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5

《私營醫療機構條例草案》在立法會恢復二讀我的發言



主席:

作為醫生,病人的福祉先行,這條《私營醫療機構條例草案》代替舊有過時的《醫院、護養院及留產院註冊條例》,以及《診療所條例》,全面規管包括醫院、日間醫療中心以及診所等私營醫療機構,保障病人權益。

首先我要特別一提立法會文件FH CR 3/3231/16,裡面提到除了現行的規管架構已經不合時宜,亦指出立法是因為近年發生多宗涉及私營醫療機構的醫療事故,令公眾關注這類機構的服務質素。在此我想代表絕大部分的私家醫生澄清,文件提到的所謂醫療事故,發生在標榜醫學美容的美容中心,而非發生在診治病人的醫院或診所。

事實上,在那所美容中心發生致命的醫療事故後,政府在2012年10月成立了一個「私營醫療機構規管檢討督導委員會」,設立4個工作小組,首兩個小組已是和美容有關的「區分醫療程序和美容服務」小組,以及「界定在日間醫療中心進行的高風險醫療程序」小組。

老實說,當時公眾關注的是美容中心進行高風險醫療程序缺乏監管,而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醫療機構出現了問題。不過,我無意在此質疑政府為何在檢討之後,沒有立法規管這些標榜醫學美容的美容中心,反而全面規管私家醫院、日間醫療中心和診所,因為我們也認同私營醫療機構的規管需要與時並進,以滿足病人的需求和確保安全。但我在此強調,醫學界實在不希望政府因為美容業界的壓力,而不敢直接規管高風險的美容中心;反而要利用醫生「過橋」,利用醫生雙手規管美容業,製造醫學界和美容業界的矛盾。

2018-11-13

跟進香港兒童醫院啟用安排



陳局長鈞鑒:

跟進香港兒童醫院啟用安排

本人就兒童醫院各項安排與醫院管理局交流後仍存疑問,為方便委員會跟進審議,現特函提問,以供省覽,盼當局下次會議前能提供更詳盡資料。問題如下:

人手問題

(一) 香港兒童醫院在2018年12月18日啟用時,專科門診首先投入服務,住院服務在2019年陸續開展,當局預計到2019年6月30日,該院醫生人手數字按專科及職級劃分為何?

2018-11-11

我是足球員,打右翼,所以要跑得快。


今天我跑了4個100米、1個400米和兩個家庭接力賽,
爸爸:金x2,銀x1,銅x2
媽媽:.......................銅x2
大女:............銀x1...銅x2
二女:金x1...............銅x2
三女:............銀x1

暑假時減了5磅,條褲鬆咗,狀態好咗,跑快咗。其實,#我是足球員打右翼,所以要跑得快。三天後又有五人足球比賽。

2018-11-09

賽後檢討 debriefing



17年前,太太比我早一步一剔過考取私家車牌,之後她借了朋友的車子試車,朋友坐在旁邊...
朋友:「你點考到車牌架,好危險,我係你就唔再揸車 ...」

結果17年來太太不再揸車,其間我嘗試了幾次鼓勵她,卻無功而還,我只能做柴可夫司機。近來女兒們常常要提早上學或遲放學,不能坐校巴,所以要家長接送,我重提舊事...
太:「我的車牌已經過了期,你死心啦。」
我:「我在夾萬裡找到你的車牌,之前續了一次牌,2021年到期。」
太:「...」
我:「現在你有需要接送女兒,再三鼓勵你,並給你信心,就算你撞花撞爛車子,我也不會怪責你,無限量支持。」

只因17年前的幾句説話,代價是事主心理陰影、17年時間、也花了我幾個月時間游說,加親自落場十幾小時教導,人力物力時間代價很高。

再坐一會,但願你能陪我再坐一會... 給公營醫生的信



各位醫生:

香港採用公私營並行的雙軌醫療制度 [註一],一半醫生在公營工作,一半在私家,我畢業了18年一直在公營工作,而我的太太10年前出了私家,所以我太熟悉和了解公私營雙軌制度。三十年前,很多前輩一畢業便開診所私人執業。相反,根據政府提供的公開資料,近五年來本地醫科畢業生,加人公營醫療體系的比率是95%至99% [註二]。



