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9

​首場「社區對話」的建議



其實可否提升少少政治敏感度,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和香港賽馬會距離只有一分鐘步行距離。下星期星期四在體育館四周, 皇后大道東和黃泥涌道有大量人群時,然後在那裡放催淚彈,香港賽馬會就在旁邊。 或者為了對話封曬全個灣仔,何必呢?

我建議:
一,現在不是落區對話合適時間;
二,如果堅持,可以另覓場地,例如天水圍或將軍澳電視城。

2019-09-17

我就是一個可以跟紅白藍黃黑溝通的人


下午行電腦商場,有路人甲向我搭訕,提起最近五百名醫生聯署,似乎是藍色。他發表對現時政局意見,我回應説無能為力,是一個人的問題,他同意。

下午去剪頭髮,推門入理髮店,有五個店員向我歡呼,大叫醫生。正當我在黑人問號時,他們突然語調一沉,介紹這間店的老闆也是醫生,參加了聯署。我回應他們説:緊記,老闆永遠是對的。

醫生界別群體,就像社會的縮影,我們有藍色、黃色和紅色,多采多姿。我就是一個可以跟紅白藍黃黑溝通的人,也可以一個人搭公共交通而不需要保鏢的...足球員。

晚上搭電車去返工,練完波後搭巴士回家。

招牌菜餛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