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2

沛公對關公 (第三回) 醫委會的一個月新聞

(委任委員及病人組織代表)

李淑儀女士, GBS JP *
陳漢儀醫生, JP
  • 委員之一、衛生署長陳漢儀昨首度回應稱,豁免實習前仍要考試,包括筆試、臨牀英語應用及臨牀考核3部分,衛生署專科服務亦有很多臨牀工作,如家庭醫學、治療肺結核及愛滋病等。[明報2019-5-3]
  • 衛生署長:海外醫生來港前已有足夠臨牀訓練 [明報2019-5-2]
陳永佳先生 *
周雨發醫生
霍泰輝教授, SBS JP
許美嫦女士, MH JP *
孔憲正先生 *
鄺祖盛先生, MH *
林志釉先生 *
劉楚釗醫生, GMSM MH JP
盧志遠醫生
梅卓能先生 *
王殷厚教授, MH *

(選舉委員)

沛公對關公 (第二回) 百密一疏


無論幾資深、幾有經驗的人,都會百密一疏,引發關公災難。

梁耀忠議員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2018-6-22]


石禮謙議員

[圖片來源:香港01,2019-5-15]


2019年5月,立法會《逃犯條例》修例昨日再觸發議會混亂,建制派認可的草案委員會仍未能選出主席,主持該委員會的經民聯石禮謙成為關鍵人物,他昨午被傳媒問到若委員會下次開會,自己是否不再擔任主持時,回應說「梗係我無能,點可以做(主持)呢」。至傍晚他改口稱自己「無講過(不再主持會議)」[明報,2019-5-14]。


2019-05-21

所謂的一視同仁


一視同仁古代版

一視同仁是一個成語,原指聖人對百姓一樣看待,同施仁愛。最早出處可見《道德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刍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刍狗 [註一]。然後唐代文學家韓愈在《原人》:人者,夷狄禽獸之主也。主而暴之,不得其為主之道矣,是故聖人一視而同仁,篤近而舉遠 [註二,三]。


一視同仁現代版

2019年4月3日,醫委會第一次商討放寬海外醫生來港實習的議題,第一次會議兩小時及投票未能達成結果。

2019年4月12日,醫學會、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線醫生聯盟、公立醫院顧問醫生協會及政府醫生協會等提出業界新方案,建議醫管局海外專科醫生如果要豁免實習,須在考試後在公立醫院工作,根據臨牀工作比例調整,綑綁不同年期。

2019年4月16日,我收集了19位過半數的醫務委員會委員的聯署,要求醫委會主席在5月8日或之前,盡快重啟便利非本地培訓醫生來港工作實習的討論,提出切實可行,以病人安全為本的新方案,冀盡快達成共識及投票,以回應社會及公眾的期望 [註九]。

在4月18日醫學會會董會以大比數通過,接納業界共識方案。報紙在4月19日報導 [註四 - 明報2019-4-19]。

一天內,2019年4月20日,復活節假期星期六,特首、局長和中大醫學院高調回應:
  • 林鄭月娥今午表示,醫學會等醫生組織日前提出的豁免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新方案,對醫管局、兩間大學醫學院和衛生署醫生的豁免要求不同,非一視同仁,特別是要後兩者的綑綁年期更嚴格和較長,導致不好觀感 [註五]。
  •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表示,明白前線醫生希望安排公平,但她認為吸引海外醫生到港執業才是重要的事。她期望醫委會下月8日開會時,能達成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強調政府會繼續與前線醫生坦誠溝通,期望能達成一個大家都能接受且一視同仁的方案 [註六]。
  • 就傳媒查詢有關香港醫學會建議的豁免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方案,中大醫學院在4月20日的回應:中大醫學院認為每個醫學專科都應該受到尊重,在所有崗位上工作的專科醫生都應受到同等對待。香港醫學界人士也應一視同仁,以確保香港的國際級醫學水平及聲譽繼續得以維持 [註七]。
  • 馮康 (中文大學醫院行政總裁) 認為豁免方案應一視同仁,不明綑綁年期不同原因 [註八]。
[註七]

2019年5月8日,香港醫務委員會第二次會議,兩次會議合共只花了6小時,通過便利非本地培訓醫生來港工作的安排,回應社會及公眾的期望 [註十]。


一視同仁的下半集

2019-05-19

什麼是領袖? 領袖是什麼?


什麼是領袖?
領袖是什麼?

這個世界有很多上司 bosses ,很多人以為自己是領袖 leaders 。我認為出色的領導者,是做出來,不是講。並非自以為是,而是要得到其他人認同或揀選的,leadership 是很深奥的課題。

我也在努力學習探索中。

沛然上

2019-05-18

足球運動經驗



足球比賽,碰撞、扭傷,很常見;甩骹、斷骨,偶爾發生。見過真受傷的人,痛的生理反應,便能分辨,這就是經驗,專有名稱是臨床經驗 clinical experience,實戰經驗 practical experience.