公營醫生去私家執業自古以來都是這樣,近來常常說人手流失,我身同感受。很多時候,由公營出私家,不是為錢,而是受了氣:
  • 士氣低落,工作無上限、投訴文化、上頭壓力;
  • HA1 HA2,同工不同酬、起薪點較低、HA2 固定津貼、訓練機會不公平 (例如我自己也沒有去外國訓練的機會)、升職至副顧問和顧問醫生HA1 HA2 人工差距更大;
我相信現時幾個醫生工會,HKPDA、FDU、HKDU,都會繼續為大家爭取,爭取尚未成功,同業仍需努力。而我由幾年前在醫生工會工作,至立法會、競選政綱、每年寫給特首的建議書,都持續給予壓力:

我這幾年的工作

2018-11-05

我是「五無」



議員親自排隊個半鐘,「五無」:無打尖、無打電話、無拍搏頭、無打關係、無加壓力。
排隊守規矩是香港人的美德,同意嗎?


2018-11-04

肝可度,腸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

剛剛跟仔爺兩師徒撑枱腳飲下午茶,聆聽其喜怒哀樂。
徒弟答,肝可度,腸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 《白居易 . 天可度》。徒弟不才,四十不惑,師父七十應從心所欲 《論語》。並給他一張VIP咭,任何時候不開心,隨時傳召徒弟出來請食飯、訴苦和發洩。

2018-11-02

基建超支和延誤已成常態,被麻木了。


中環及灣仔繞道

我每天在看中環及灣仔繞道何時才能通車?在2009年,政府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攞錢,白紙黑字寫低:計劃在 2009 年年底展開主幹道的建造工程,在 2017 年年初完成 [註一,第3頁]。
  • 最初申請撥款時金額:$28,104,600,000 (281億)
  • 最終需追加撥款金額:未知數 

港珠澳大橋

  • 最初申請撥款時承諾的完工日期:2016年年度 [註二]
  • 最終完成日期:                                2018年10月
  • 最初申請撥款時金額:$30,433,900,000 (304億)
  • 最終需追加撥款金額:未知,截至2016年,暫時追加54.6億元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

建議為港鐵車站編上號碼


香港郵政總局信箱9916號
香港鐵路有限公司
馬時亨主席,JP

建議為港鐵車站編上號碼 

馬主席台鑒︰

        鑒於香港鐵路有限公司 (“港鐵公司”) 版圖日益擴大,現在有多達13條線,共有91個車站,本地居民和旅客不容易找尋站名。

        外地一些鐵路,為了方便居民和旅客,除了在不同的路線有不同的顏色外,還會為每個車站編上號碼,例子有:
        故此,本人建議當局為香港港鐵站編號碼 [圖4]:
  • 首先為不同綫路有不同顏色和簡稱,例如:機場快綫 (A)、東鐵綫 (E)、港島綫 (H)、觀塘綫 (K)、馬鞍山綫 (M)、南港島綫 (S)、將軍澳綫 (O)、荃灣綫 (T)、東涌綫 (C)、西鐵綫 (W); 
  • 然後為每個車站編上數字,例如荃灣綫:荃灣 (T1)、大窩口 (T2)、葵興 (T3)。 
  • 這個編號碼建議也考慮了未來港鐵站的發展 [圖5]。 

        希望 貴公司接受本人建議。

專此候覆

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謹啟 
2018年11月2日




2018-10-31

《2018年稅務(修訂)(第4號)條例草案》自願醫保計劃 - 我的發言稿


主席︰

為了吸引更多人購買自願醫保計劃下的認可產品,政府的《2018年稅務(修訂)(第4號)條例草案》,容許市民為自己,以及為親屬購買認可的醫保險產品時可以扣稅。這個遲來,又經過多次修改的自願醫保計劃,已經遠離當初的原意,忘記了初心,無法幫助最有需要的人。以減稅吸引市民購買,效果有多大,亦成疑問。

早在差不多20年前,政府提出人口老化對醫療開支造成壓力的問題。當時香港受亞洲金融風暴影響,經濟不好,政府擔心公共開支「無以為繼」,委託美國哈佛大學學者研究醫療融資。不過,無論僱主、僱員雙方供款的醫療儲蓄、醫療稅還是強制醫療保險等建議,都引起很大爭議:僱主不願意供款,市民和企業不願意加稅,亦反對在設立強積金後又再加多一個強醫金。政府缺乏政治意志落實這些建議,預留用於醫療融資的500億元,亦只用了一小部分,然後政府改為研究自願醫保。

