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7

立法會不開會,議員卻比平時忙。


連續幾晚忙到半夜兩三時才可以睡覺。
今天早上,如常去金鐘探望絕食人士,見到陳仔第二次去而復返,我無言以對,然後做了一個詳細的專題訪問;
中午,無時間吃午餐,下午去黃竹坑連續開了兩個醫委會轄下會議,然後搭地鐵趕去沙田參加會議;
黃昏,趕回金鐘銀髮集會,再照顧絕食者,和幫退場人士檢查身體,最後還寫了兩篇短文。

其實,如果有一個會議不需要我的參與,我表示感謝和歡迎,相信將來還有很多機會合作和互相幫助的。

2019-07-15

絕食第十三天


求求大家,不要將武力或行動繼續升級,那些高層和管理層只會袖手旁觀,在冷氣房提出譴責,不會承擔責任。近來每逢大型活動,首先和平遊行,然後少部份人及警察留下,對峙對罵,最後武力清場,雙方受傷。我不想見到有人再犧牲生命,在外圍救人時,眼淚在心裡流。



2019-07-14

七月絕食同學會


(以下資料都是在網上新聞找到的,相信是由當事人提供給傳媒。)
  1. 陳凱興 Roy,「好鄰舍北區教會」傳道人,絕食發起人 [香港01,2019-7-4 / 明報,2019-7-4]
  2. 陳基裘(陳伯 / 陳仔),73歲,馬屎埔 [明報,2019-7-14]
  3. 琳琳,20歲  [明報,2019-7-14]
  4. 梁錦滔,62歲,退休社工 [經濟日報,2019-7-11]
  5.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 [頭條日報,2-19-7-12]
  6. 其他

陳沛然議員報導
2019年7月

絕食第十二天



今早我告訴陳仔,明報和蘋果報導他預告將停止絕食,他初時有點不高興,本意在星期一才正式公佈。我讚賞他思路清晰、進退有時、聆聽民意、真男人也。
他被我逗得哈哈大笑。


陳仔二號金鐘現場報導完畢

2019-07-12

絕食第十天



金鐘海富現場:
  1. 第一位絶食人士已經絕食超過220小時,這兩天又多兩個人加入...
  2. 絕食人士中,有70多歲、60多歲、50多歲、30幾歲、20歲都有,超跨年齡層,以和平方式,表達同一訴求,似乎並非如政府口中所說,只是年輕人的問題;
  3. 每天早晚都有義務專業醫護團隊,為絕食者檢查身體;
  4. 每天我都會氹陳仔 (他說不要叫他陳伯),容許我這個陳仔替代他,一換一計劃,使他回家休養。雖然遊說尚未成功,但是跟陳仔熟稔後,我感覺到他口硬頸硬卻心軟,我會繼續努力爭取;
  5. 我重申,不支持絕食,但會尊重,和幫手照顧。
陳沛然現場報導完畢,各位觀眾晚安。

看留言

2019-07-11

返回立法會綜合大樓工作


立法會紅色警示已於2019年7月11日(星期四) 早上8時解除,讓議員、議員職員、秘書處職員及記者返回立法會綜合大樓工作。

2019-07-10

絕食注意事項 (三) 補充飲料


絕食者,如果肯飲水和補充飲料 (包含糖和某些電解質),已經好一點。我再重申,沒有所謂絕食的安全指標,我不建議絕食,只是會尊重 [註一]

有很多有心人買了很多補充飲料給絕食者,在超市或便利店買到的補充飲料 [註二],確實比水好一點。只是好一點點,因為有糖,補充飲料通常很甜,糖分太高。其次是電解質,可是大部份補充飲料的電解質並不足夠,鹽份太少。

水 water

建議最少飲每天 1.5公升水 [註三]。

注意在絕食時和絕食後,水不能太少,也不能太多。鈉和水積聚會導致水腫和心臟衰竭,尢其是有心臟病或維他命B1缺乏症的人 [註四]。


糖 glucose

[圖一] 市面上補充飲料的糖份量


市面上補充飲料的糖份量,普遍都是高糖,我不建議糖尿病患者飲用。

而我不知道幾多糖才足夠,只有糖,不足夠食體每日所需,還有蛋白質、脂肪和維他命,絕食時無法攝取。

電解質 electrolytes

電解質是體內含有電荷的礦物質,它們存在於血液、尿液、組織和其他體液中。電解質很重要,因為它們幫助:
  • 平衡體內水分
  • 平衡身體的酸鹼(pH)水平
  • 將營養物質移入細胞
  • 將廢物移出細胞
  • 確保神經、肌肉、心臟和大腦正常工作
鈉 (sodium)、鉀 (potassium)、磷 (phosphate)、鎂 (magnesium)、鈣 (calcium)和氯 (chloride) 都是電解質,可以從吃的食物和飲用的液體中獲取。體內的電解質水平可能會過低或過高,這些都可以醫治的,要識別和處理導致不平衡的原因 [註六]。

