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3

E週刊專欄 - 感恩我能輸在起跑線(陳沛然醫生)




原文刊於E週刊專欄

「贏在起跑線」已經流行了好一陣子,最近又翻熱起來, 有些人問我,為何能贏得老中青不同顏色的醫生支持、又贏得市民認同?答案是:因為我「輸在起跑線」。

• 我在八月出生,根據最新怪獸家長的定義,已經輸在起跑線。哈哈。

• 小學,爸爸已經帶小三在我面前出現,還騙說是我的保母,其後拋棄我們,多年來沒有給贍養費。單親家庭,沒有錢上興趣班,連足球訓練班也沒有。我再輸在起跑線。

• 中學時,媽媽上班至深夜才回家,我負責用水滾熟雞蛋或買豬仔包給兩個弟弟作為早餐,晚上買飯盒和照顧弟弟。學樂器?在音樂堂只有吹木童笛。有一位好朋友去外國讀書,說因為我到中學也從來沒有坐過飛機,所以送我一張飛機票尾作為紀念。我很自卑,連拍拖也不敢,因為我再三輸在起跑線。

• 大學了,我要靠借貸和幫人補習支持讀書生活,畢業後工作去還債和供弟弟讀大學。見到身邊的同學,從父母手中收到新跑車或甚至是一層樓作為大學畢業禮物,我又輸在起跑線。

• 找工作,二千年畢業,香港經濟差,政府收入減少,醫療開支撥款也減,當年醫生人手仍然不足,新醫生沒工做,舊醫生被鼓勵食肥雞餐。見工時,主管問:「工作沒有訓練機會,接受嗎?」「就算有訓練都不會是專科訓練,接受嗎?」「就算有機會專科訓練,六年後一定不會續約,接受嗎?」我乞求說全部接受。

• 工作了,見到很多名校畢業生、醫生第二代,有上司曾對我說:「你的家庭背景很難在這裡獲得機會和生存。」「你不要去爭這個升職位,是給某某的。」 因為要供樓和撐起媽媽及自己兩頭家,所以我不敢申請到外國受訓,起跑線不知後退到那裡去。

不是在埋怨,反而感恩我能「輸在起跑線」,我的領導才能是靠從小便兄當父職被逼出來;在沒有父蔭沒有名校背景下,唯有多結交朋友彌保不足,就學懂了團體合作;也在重重困難裡學習危機處理、抗逆能力。窮小子雖然永遠不能贏在起跑線,但是只需要給我一個讀書的機會、一個工作的機會,已經足夠了。當大家給我一個做工會會長的機遇,我便用心去做去學。

我每年都參加一百米跑步比賽,人家跑五十步,身材矮小腳又短的我要加快密度跑六十步才可以拿獎牌。 輸在起跑線不要緊,人生馬拉松,學無前後,達者為先。我不會要求三個女兒「贏在起跑線」,有時候放手給她們碰撞、跌倒和經歷挫敗,反而學得更多。


E週刊專欄 - 麻鷹捉醫生(陳沛然醫生)


原文刊於E週刊專欄

平日陪女兒在室內會一起看書、畫畫,在室外,因為我家人口多,所以自己一家人已經可以玩一些簡單集體遊戲,例如狐狸先生幾多點、紅綠燈過馬路要小心,其中她們很喜歡玩麻鷹捉雞仔:遊戲需要一個人扮麻鷹,一個人扮母雞,其餘人扮小雞,頭一位搭住母雞膊頭,之後一個搭另一個膊頭,排成一條隊。玩法是麻鷹要捉小雞,而母雞就要保護小雞不要被捉,在限時內麻鷹捉到所有小雞便贏了。

我認為作為領袖,就像麻鷹捉雞仔遊戲的母雞,責任是要保護背後的小雞,不要被麻鷹捉走。但是我看到現實世界裏的有些母雞,竟然不會保護小雞的,當小雞被麻鷹捉走後,母雞反而走出來說:「那小雞未有即時按既定程序排好隊,我們會公布有關事件,嚴肅處理及徹查今次事件,有需要會作出跟進,亦就今次事件向公眾致歉。」

