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5

我在夢中叫陳仔不要投訴



[頭盔模式] 以下故事純屬發夢,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陳仔心痛年青人受傷被捕,所以會等候清場時,用自己身軀和說話,用和理非加行動派形式緩和警民氣氛,及減少年青人受傷。之前勸過很多次,他也有受傷和被捕風險,硬頸的他,意見接受,態度照舊。所以我很怕在現場碰到他,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8月3日晚上,發夢在黃大仙碰到陳仔,他如常地等候清場,而我跟他寒暄兩句後,走到行人路上做救援工作。結果到半夜如常清場,那晚也是我夢到近距離被速龍隊追趕,當我由黃大仙跑到新蒲崗時,電話響起來,有人告訴我陳仔被圍堵及被打傷。

陳仔問我兩條問題:
  1. 第一,想去醫院驗傷
  2. 第二,他想報案投訴
我夢中隱約記得,對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 我先確認他沒有生命危險,第二天去幫他檢查和治療傷勢,不需要去醫院。然後跟他解釋否定的原因, 當他報案投訴,白紙黑字記錄時間地點人物後 ,我擔心一方面接受了投訴,另一方面可能落案被控告非法集結或阻差辦公,作用很少,副作用很大。陳仔問律師意見後,從善如流,撤回決定。

夢醒了,幸好是發夢,不是真的。職業病,發夢都叫人不要濫用急症服務和不要投訴。
=====================

現實中,我只想陳仔身體健康,很多人說年青人很衝動,我見到銀髮族,尤其是陳仔,也很熱血。

8月13日,有記者問在向少女索取口供時會否同時以暴動罪名將其拘捕,李警司則只承諾未落口供前不會作出拘捕 [註六/七]。

近來有人說,希望受傷人士報案。我無嘢講,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註八]。

註: 已 Fact check ,以上故事只是發夢。

參考資料
[註六] 爆眼少女未報案,警承諾:錄口供前唔拘捕。星島日報,2019-8-13。
[註七] O記李桂華:請右眼中彈少女報警,警插竹枝入被捕者背囊「唔完美、可接受」。眾新聞,2019-8-14。
[註八]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漢語網。


陳沛然議員上
2019年8月

2019-08-12

8.12 機場


現場剛剛有人唱生日歌,然後唱另一首中文版,旁邊有人說:唔要年年有今日呀。

2019-08-11

8.11 港島東、尖沙咀、葵芳


今天早上和中午,都是陪太太和女兒,上午回教會崇拜,中午一起食午餐和去睇戲。下午放下她們,背上包再去行街。
大家都要抽少少時間陪家人,關心、聆聽和抱抱。

平時練跑步, 就是從尖沙咀,經西九龍跑去美孚,上荔景山道,經葵芳去荃灣西。

我知道大家都很憤怒,聽首歌,别讓怒火遮蔽理智和良心。

感謝醫療人員,在醫院的緊守崗位,在街頭的保持專業。今晚有很多傷者,我們可以做的,盡量為傷者撫平傷口。
香港的撕裂,在你我能力範圍以外。大家盡力而為,公道自在人心。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08-10

8.10 大埔


16:30 #我是足球員,接受 #足球周刊 記者訪問是十分合理的,專訪今個月刊登,所以想去買本以示支持。怎料在市區走了很多地方都撲空,愈找愈遠,終於在大埔運頭塘便利店內找到一本殘舊的,買。
踏破波鞋無覓處,得來實在費工夫,最近行很多路,腳趾起水泡,波鞋在破爛邊緣,順便買對拖鞋傍身。為何是拖鞋?下回分解。

18:00 山長水遠來買了一本雜誌和拖鞋後,上善若水,散水。
最近觀察到一個現象,就是當所很多鋪頭都關門,連一條街內幾間7-11都拉閘時,OK 便利店總是堅持營業,某些大集團連鎖店餐廳也是如常運作。

18:30 又來到凹地、圍地、谷中 - 沙田新城市廣場;