「肌肉繃緊、軟組織受壓」,我每次踢完波都會發生,在場的15個人踢完都可能有。痛,是很個人感受的徵狀,你講,我們醫生會相信和尊重。

2019-05-16

沛公對關公 (第一回) 選擇報導


有很多朋友叫我,要在傳媒報紙上多說話,爭取話語權。我回應說,記者有新聞自由,報導自主權,不是你說人家就會報導。

例如我在2019年5月9日,有電視台記者叫我回應醫管局海外醫生5年升AC的事宜,我下午由醫院趕回立法會在咪兜前,向很多記者和鏡頭前回應了,結果一個報導都沒有。又例如騮哥在2016年7月拉倒《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時,很多媒體斷斷續續鬧了幾個月,大大力在頭版報導,口誅筆伐。然後我花了兩年時間,達成共識,在2018年3月通過《2017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回應市民的期望,各大傳媒只是輕輕地在內頁一小段報導。

這就是現今的香港。

面對傳媒,有很多學問,處理不善,可以引發公關災難,又名「關公災難」。

傳媒選擇報導的新聞

2018年1月15日,我在社交媒體寫我去唱歌,明報和東方日報報導。



2017年10月28日,我在社交媒體寫我掉了眼鏡,趕忙去台灣講書,東方日報報導。

2019-05-15

我是足球員,十分認真的。


我在這個2018/19賽季,有幸參加預備組賽事,正式註冊做球員,可以跟隨操練已經很開心,後備上場難能可貴,最後更射入一球,並記錄在官方網站,實在是太夢幻。

比賽通常在星期三四黃昏進行,常常跟立法會大會開會時間重疊,幾經辛苦才能趕往球場,有幾次因為要留下投票而錯過了足球時間。

感謝教練的提攜、隊友的包容、太太的支持。

我是足球員,十分認真的。

https://www.hkfa.com/ch/club/286/detail?player=18029#gotab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年5月


疫苗水貨針



近日我收到超過120個投訴,關於HPV疫苗水貨的問題,在這裡一併回覆。

水貨

內地通常將走私貨稱爲「水貨」,而在香港則不同,香港的「水貨」並不是「假貨」或「冒牌貨」。香港是自由港,很多國際品牌在香港由特約經銷商(即總代理)銷售,同時法律也允許其他進口商從原產地進口產品,後者一般稱爲「水貨」或平行進口商品,售價可能較低,有些款式甚至總代理商也沒有進口。

「水貨」售後服務是由出售商店負責而非總代理商負責。旅客購買的水貨商品一旦出現質量問題就難以得到內地維修點的保修服務。 [註一:香港消費者委員會]


是否所有在香港銷售的藥劑製品都已獲註冊?

根據《藥劑業及毒藥規例》(第138A章)第36(1)條的規定 [註二],「藥劑製品」必須註冊後方可在香港銷售、要約出售、分發或為銷售、分發或作其他用途而管有藥劑製品。
銷售未經註冊的藥劑製品會觸犯《藥劑業及毒藥條例》,最高刑罰為《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 的第六級罰款($100,000)及監禁2年 [註三:衞生署]


在香港,疫苗水貨合法嗎?

2019-05-13

如果你願意一層一層一層的剝開醫療問題



五月天,我在一層一層的剝開醫療問題,過程中充滿血汗和淚水。


洋蔥
作詞:阿信 作曲:阿信

如果你眼神能夠為我 片刻的降臨
如果你能聽到 心碎的聲音
沉默的守護著你 沉默的等奇蹟
沉默的讓自己 像是空氣

大家都吃著聊著笑著 今晚多開心
最角落裡的我 笑得多合群
盤底的洋蔥像我 永遠是調味品
偷偷的看著你 偷偷的隱藏著自己

如果你願意一層一層一層 的剝開我的心
你會發現 你會訝異
你是我 最壓抑 最深處的秘密

如果你願意一層一層一層 的剝開我的心
你會鼻酸 你會流淚
只要你能 聽到我 看到我的全心全意


病房爆滿的原因 - 第二集


每年冬季時病房爆滿,然後有人就出來說是人手不足。

病房爆滿,內科的命運?

我做了內科病房超過18年,年年冬季時病房都爆滿,當年官方說人手過剩、肥雞餐、關閉護士學校時,也是病房爆滿,我一直以為是內科的命運,認命。

在2019年1月,我找了20年香港統計年刊 [註一 香港統計年刊],發現醫管局醫院的病床數目,在2003年沙士後減少了,醫生人手卻增加了56.5% [圖一],説明病房爆滿是由於減少病床,和十年前沒有規劃興建新醫院大樓。

我錯了,不是命運,也不要認命。


[圖一 ,圖片來自醫管局面書,表格由本人制作]

然後我又不明白,為何每年冬季,新聞都會報導瑪嘉烈醫院、伊利沙伯醫院和基督教聯合醫院的內科病房特別爆滿。我初時以為是他們做得不夠好,或者是內部調動問題,心裡有一刻怪責他們,那時候官方或傳媒總是推說人手不足 = 醫生問題。我不明白,因而嘗試尋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