看看其他地方的母雞,記得曾有警務處處長因三度致歉而被叫做「Sorry Sir」,根據報紙訪問,第一次是「人肉路障」堵截非法賽車;第二次是旺角警署發生警員強姦及非禮女報案人事件;第三次是憑臥底偵破一宗販毒案,但因沒向法庭申請保密令涉及學校的名字曝光,致電該校校長道歉。另外一位警務處處長態度是剛剛相反,金句包括:「道歉是天方夜譚」、「黑影論」、「低調通輯論」、「你的良心跟我的良心並不相同」、「你哋冇做錯到!」、「慈母護兒」等等,其保護小雞的能力超強。當人家的母雞們,無論發生任何事,他們的處長、局長都出來撐,甚至有立法會議員和不同的團體高調地撐撐撐。我看看自己的一方,不禁黯然神傷起來。

最近有同事向我投訴,有很多個案未審先判,麻鷹未到前,我們的母雞為求自保,一開始便將一隻又一隻的小雞推出去,小雞孤獨地面對外面的麻鷹... 後來經過幾個星期徹查後,發現小雞沒有做錯、有跟足程序,可惜已經太遲了。做了兩年工會會長,我不是母雞,只是小雞的一員,但是卻要挺身而出保護其他小雞、醫生同事。

香港醫生是理性和合理的,醫生從來沒有要求大家麻木地撐我們,也不會要求老闆出來大聲叫:「你哋冇做錯到!」。我們只希望母雞明白,不是所有的問題都是醫療事故,也不是所有醫療事故都是人為錯誤,假如有人死等於懷疑醫療事故,根據衛生署數據,每年香港都有四萬多人死亡,全香港有一萬名註冊西醫,即是每位醫生每年要被查四次,並不合理。看到一隻又一隻努力照顧病人的小雞,受傷、倒下、灰心、離開,我的眼淚在心裏流。

2016-06-16

E週刊專欄|釘牌的後裔(陳沛然醫生)

原文刊於E週刊專欄

最近追看韓劇《太陽的後裔》,原因有三:上個月有幾天為了等半夜三時的歐聯足球比賽;二是新電視台上網隨時可以點播,支持一下;三是想了解年青人追韓星韓劇的熱潮,最佳的方法就是自己親身體驗。

此韓劇為韓國放送公社自二零一六年二月起播出,由宋仲基、宋慧喬、金智媛及晉久主演,是韓國放送公社電視劇史上,第一次全部完成製作後才播出的電視劇,因為韓劇傳統製作方式是「一邊拍一邊播」的,我覺得很新奇。劇情講述兩名韓國特戰隊男軍官、一名女外科醫生和一名女軍醫官,被派到外國巴爾幹半島烏魯克做醫療支援,共兩男兩女在南韓和派兵地區往返相愛的故事。

我一邊看劇,一邊發現南韓醫療和香港醫療的分別,假如宋慧喬飾演的姜暮煙醫生來到香港行醫,很大機會被香港醫委會釘牌。在第一集,女主角姜醫生為
男主角宋仲基飾演的劉時鎮大尉縫合傷口,其後更約了覆診洗傷口和拆線,所以他倆是主診醫生和病人的關係。

在第二集,姜暮煙醫生和同事金醫生爭升職,在工作間初則口角繼而動武。第二集的下半部,姜醫生所屬的私家醫院為她賣廣告,如果這兩件事情在香港發生,可以構成專業失德罪,若證明她為相關產品及療程宣傳,會被釘牌的。根據香港註冊醫生專業守則,關於招牌和告示的指引:「醫生只可以展示最多兩個招牌,設於直接通往其醫務所的大門上或旁邊,大小也不能大過二十平方呎。」兩個月前我去台灣旅行,見到在捷運有超大型醫生的廣告海報,所以我問問台灣朋友陳醫生,他說台灣醫生也不可以賣廣告,只可以說明自己的專科、診所地址等等,但是可以寫他能做的手術。在台灣,有很多規定是很嚴格,可是很多人都違規,而且執法有時很寬鬆。另一位朋友黃醫生告訴我,星加坡醫生是可以賣廣告,但不可失實或跨張。