不過,這個自願醫保計劃折騰了多年,亦改得面目糢糊。政府曾經言之鑿鑿,計劃必須包括的多項最低要求不能再讓步,但在保險業界的壓力下,政府再次「跪低」,取消了長期病患者和長者最需要的「高風險池」和「必定承保」等兩項要求,令自願醫保的用處和吸引力大打折扣,無助減少高風險人士和長者對公共醫療的依賴。

老實說,很多市民買醫療保險除了不想長時間輪候公營醫院服務外,主要希望可以彌補私家醫院昂貴的手術和住院費用,但自願醫保的賠償額與坊間現行的醫保差不多。看現在年費約4800元的標準計劃,每宗手術每少賠5千元,最多賠5萬元,但稍為複雜的手術費用都已超過5萬元,相信只能彌補一部分的手術費。另外,投保後發現有未知疾病,首三年不全保,到第四年才保足,而且何謂未知疾病亦存在灰色地帶,保險公司未必願意賠。事實上,保險公司經常利用條文的灰色地帶而事後拒賠,政府有加強監管的必要。

此外,標準計劃容許購保人自由選擇醫生,反而保費較高的靈活計劃,購保人只能在與保險公司有千絲萬縷關係的「網絡醫生」名單上選擇醫生,不但限制市民的選擇,「網絡醫生」亦因為要照顧保險公司利益,而不能夠全心全意為病人作出專業判斷,百分百為病人的利益著想。雖然計劃保證續保並放寛可購保年齡由65歲至80歲,但仍無法彌保自願醫保的種種重大缺陷。

至於以扣稅吸引市民購買自願醫保計劃,此做法有一定爭議。根據醫療保險協會的調查,2015年本港已有400萬人購買了醫療保險 ,政府為何還要動用公帑去鼓勵未購保的人買保險?況且扣稅不多,吸引力亦是另一大疑問。當政府在3月19日衛生事務委員會,提出自願醫保扣稅的立法建議時,我已向食衛局局長提出質疑,指政府文件假設稅率為15%,去推算納稅人購買自願醫保可享受的扣稅。政府統話計處數字顯示,港人每月入息中位數是16800元,年薪約20萬元,扣除132000元基本免稅額後,應課稅收入的稅率是6%,即使買年費8000元的自願醫保,亦只能扣稅480元。

而第七十五個百分位數月入是26300元,年薪31萬元,都不足以達到最高17%的稅階,反映大部份巿民都無法用盡扣稅額。這個收入水平的打工仔會否為了扣稅而為全家人購買每人一份8000元的醫保呢?就算交最高稅率17%者,一人最多獲扣稅1360元,這些較高收入成年人,多數已經幫自己及幫家人購買醫保,不用政府操心。政府的假設不符合現實,對於將會購買自願醫保的人數估計也過份樂觀。

政府說希望吸引多些年輕人購買自願醫保。我在6月15日《2018年稅務(修訂)(第4號)條例草案》委員會會議上指出,最近有求職網站進行了一個統計調查,對象是大專生和本科生,調查指應屆大專畢業生平均月薪是14978元,扣減衣食住行的開支,還有償還大學/大專的貸款計劃,我們可以預計還有多少錢餘下。就算有餘錢,他們會否為了節省幾十元稅款去購買一份吸引力不大,也未必用得著的醫保?政府如何估算這個吸引力?

當局的回應是稅務扣除並非用作鼓勵市民購買自願醫保產品的主要或者唯一誘因,指計劃本身比市場上現有的同類保險產品更具吸引力,例如保險公司必須保證續保到100歲;不可因受保人健康狀況變化而加保費,不設「終身保障限額」;以及承保範圍擴大至涵蓋未知的投保前已有疾病等。我認為政府所述的這些吸引力,始終未能彌補政府取消高風險池,與保險公司共同承擔高風險人士投保的這個重大缺陷,對解決公營醫療負荷過重幫助不大。

自願醫保計劃最多只能夠被視為踏前一小步,政府會在自願醫保計劃推行後會持續檢討其成效,並會在較後階段重新研究有關設立高風險池的建議。我希望這個「較後階段」不是無了期的「較後階段」,更希望「重新研究」不是政府用來拖延落實有利病人措施的藉口。

本人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