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9

陳沛然議員親身抽取噴水池水質樣本化驗退伍軍人桿菌

2019年初 議員特別工作報告 Special Work Report (原文)

背景

2018年11月23日,立法會財委會討論觀塘海濱噴泉,我發現負責管理公共噴水池的康文署並沒有定期抽取樣本化驗退伍軍人桿菌 (Legionella) [註一]。其後的書面補充文件確認了康文署只會為泳池驗水,沒有為轄下的噴水池抽取水質樣本進行化驗[註二]。

2018年12月3日經濟日報報道,小西灣富欣花園七旬老翁染退伍軍人病 [註三]。2018年12月5日明報報道,將軍澳天晉爆3宗退伍軍人症,源頭疑為噴水池瀑布 [註四]。

為了解本港噴水池的退伍軍人病風險,我決定親自到噴水池抽取樣本化驗是否含退伍軍人桿菌。


方法

先從康文署網頁,找尋有噴水池的公園的數目和位置。結果康文署轄下有噴水池的公園共有12個,分別是香港公園、柴灣公園、香港動植物公園、維多利亞公園、九龍公園、荔枝角公園、摩士公園、石硤尾公園、沙田公園、城門谷公園、天水圍公園和元朗公園 [註五至十三]。

再根據機電工程署預防退伍軍人病工作守則 (2016版本):「退伍軍人桿菌數量的測試方法或程序,應符合現行的國際認可標準,例如:AS/NZS 3896、BS 6068-4.12、ISO 1173」 [註十四],搜尋本地可提供符合國際認可標準的實驗室,要求報價。經過比較後,選擇委託ALS Techichem (HK) Pty 有限公司負責化驗。

然後詢問微生物學專家,抽取樣本化驗退伍軍人桿菌應注意事項,例如準備溫度計、手套、和口罩。為令測試退伍軍人桿菌和異養菌數量而收集水樣本的方法及保存和處理水樣本的程序,符合現行相關的國際認可標準,將樣本收集在無菌的塑料瓶中,並加入硫酸鈉溶液 (sodium thiosulfate)。



過程

2018年12月20日至21日一連兩日,早上先到實驗室拿器皿用具,然後希望取得該12個公園噴水池的樣本。我親自在每個噴水池抽取兩個水樣本及一個塗抹樣本,量度室外溫度和噴水池水溫,拍照記錄,即日將樣本送到實驗室。



時間和路線規劃關係,最終沒有到柴灣公園[表一]。其餘10個公園,石硤尾公園的噴水池沒有水,因此沒有抽取樣本。而城門谷公園和元朗公園有兩個噴水池,都拿取了樣本,結果成功抽取了10個公園共12個噴水池的36個樣本。


上午10時30分至下午3時22分進行抽取樣本,樣本送到實驗室的時間為下午4時10分。那兩天的室外溫度介乎攝氏24至30度之間,而噴水池的水溫介乎攝氏21至24度之間。



化驗日期由2018年12月20日至2019年1月2日,化驗方法為BS EN ISO 11731-2 : 2008, BS 6068-4.18 : 2004, or ISO 11731-2 : 2004。


結果

在36個樣本中,有1個發現其他退伍軍人桿菌品種 (Other Legionella spp.),數量為6 CFU/mL (正常值為低於0.1 CFU/mL) , 而嗜肺性退伍軍人桿菌血清一型呈陰性反應 (Legionella Pneumophila SG1)。其他35個樣本都呈陰性。


討論

根據衞生防護中心的資料,退伍軍人病是由退伍軍人桿菌引起的 [註十五]。退伍軍人桿菌尤其適合在攝氏 20 至 45 度的暖水中生長,透過吸入受污染之水點和霧氣而染病。水點和霧氣是重點,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指,外國出現退伍軍人病聚集性個案主要發生在有噴水池的地方,如遊樂園等,因為噴水池能將水霧化,若免疫力較低人士吸入水霧後就可能染病 [註十六]。