在第九集,姜醫生終於和病人男主角拍拖,在香港又有機會被釘牌的。在香港註冊醫生專業守則內第二十五項,不應該「與病人建立不當的私人關係」:「醫生如利用這種感情上的依賴,是濫用其職責及別人的信任」。台灣朋友陳醫生說沒特別規定,只是觀感不好。而新加坡就不可以,我想就像老師也不應該與學生談戀愛同樣道理。

我覺得有些人總是「律醫生以嚴,待己以寬」。我只是希望大家明白,香港醫生的專業守則比其他國家更加嚴格,我曾在《真‧醫醫相衛》一文中說明,相比一些國家和香港其他專業,香港醫生釘自己香港醫生的牌比率是最高的,也是最狠的。我只希望大家對照顧你的醫生,少一點謾罵,多一點體諒,我們醫生已經心滿意足了。

醫生面對重大事故錦囊


醫生面對重大事故錦囊 
1.保持冷靜
2.要有簡單而清晰的文字病歷記錄
3.向上司報告 (+/- 部門主管、院長等)
4.保護自己,包括要求或拒絕錄音拍攝等
5.如有人身安全威脅,,向醫院保安及報警求助備案
6.可以向醫院病人聯絡主任或機構事務溝通部門尋求協助
7.主動向所屬專業責任保險 (MPS,、MPPS 或 MPP) 或律師備案,尋求法律意見
8.你有權保持緘默
9.記下有關日期、時間、地點、人物、事件、文件、電郵、電話通話記錄等
10.你對這自救錦囊有何意見?歡迎建議增減項目。


10 tips to doctors in facing major incidents
1.Keep calm. 
2.Clear documentation in medical records.
3.Report to your supervisors (+/- COS, HCE etc.)
4.Protect yourself, concerning audio or video recording.
5.Call hospital security guard and police, if in danger.
6.Call PRO (Patient Relations Officer) or corporate communication team.
7.Inform MPS, MPPS, MPP or your legal advisor, their contacts are as follows.
8.You have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9.Write down all relevant information, e.g. date, time, place, person, documents, emails and phone calls.
10.Please note this list is not exhaustive. Feel free to comment.


Dr. Pierre CHAN
16 Jun 2016

2016-06-13

郵票


常有人向我埋怨,很難找到醫生和跟醫生溝通,這點我是同意的,我笑說有時連媽媽也找不到我。

這幾年間,我主理公會秘書處(我就是一人秘書處主管),收過幾百封醫生信,找醫生難,有什麼比他們親自找你更好呢?所以我很重視每一封信由醫生寄給我的信,而且把郵票都儲起來。

雖然這些$1.4 和$1.7 的郵票不是什麼特別版,但是我會珍而重之。

2016-06-09

E週刊專欄 - 四十歲前退休(陳沛然醫生)



原文刊於E週刊專欄

小弟在今年六月二十日四十歲前退休!完滿結束兩年公共醫療醫生協會 (簡稱公會) 會長的任期,會章規定會長任期最多只有兩年,公會不能有「華人永遠會長」,這是最好的規則,我支持輪換制度,也要以身作則退下來。

曾經有幾位同學對我說,希望努力賺錢在四十歲前退休,結果沒人能達到。做醫生,靠一雙手工作,手停口停。做醫生,很多前輩到七十歲仍不言退,不是為錢,是敬業樂業,不捨得病人。在香港要考到專科醫生試,先要完成六年大學醫學院本科課程,做一年實習醫生,然後找工作兼在職進修,三年基礎專科訓練,三年高階專科訓練,加上畢業論文和考專科試,最少十三年才能訓練一位專科醫生,我笑說由三歲開始讀書年年考試,考到三十幾歲行醫生涯才剛剛開始,四十歲前退休?太難了,也太浪費了。

