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3

條友好寸叫佢Jason都唔采


今日出席活動支持少鹽少糖,嘉賓名牌打錯了名字,官方有點緊張,我毫不介意 [註一],並回覆:「無問題,放鬆啲,講吓笑咋」。

跟大家分享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我以前做大學醫院十年,見過有些人明明不是大學教職員,只是榮譽乜乜教授,但是強要別人叫他教授,自我感覺良好。其他人看在眼裡,心裡有數。

另一個故事,我以前曾經做過很多次大會司儀,要介紹主家席嘉賓的名字和身份,因為有些嘉賓會有多重身份,我每次都很緊張事前在網上核對名字,宴會開始前我又會走到每位嘉賓再三確認其名字和身份。
例如我對梁智鴻醫生說,介紹他為行政會議成員,還是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他每次都回答說無所謂,叫名字梁智鴻可以了。
記得在2012年6月尾,週年晚宴,我又要做司儀,我又很緊張對名,因為梁智鴻醫生最後一刻才到會場,所以我沒有機會沒有時期對名。到正式時,我介紹說:「梁智鴻醫生,行政會議成員...」台下有人很驚訝,之後告訴我特首剛換屆,也換了行政會議成員,所以我錯了。我連忙向梁智鴻醫生道歉,他笑笑說不介意。
2017年我找梁智鴻醫生做專訪,「醫委會改革的前世今生」[註二],我從提5年前自己的失誤,再三向他致歉,和感謝他大人有大量。他笑笑說早已忘記了。

我以前也曾經犯了錯,所以很明白作為主辦單位弄錯名字的心情。感謝梁智鴻醫生,我從他身上學習到待人處世的態度。所以,我告訴官方朋友:「笑一笑,不介意,忘記了。」


[註一] 清·曹雪芹《紅樓夢》第十六回:“眾人如何得意,獨他一個皆視有如無,毫不介意。因此眾人嘲他越發呆了。”
[註二] 醫委會改革的前世今生 - 梁智鴻醫生專訪
[註三] 歷史歷奇,肚可撐船的丞相,竟是...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年春

2019-02-22

醫療政策的因果


我發現病房爆滿,官方沒有老實告訴我們,沙士後公謍醫院病床數目減少了,也有十多年沒有興建新醫院 [註一]。人口不斷增加,病床少了,病房不爆滿才怪。

今天的果,昨天的因。

我說過,公共政策不能點石成金,今年給錢,明年收貨解決問題 [註二]。如果我們今天想多一間2000床的新醫院,究竟要多少時間呢?
  • 香港兒童醫院,行政長官在其 2007-2008 年度的施政報告中公布 [註三],資料研究部在2012年3月7日發表 [註四],2013年6月 財委員會批准撥款 ,非經常撥款 130 億元,2014年2月25日 動土儀式 [註五],直至2018年12月分階段啟用 [註六]。即是11年時間。
  • 啓德醫院,2016年施政報告公布10年醫院發展藍圖 [註十],預計在2025年落成,也是大概10年。
  • 中環及灣仔繞道 (2009年財務委員會批准撥款,2019年延遲了兩年才通車。) 10年。
  •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 (2009年財務委員會批准撥款,2018年通車。) 9年。


[註七:香港統計年刊]

為何2000年至2017年17年間沒有新大型醫院落成?那麼讓我去查看1997至2006年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看看那些年的政策。

1997至2006年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

2019-02-21

香港人口及醫療政策資料庫


很多人變成專家討論醫療問題,很少人肯花少少時間找尋證據,我為各位列出跟醫療政策有關的重要資料庫,希望大家看第一手資料和數據。

醫療衞生撥款

在財政預算案 [註二],每年所用的名稱都不同,經常性撥款和一筆過撥款是完全不同的。
  • 公共醫療開支 (2018年)
  • 醫療衞生的經常開支 (2011、2013年)
  • 醫療衞生經常開支/撥款 (2012、2014-2017年)

我在2016年12月7日立法會會議上,問政府有關醫院管理局撥款 [註一]
  • 問:政府根據甚麼指引及因素釐定向醫管局提供的經常撥款總額?[註一]
  • 答:政府在釐定向醫管局提供的經常撥款額時,會考慮一系列因素,包括醫管局的實際營運需要和財政狀況,以及政府的整體財政狀況等... 