【閱讀報告】誰搬走了我的乳酪?



《誰搬走了我的乳酪?》
  • 是個簡單的寓言故事,描述四個住在「迷宮」裡的角色,兩隻老鼠和兩個小矮人猶豫哈哈,每天都會花許多時間在「迷宮」裡,尋找「乳酪」。 (第6頁)
  • 「迷宮」,代表一個要花費時間與精力追尋所欲求的地方,(例如上班、進修);
  • 「乳酪」,是一個比喻,生命中最想得到的東西,可能是一份工作、金錢、財產、健康、名譽、地位、權力...等;
  • 有一天他們找到乳酪,忽然有一天乳酪消失了。兩隻老鼠在本能反應下,再走入迷宮裡尋找乳酪,很快找到新乳酪。而小矮人猶豫由始至終留在原地,怨天尤人,誰搬走了我的乳酪?
  • 另一個小矮人哈哈,記下心路歷程:經歷巨變,由否定、到接受、至適應、克服恐懼、後來更享受改變,之後要改變自己,及準備迎接下一個改變。
這本書,值得一看再看,也值得多買一本原著英文版,思考人生。

  1. 有誰對改變感到懼怕? 
  2. 有誰認為其他人是懼怕改變? (第100頁)
  3. 面對改變時,你想做兩隻老鼠,還是小矮人猶豫哈哈

陳沛然醫生議員字
2019年7月

2019-07-09

絕食注意事項 (二) 強迫進食?



在金鐘海富,絕食仍然在進行中,有人很擔心,有網民提出拯救絶食者行動 [註四]。各位冷靜,每天有義務醫療隊醫生護士為他們檢查,更有好心人為陳伯洗傷口,也有人為他們祈禱。大家行動前看看下文,外國勢力的痛苦經驗。

話說在2001年的土耳其,有幾百人絕食,在2001年4月16日,土耳其衛生部部長說有222名絕食者餓死,153名被送院,仍有569名在絕食 [註一]。絕食持續不斷至2003年,奪走了百多人生命。土耳其政府為了維持社會穩定,迫醫生向絕食者強迫餵食 (插胃喉、餵奶),政府宣布如果醫生拒絕,將受到司法調查 [註一],引起當地和國際團體關注 [註二]。

其後,一些醫療組織對於醫生和絕食者的關係,提出了一些原則,主張尊重絕食者的知情權和自由選擇的權利。在照顧絕食者的工作中,可以有四個責任:
  1. 評估絕食者的能力,協助其做出明智的決定;
  2. 評估絕食者的自由選擇的絕食決定;
  3. 確保絕食者明白絕食對身體的影響;
  4. 如果絕食者選擇接受住院或餵食,照顧者 (醫生) 願意監督及協助。[註一]
文中亦提到,政府應該允許以絕食表達政治訴求,政府應允許醫生保持中立,不應該強迫醫生向絕食者強迫餵食。其實除了政府外,普通市民也不是一樣嗎?

在土耳其和澳洲的絕食經驗 [註三],觸及到道德問題,當地政府、醫學會和國際指引都有不足,苦了絕食者和照顧他們的醫生。

一言以蔽之,尊重人的決定,不能强迫。

故此,我曾說不建議絕食,可是會尊重 [註五]。


參考資料

[註六] 陳沛然,再餵食綜合症 Refeeding Syndrome ให้อาหารใหม่ อาการ 2018-7-9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年7月

2019-07-08

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


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以弗所書4:26》
我知道有人很生氣,又有人好唔開心。如果你想找人傾訴,可以來到金鐘海富,找陳伯或其他絕食者,支持一下。如果碰到我,向我發洩、鬧吓、喊吓、傾吓亦可,讓我們在日落後放下情緒包袱,然後一起再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