由於在2018年11月23日及30日立法會財委會會議上,負責管理噴水池的康文署承認,只為泳池驗水,而沒有為轄下的噴水池化驗退伍軍人桿菌。12月初傳媒報導了幾宗退伍軍人症個案,引起社會和本人的關注,故此在2018年12月20日至21日,親自到噴水池抽取樣本化驗退伍軍人桿菌。

然而在冬季化驗退伍軍人桿菌並不是最理想的時候,香港天文台2018年12月份的天氣回顧,平均氣溫為19.2 攝氏度,平均最低氣溫是17.6 攝氏度。2018年12月初,日間室外溫度在攝氏 20 度以下,都會減低退伍軍人桿菌在水中存活和生長,從而影響化驗結果。雖然這次研究並沒有找到嗜肺性退伍軍人桿菌血清一型 (Legionella Pneumophila SG1),但是卻發現了其他退伍軍人桿菌品種的確可以存活在噴水池的水中。



我除了在立法會財委會質詢外,還在今年2月20日的立法會會議上向民政事務局提出有關監管噴水池水質的質詢 [註十八]。並建議政府加強監管噴水池水質。


參考資料References

[註一]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會議議程 2018年11月23日 觀塘海濱音樂噴泉 
[註二] 立法會財務委員,政府當局就項目FCR(2018-19)59的跟進事項提供的資料,立法會FC61/18-19號文件
[註三] 將軍澳豪宅天晉爆退伍軍人症,2住客肺炎危殆。蘋果日報,2018-12-04 
[註四] 天晉爆3宗退伍軍人症,源頭疑噴水池瀑布。明報,2018-12-05
[註五] 香港公園
[註六] 香港動植物公園
[註七] 九龍公園
[註八] 荔枝角公園
[註九] 石硤尾公園
[註十] 沙田公園
[註十一] 城門谷公園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03-18

在立法會,煙的產品,是一面鏡...



我認為在立法會,煙的產品是一面很好的鏡,能令不同人現形。

有人說「治未病」,煙的產品就是很多病和病徵的根源。一邊說「治未病」,另一邊反對減少煙草產品的措施,口是心非,大有人在。

説到底,是利益,龐大的利益。
還有自由主義,你有自由食煙,但是香港90%不吸煙的市民更有自由呼吸新鮮空氣,和有自由不吸二手煙。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03-16

內地醫療新聞



有些香港傳媒一方面說香港的醫療不好,另一方面又鬧大排長龍。今天在網上看到一篇有關內地醫療亂象的文章,心血來潮走上谷哥和百度搜尋器找 "內地醫療亂象" 和 "医疗乱象",得出以下結果...

===============================
(頭盔:以下文字都是由網上新聞抄下的)

大陸看病難、看病貴,以及各種醫療衛生行業亂象,促使越來越多中國富人紛紛到外國就醫。催生了新一代的醫療旅遊中介公司,專門為大陸富裕階層提供一條龍的轉介、住宿、翻譯服務,以逃避國內亂象頻生的醫療系統。不過,一些大陸人赴外國醫院時不守規矩甚至逃避診金,就令外國醫療機構相當頭痛。[大紀元 2017-5-31]

假醫生

目的就是同工不同酬


2019-03-14

Pi day and apple pie



黃昏,回家執書包去踢波,二女問我。
二女:「你去邊呀?」
爸爸:「去踢波比賽。」
二女:「又去踢波?嗲哋,你知唔知今日係 pi day」
爸爸:「唔知,我淨係知今日係 football day」
二女:「Pi 呀,3.1415926535嗰個 Pi 呀,我老師同學去咗M記買apple pie,有特價。」
爸爸:「好啦,如果你肯專心完成今日功課,溫完習,同放我去踢波,我買蘋果批番嚟聽日做早餐,請你食。」
二女:「好嘢,咁你去踢波啦。」
三女:「我又要。」
爸爸:「你唔好嘈住姐姐做功課,自己睇書,又或者學姐姐寫讀書報告,我又買俾你啦。」