23:00 尖沙咀,我和陳仔在夜深街角,十一點的彌敦道和柯士甸道交界,催淚煙空氣中,傾吓計。



陳沛然現場報導

2019-08-09

8.9 機場


我無嘢講,#我是足球員,興趣做醫生。


食唔飽的千層麵



山長水遠來到機場,在接機大堂選擇不多,Delifrance 啦。
一人餐,肉醬千層麵,加薯蓉,加熱飲,$78。 
  • 時:要等15分鐘 
  • 地:地方舒適 
  • 人:服務可以,有感應器,送餐服務。 

點解講咁多無聊嘢?因為啲嘢食麻麻地。 
  • 千層麵,得四層! 
  • 肉醬,太酸; 
  • 薯蓉,尚可; 
  • 份量太少,食完個一人餐,唔夠飽。

Délifrance (赤鱲角)

2019-08-08

大台


這邊前輩言之鑿鑿說有大台,另一邊前輩又話要搞大台、做啲嘢。其實可否聆聽一下,現在流行語是:「 沒有大台,各自爬山,不割蓆、不篤灰... 」


連GPhone都out咗,銀髮族無大台,議員落場被人推開,急救隊和醫療隊都無大台。

請大家不要做堅離地朋友,謝。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08-06

緊急醫療援助外傳 (二) 運動裝


最近常常在街上走來走去,準備了運動裝,刻意地跟別人不同,專心做緊急醫療援助工作。
  • (單車) 頭盔是單車專用的 (可以參考選擇月刊502期);
  • (足球) 一定要穿球衣,除了我是足球員外,最重要的是衣服上印有號碼。
  • 加上委任證,十分合理。 
  • 螢光衣,有大大隻印有醫生的字。
  • 平時不會戴口罩,光明正大地做緊急醫療援助工作。


當遇到催淚煙時,才會戴上泳鏡和口罩:
  • (游泳) 眼鏡是泳鏡,有近視度數,現場可完全防止催淚煙入眼;
  • (行山) 口罩是N95,戴住加跑步,好像在高山訓練;

  • (跑步) 一雙舒適的跑鞋

  • 兩個腰包

疲於奔命、不斷撲空的義務醫療隊


由6月9日至今已經兩個月,進入第9星期,剛剛的星期日和星期一,衝突進化成游擊,義務醫療隊完全追不到,有幾次連車尾燈都看不到。

在8月5日,我下午不用上班,想去買單車頭盔,於是自己一個人拿着醫療大背囊,由灣仔行去銅鑼灣,再去金鐘,見到路面平靜,那時黄大仙剛剛開始放催淚蛋,見迪卡儂沒有合適單車頭盔買,所以16:00決定過海去九龍。



到了油麻地,有單車舖卻沒有頭盔,然後行去旺角,見到彌敦道有很多人,可是旺角迪卡儂卻關了門,故此再去太子,終於買到單車頭盔。那刻 17:00 ,根據網上新聞,在天水圍、尖沙咀和金鐘都有催淚蛋。有醫護朋友在沙田和金鐘,黄大仙的朋友叫我去食飯,所以戴了新單車頭盔去黃大仙。

18:00,在黄大仙,碰到陳仔,寒暄了兩句。將陪了我一段時間的第一代頭盔送給醫療隊友,幫助了另一位患有肺氣腫的食煙七十多歲的老伯黄大仙街坊,因吸入催淚煙而感到不適,經照顧後,我護送他穿過警民區回到黃大仙下邨的家門口。同一時間,在沙田、荃灣都有催淚蛋。

2019-08-05

8.5 的下半場



【陳仔二號音樂台】
//明明我已晝夜無間踏盡面前路,夢想中的彼岸為何還未到?
明明我已奮力無間,天天上路,我不死也為活得好。
有沒有終點?誰能知道,在這塵世的無間道。//


【七點晚間新聞】
左撲右撲,金鐘、灣仔、銅鑼灣、油麻地、旺角、太子、黄大仙...
究竟哪裡最需要人道救援?


【陳仔二號音樂台】
八點新聞報導,經多輪催淚蛋後,有哮喘、有眼痛、有中蛋,散水。
//從來妒恨共怒忿,應該抹去,不必計較算清;
從來盡力做護蔭,使到萬物,受春風呵護繁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