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2

為何我要做人道救援?


為何我落手做人道救援?

2019-6-12 事件一
  • 《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在立法會本來要恢復二讀,我作為議員,必須要在金鐘立法會 [註一]。
  • 結果,當天在金鐘發生事故,立法會暫停。
  • 作為議員,必須要留在金鐘,準備立法會隨時復會。而在金鐘發生事故,我在金鐘,有責任到現場親身了解情況。
  • 去到現場,見到遍地傷者,身為醫生,伸出援手,十分合理。
[註廿四]

2019-6-12 事件二:公營醫院有醫護被指向警員泄露6.12反修例傷者的私隱

2019-11-21

政治一早已被帶入醫院

有些人說,不要將政治帶入醫院。事實上,多年來,醫管局接受政治帶入醫院。

//醫管局亦有接受機構的邀請及贊助,讓員工到境外進行培訓...其中包括由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舉辦的「香港專業人士國情研習班」(國情班)。過去五年,醫管局應邀安排了共152名人員參與合共十次國情班... 相關數字載於下表://

我認為,政治就在生活和工作中,不能完全避免,上國情班也沒有問題,世界本應該是多元和彩色的。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11/20/P2019112000327.htm

陳沛然議員上

去唔去踢波?

太太問我兩晚無乜瞓,仲去唔去踢波。無嘢可以阻止香港人返工,#我是足球員,去踢波十分合理的。

2019-11-19

留守理大義務急救員宣布離開


【明報】校園內逾20義務急救員今晚撤走
【Now】一批義務急救員決定晚上撤出理大
【信報】留守理大義務急救員宣布離開
【港台】留守理大義務急救員宣布離開
【香港01】理大20名義務急救員將撤離

今晚五十多位的FA,在特定位置,接受盤問、搜查和記下身分證資料後,警方沒有即時拘捕,可直接離開回家。警方保留追究的可能。

今日全天在醫院幫病人,黃昏回立法會開會,晚上...
原本無計劃去理大,無想過能被批准穿越封鎖線,不知道FA會開記招,無預計能幫幾十個FA離開回家。結果事情巧合地發生了,報告完畢,多多包涵。

陳沛然議員上

2019-11-18

被困的FA

仍被困的FA向本議辧求助,我親自通了電話,給了意見;
而被捕的FA,律師在忙,法律程序,靜待消息,沒有補充。

陳沛然字

確實有FA被捕


請各位發出文字圖片前,先查證。不要亂轉貼消息,以致混亂和恐慌。

我就親身到警署門口fact check:確實有FA被捕,人數未明,是否所有不知道,未知控罪,有律師。

fact check包括:盡量找一手料、提供可令人信服的人證物證、不恥下問。

陳沛然字

2019-11-16

格仔餅

在灣仔吃北角雞蛋仔,他們的雞蛋仔$16蚊一底,比其他都貴,但是雞蛋仔真的有分別,很脆非常脆。 我之前試過買了10底拿回去請同事吃,仍然是脆的。

今次試格仔餅,$16一底, 兩底$30。 格仔餅即叫即做 ,很燙手,很多牛油和花生醬,我還是覺得雞蛋仔好吃一點。

浸會醫院的路

途經浸會醫院,見到現場有年青人和老人家,幫浸會醫院開通了兩條車路。
窩打老道 <-> 聯合道(一小段) <->  金城道 <-> 浸會醫院

2019-11-15

《禁止蒙面規例》中的「先前已存在的醫學或健康理由」

《禁止蒙面規例》小組委員會主席鈞鑒:

《禁止蒙面規例》自10月5日凌晨生效後,引起社會很大爭議,本人亦關注一些涉及醫學的免責條文執行上可能出現的問題,以及須澄清的疑問。公告的4(3)(C)有關免責辯解的條文訂明:「該人當時身處有關集結、集會或遊行,並正在因先前已存在的醫學或健康理由,而使用有關蒙面物品,可以作為免責辯解。但有些情況辯護人很難證實是「先前已存在的醫學或健康理由」。我舉幾個例子以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