我在零一至零五年間,因參加了公會主辦的足球賽而結緣,並連贏了全部四屆,之後在零六年加入公會,頭五年像本科訓練,在觀察中學懂了很多做人和處事技巧。一一年後被委派做文書然後做副會長,這三年就像基礎公會專科訓練,對整個公會內部運作有透徹的理解。到一四年當上了會長,這兩年高階公會專科培訓中,對領袖才能、團體合作、溝通技巧、危機處理和傳媒應對等等,都有很高的要求。話說在上任之前,曾經向前主播陳師姐求教傳媒應對技巧,結果到落莊還未有機會上課。在公會十多年,終於可以畢業了,跟大家說一個秘密,其實我很怕在傳媒前失言,最好的方法就是急流勇退,哈哈。

我想多謝公會、前會長們和各位會董兄弟,給小弟一個機會,可以學到很多畢身受用的技能、又可以為醫生發聲。

然後要感謝各位醫生支持,你們的提點、短訊、留言和電郵,我都會用心咀嚼消化和吸收。請各位記得每年要填公會會員更新表格,我設計了網上及手機電子表格版本,挺方便的。

一定要謝謝傳媒記者朋友,兩年間打了幾場漂亮的輿論戰,你們功不可沒,辛苦大家。我為醫生爭取加薪之餘,也希望支持記者加人工,我認為香港記者的人工是不合理的低。

最後要鳴謝我的太太,她讀書比我叻,考試成績比我好,性格比我堅強,卻甘心做背後的女人,家裡打理得井井有條,令我無後顧之憂。

祝新會長工作順利,祝各位身體健康。我仍然會留在公家醫院服務市民,有緣再會。

四十歲前退休



各位朋友:

//​小弟會在今年六月中,四十歲前退休!完滿結束兩年公會會長的任期,會章規定會長任期最多只有兩年,公會不能有「華人永遠會長」,這是最好的規則,我支持輪換制度,也要以身作則退下來。

我想感謝 HKPDA全部會董、各位前會長、醫生朋友們、傳媒記者朋友和太太。 我仍然會留在公家醫院服務市民,有緣再會。//

詳情請看今期週刊專欄,或等星期日足本網上版。

祝新會長工作順利,祝各位身體健康、端午節快樂。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 會長
陳沛然醫生敬上



2016-06-07

律己以嚴,待人以寬。



1. 小弟最近為了女兒考小一和繁忙的日常工作,已經忙到工無得放、晚飯無得食,最大問題是忙到連波也沒有時間練(這個十分嚴重)。所以未能親自回覆各位的提問,請見諒。我只能在乘港鐵回家期間,作簡單回應。
2. 我要感謝我的太太,她是一位私家的家庭醫學專科醫生,我「自己或父母子女,兄弟姊妹,姨媽姑姐,若然有病」,都會找她看病,她令我無後顧之憂。

3. 身為工會會長,我一早要求自己要比清水更清,例如:
  • 日間工作做足120分、
  • 工會事務都在放工後才做、
  • 跟足程序申請做醫委會和寫專欄、
  • 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出國開國際會議、
  • 踢波唔會飛鏟唔打茅波、
  • 綠燈才會過馬路、
  • 駕駛車子從未被扣分、
  • 在街上不會挖鼻孔(哈哈)。
  • (後加... ) 沒有僭建、沒有小三小四、沒有酒後駕駛、沒有離岸公司、沒有...
這都是我對自己的額外要求,我不會要求其他人變成清水,因為他們不是工會會長。

律己以嚴,待人以寬。
陳沛然醫生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

2016-06-03

某議員在公院特事特辦事件


今晚本人在踢波期間,收到了很多記者朋友的電話,查詢關於某議員特事特辦事件,未能趕及一一回覆,請見諒,我在這裡公開回應:

以往有不同的醫生護士向我訴苦,說某某大人物、某某立法會議員或區議員, 當自己、家人或朋友在病房或門診時,遞上咭片或是給高層打電話,給前線醫生護士做成無形的壓力,這不是單一事件。
本人對於管理層一而再、再而三將責任推給前線,表達強烈不滿。根據臉書 HA Secrets 同事在六月二日的爆料,提及 「DOM 和高級醫生當佢係貴賓特事特辦」,DOM 即是 Department Operations Manager 部門運作經理,是護士很高的職級,屬於醫院高級管理層。所以報導指出醫院發言人回覆「醫院及部門主管並不知悉事件」,令人誤會是前線員工的問題,這是不公。
作為有特殊身份或知名的人士,應該主動拒絕任何特別安排和厚待,就是避嫌。將責任推給診治和幫助你的醫生護士身上,是不義的行為。
為了保護前線醫生護士,我在這裡呼籲如果同事遇到有任何人,向你遞上咭片或透過高層的電話給予壓力,請向公會舉報有關行為,發電郵或臉書留言也可,公會網址為http://bit.ly/HKPDA

陳沛然醫生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

大腸癌攻防戰:確診後要問第幾期

「陳醫生,我的朋友上次肝癌都醫好了,今次媽媽的大腸癌是否一樣會痊癒?」

確診大腸癌後,要做一些檢查找出癌細胞是否已擴散,就是一般所說的第一期至第四期,知道癌症的期數對治療計劃是非常重要的。癌症可以直接或經過淋巴系統和血液擴散,當癌症擴散到身體的其他部分,擴散了腫瘤跟原發腫瘤有著相同類型的癌症,例如大腸癌擴散到肺,在肺內的癌細胞其實是大腸癌細胞,所以我會叫該疾病為大腸癌擴散到肺部,而不是肺癌。

第一期,癌症在大腸壁最內層的粘膜,並生長到黏膜下層,甚至已到大腸的肌肉層,癌症仍然在大腸內。第二期,癌症已經穿過大腸壁的肌肉層直至最外層,某些更可以生長至鄰近器官。第三期,癌症已經穿過大腸壁,擴散到附近的淋巴。醫生可以用手術切除第一至第三期大腸癌,而醫生會建議第三期大腸癌患者,手術後再加上輔助化療。手術前要考慮到患者身體狀況,例如我見過有病人因為有高血壓糖尿病急性心臟病中風和慢性腎衰竭,而不適合做全身麻醉做手術。

第四期的大腸癌,癌症已經通過血液和淋巴擴散到身體的其他部位,如肺,肝,腹壁,或卵巢,不可能單以手術把全部有癌症的地方都切除。除了手術外,治療大腸癌的標準方法還有化療和放射治療。在千禧年之前,只有一種化療比較有效,那些年的第四期大腸癌患者大概有一年的壽命,學術的名稱是存活時間中位數。隨著醫術進步,有口服的化療和新的化療藥,其後更有不同的標靶治療,有些病人的存活時間可能增加至一倍至兩年或以上。

及早發現才是對付大腸癌的最好方法,而預防更加是勝於治療。

參考資料:

陳沛然醫生上

我沒有事要補充



今午申請了放半天假,帶女兒去小一面試,希望能做個好助攻,故此婉拒了各位記者的訪問,請見諒。

而且譚議員也鞠躬道歉,我不想再抽水。故事裡好像有管理層懷疑違反手術室指引,我只希望:
1. 在病房門診裡,病人記錄不要夾住某某的咭片;
2. 管理層不要將責任推給前線醫護人員;
3. 不會再有議員給前線醫護不必要的壓力。

我要說的話,昨晚半夜已經刊登了,我沒有事要補充: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2692

某議員在公院特事特辦事件



今晚本人在踢波期間,收到了很多記者朋友的電話,查詢關於某議員特事特辦事件,未能趕及一一回覆,請見諒,我在這裡公開回應:

  1. 以往有不同的醫生護士向我訴苦,說某某大人物、某某立法會議員或區議員, 當自己、家人或朋友在病房或門診時,遞上咭片或是給高層打電話,給前線醫生護士做成無形的壓力,這不是單一事件。
  2. 本人對於管理層一而再、再而三將責任推給前線,表達強烈不滿。根據臉書 HA Secrets 同事在六月二日的爆料,提及 「DOM 和高級醫生當佢係貴賓特事特辦」,DOM 即是 Department Operations Manager 部門運作經理,是護士很高的職級,屬於醫院高級管理層。所以報導指出醫院發言人回覆「醫院及部門主管並不知悉事件」,令人誤會是前線員工的問題,這是不公。
  3. 作為有特殊身份或知名的人士,應該主動拒絕任何特別安排和厚待,就是避嫌。將責任推給診治和幫助你的醫生護士身上,是不義的行為。
  4. 為了保護前線醫生護士,我在這裡呼籲如果同事遇到有任何人,向你遞上咭片或透過高層的電話給予壓力,請向公會舉報有關行為,發電郵或臉書留言也可,公會網址為http://bit.ly/HKPDA

