尾的3%加薪問題,醫學界風雨飄颻,我站在山頂上真的有點害怕。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我幸運地能順利捱過在2015年醫學界的幾件大事,全靠各位朋友、同事、前輩、顧問醫生、協會會董、傳媒記者編輯朋友們的提點;
我真心覺得只靠我的能力是不會成功的,也感謝上天賜給我的能力,為同事為工會為教會做出超越我所能的事,最重要能全身而退,沒有受傷。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感謝你,阿門。




2015-12-23

一個普通工作天


上星期,幾位上司輪流跟我談話,其中一位更由六時講到十時半,我回答說我的工作每天每星期,都受到挑戰和衝擊。我這五年的工作就是以盡一己之力,完成工作並使病人安全。


今天只是一個普通工作天,

首先我的青衣新飛佬放大假鳥,

09:00 - 10:00 要做行政工作,為實習醫生們給分數報告,又要接待新實習醫生;

10:00 - 10:45 帶着一個醫學生,要跟四個一線醫生老闆做二巡六十幾人;

10:45 - 11:00 插隊做第一個胃出血個案;

11:00 - 13:15 腸胃肝科門診,看了四新症十幾個舊症;

14:00 - 15:00 膽管鏡

15:00 - 16:30 做第二第三個胃出血個案

16:30 - 18:00 看了四個 consultations , 還剩兩個…

18:00 - 18:30 覆很多電話

19:00 - 21:00 趕回家做節,

21:08 準備回去夜巡時,傳呼機又響了,

對方問:「你會否記得今天那一個病人?又胃出血了。」

我回答:「我今天跟四個醫生,二巡了五十幾六十個住院病人,門診看了廿幾人,內窺鏡有三個胃出血,和看了四五個 consultations,你在說那一個呢?」

22:00 趕回來,夜巡和做胃鏡。


我只感受到身邊有些人包括上司,永遠不會體諒我的「貼地」大量和高風險工作,滿以為安慰幾句說話幾句戲言便處理了。




今天只是一個普通工作天,這五年都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