結果,踢完波後,行咗三間M記先買到蘋果批。二女溫完習,三女真係寫咗篇讀書報告...
https://chanhfcathy.blogspot.com/2019/03/reading-report-magic-tree-house-9.html



請問你常用那一個社交媒體



殘酷的現實,弱肉強食,連巨人 Google 都戰敗一仗。

市場上有太多社交媒體,請問你常用那一個?
https://drchanpierre.blogspot.com/
facebook.com/drpierrechan
ask.fm/drchanpierre
flickr.com/photos/drchanpierre/
instagram.com/drchanpierre
medium.com/@drchanpierre
pinterest.com/drchanpierre
reddit.com/u/drchanpierre
drchanpierre.tumblr.com
twitter.com/drchanpierre
bit.ly/youtube-drchanpierre

Dr. Chan Pierre

2019-03-13

星期三的醫生議員


【我需要一度隨意門】
0700 在大角咀
0730 茘枝角山上
0800 立法會
1130 中大
1300 沙田PWH
1400 大角咀
1430 立法會
1700 灣仔醫院
1800 九龍城HAHO
2000 灣仔

結婚六週年



結婚六週年,生活如常,早上陪凱晴上音樂課然後去教會,中午應女兒的要求去Megabox吃午飯然後回家休息,晚上參加飲宴有過百五圍枱,就跟他們慶祝吧。我和Eunice就是喜歡平淡。

其實大部份工作包括做醫生尤其是內科的工作生活都是沉悶的,不會每天像電視電影的那樣,有很多朋友會嫌棄巡普通病房,害怕看門診,討厭連續做三十小時,我也是一樣。不過內科可愛之處就是在平凡中找不平凡,看一百個病人中才有一個像ER或House的情節。很多人認為照顧另外九十九個普通病人浪費了我們專科醫生的時間,但是我認為總需要有人去做這些「下欄」的工作。

而我就是喜歡平凡的工作和家庭生活。

2019-03-12

星期二的醫生議員

星期二在醫院忙了一整天,也忘了吃早餐和午餐。早上看了腸胃旗艦門診,午飯時段教書CRM,然後做膽管鏡。放工趕回立法會開會,然後又撲回醫院教書,和招待醫生工會朋友,及寫了封信。
現在落區出席另一班醫生文化人晚飯活動。

(上個星期六的通膽管婆婆轉好了。)

2019-03-11

從長者醫療券故事,看香港公共政策。


林鄭月娥指出,長者醫療券的金額已從初期的650元增至現時2,000元,使用率高達90%,惟做不到應有作用,未能分流入住醫院及急症室的人次。... 她透露已要求食物及衞生局全面檢討醫療券效能,並會公布檢討結果 [註一 香港01]

一,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政府於2009年1月推出長者醫療券試驗計劃,至今剛好十年。長者醫療券的初心是:
  1. 是要回饋長者,令他們可更自由在自己所屬的社區內選擇各類型的基層醫療服務,減少輪候 [註二 施政報告]。計劃會試行 「錢跟病人走」的概念 [註三 立法會文件],讓長者選擇最切合他們需要的私營醫療服務,包括預防性護理服務 [註四 醫療券網站]
  2. 亦希望藉此鼓勵長者善用基層醫療服務,並與家庭醫生建立持續照顧的關係,以加強健康保障 [註二 施政報告]。試驗計劃鼓勵長者向熟悉其健康狀況的私家醫生求診,從而與私家醫生建立更密切的關係,這亦有助推廣家庭醫生的概念 [註四 醫療券網站]
十年後,2019年,長者醫療券是否能令長者選擇各類型的基層醫療服務,減少輪候?

我在立法會看到很多公共政策,原意是好的,可惜在落實後,結果不似預期。官員、行政人員通常只看到政策的作用,很少人會留意政策的副作用,往往是十年後才顯露。

二,人們很少從歷史中吸取教訓。

大部份人都只會爭取增加長者醫療券金額,然後成功爭取。我看到很多人只說將來,很少人會仔細收集過往經驗,從歷史中吸取教訓。




以下是從立法會所得到的數據,這是最新2018年的數字 [註五,註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