2016-06-02

E週刊專欄 - 辛苦的大肚護士姐姐(陳沛然醫生)


原文刊於E週刊專欄

我的三女兒三歲半,她說:我想做護士姐姐,因為可以幫醫生媽媽照顧病人。然後她堅持要由她餵發燒的二女兒吃藥,原因她是護士姐姐。

這個是我常常出來撐護士的第三個理由。第一個理由是我醫生每天的工作,是十分依靠護士的,唇亡齒寒。第二個理由是護士的階級觀念很重,很少前線護士敢挺身而出、面對鏡頭,所以我有時都會搭單為她們發聲。

最近有公院懷孕二十八週的護士,在返夜班期間爆血管暈倒,引起大家關注到香港醫護媽媽的非人工作生活。有記者想訪問我當醫生大肚時,返夜更、當值三十小時、要搶救等情況,訪問一位男會長關於大肚的事,小弟在滴汗中。有很多熱心的同事,透過電郵、面書留言、手機短訊,向我訴苦她們的那些年...

黃醫生媽媽說:「十多年前懷孕,要夜班當值到三十七週,放完產假後,要叫她補回放產假時的夜班當值數目。」

麥醫生媽媽說:「幾年前的第一胎,懷孕三十八週還要夜班當值,也要搶救病人。幸好後來工會成功爭取改善醫生待遇,懷孕第二胎三十二週後就不用夜班當值,同事也體諒。」

陳醫生媽媽說:「幾年前懷孕,要夜班當值,醫生的當值是連續兩日一夜三十多小時,編更表的上司堅持不肯豁免,不幸地在三十三週時早產了,令我十分憤怒,最後也離開了醫管局。」

姚護士姐姐說:「其實跟懷孕護士同事拍檔返夜更,沒懷孕的拍檔一樣慘,因為會盡力包辦所有體力勞動的工作,例如換片、幫病人過床、推病人去照掃描等,比平日辛苦很多。」

根據政府在二零一五年公佈的醫管局檢討督導委員會報告第一百四十頁,在醫管局護士總人手為二萬三千多人,而醫管局其後向傳媒公佈,根據一五一六年度申請產假的數字估計,今年約有九百五十名懷孕員工。我們醫護界同事在放產假時,是沒有「代課老師」的,不會有「替假」的人手額外空降,而是由剩下的幾位同事分擔放產假同事的工作。產假為十星期,即是一年有九千五百個星期人手放了產假,我認為應該額外撥款增聘請二百人,作為「代課醫生護士」。如果懷孕三十二週起可獲豁免夜更當值,即是每年最好有再多一百人,為代當值的雷霆救兵,以舒緩前線百上加斤的額外工作。提提大家,以上的數字是以平均來計算,有很多時候會有懷孕高峰月份的。

我不會阻止三女兒做護士姐姐的志願。護士也是高尚的職業。只是我希望三女兒不要在香港做護士,香港社會竟然可以接受醫生護士,挺著肚子三十週夜班當值,作為爸爸和丈夫的我,無法接受。

六屆助攻王

五年半前,免費轉會至灣仔聯隊,今晚都是球會這個球季的最後一場波,我保證有一入球一助攻。

轉會時給自己訂下的目標是多做助攻,六年來超額完成,每年成為球隊的助攻王; 五年半內協助不同球隊拿下十個冠軍、七次亞軍、和兩個季軍。當年的自由身轉會是成功的。

今個球季提前結束,可以及時準備下星期的歐洲國家盃,哈哈。為了鼓勵自己,去吃一人牛肉烏冬火鍋。其實我的正職是足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