15年以來,政府曾於2003-04、2004-05及2005-06年度削減衞生經常開支,政府亦曾因為內部推行「0-1-1」節約方案,在2016-17年度削減醫管局撥款  [註一和註二]

因應以上的回覆,我在2017年1月10日寫建議書給特首,建議公共醫療經常性撥款,應該採用一個以人口為基礎的撥款模式,增加撥款也應該加入人口老化、預防醫學、尖端醫學研究等因素 [註十六]

2017年10月11日特首發表2017年施政報告 [註十],第160段提及:會引進新安排,承諾會每三年為一周期,按照人口增長比例和人口結構的變動,逐步遞增給醫管局的經常撥款... 

公營醫院病床數目

全港病床數目,可以到香港統計年刊 Hong Kong Annual Digest of Statistics [註四],留意截數日是12月31日。

人口政策如何影響醫療 (二) - 沒有統計數字



2018年7月4日,我在立法會會議上提問有關新來港定居人士在公立醫院接受長期醫療服務 [立法會質詢]。問題 (黑色),官方答案 (紅色)。

(一)過去五年,每年有多少名新移民來港及其佔香港人口的百分比;
  • 2.4% (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
  • 政府統計處沒有2013至2015年及2017年的相關統計數字

(二)是否知悉,過去五年每年有多少名新移民於公立醫院接受長期醫療服務,以及所涉公帑金額為何;
  • 醫管局沒有備存就新來港人士於公立醫院接受長期醫療服務,以及所涉公帑的統計數字

(三)是否知悉,過去五年每年(i)在公立醫院接受洗腎服務的新症和舊症數目分別為何、(ii)洗腎服務的單位成本,以及(iii)新症輪候時間的中位數和第90百分值分別為何;
  • 新症 (~1100) 和舊症 (~5800)
  • 醫管局沒有備存病人接受洗腎服務的輪候時間統計數字
  • 醫管局沒有就接受洗腎服務的單位成本備存分項統計數字

(四)是否知悉,過去五年每年有多少名新移民在公立醫院接受洗腎服務;當中有多少人有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金,以及有多少人來港不足一年(按醫院聯網表列分項數字);
  • 醫管局沒有備存有關新來港人士及領取綜援人士於公立醫院接受洗腎服務的統計數據

(五)是否知悉,過去五年每年有多少名曾在香港以外地方接受腎臟移植的人士,獲公立醫院或診所處方抗排斥藥物,以及每次診症的單位成本為何,並按他們進行腎臟移植手術的國家/地區列出分項人數,以及當中屬新移民的人數;及
  • 曾在香港以外國家/地區進行腎臟移植,並在公立醫院接受跟進照顧的病人數目大概2600。
  • 醫管局沒有就在香港以外國家/地區進行腎臟移植後,並在公立醫院接受跟進照顧的病人每次腎科診症的單位成本,以及當中屬於新來港人士的數目備存分項統計數字

(六)是否知悉,過去五年每年各公立醫院全職泌尿科和腎科醫生的(i)人數、(ii)新入職人數、(iii)離職人數及(iv)流失率,並按職級以表列出分項數字?
  • 醫管局沒有就泌尿科和腎科醫生人數、入職人數、離職人數及流失率作分類統計


事實上,香港人口從2000年來增加了726,700人 (10.9%),新增的人是小朋友或是老年人,必定會影響公共政策制定,究竟要興建學校?還是醫院和老人院?沒有統計數字,只談願景,什麼2025、2030、2035只會是空談,只會重蹈覆轍。

「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我們無法從歷史得到任何教訓。」

陳沛然醫生議員敬上
2019年春


2019-02-20

人口政策如何影響公共醫療?


人口政策如何影響公共醫療?以九龍東,基督教聯合醫院為例,聯合醫院內科病房爆滿,是沒有床還是沒有人?

觀塘區內科病床數目

根據醫管局統計年報 [註一],聯合醫院內科病床數目,在2009年是514張病床 [註二],在2017年是519張病床 [註三]!8年間增加了5大張床。兒科病床是零增長。

觀塘區7個新公共屋邨

觀塘區現有35個公共屋邨,由2008年起,增加了7個公共屋邨,包括:安泰邨、安達邨、彩福邨、彩德邨、秀茂坪南邨、彩盈邨、油麗邨,認可人口共超過10萬 [註四] (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情況)。以上只是公共屋邨,還沒有計算私樓呢。


觀塘區人口變化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中期人口統計,在區議會觀塘分區劃分的人口:
  • (2006年) 觀塘區人口 587,423,年齡中位數 40.0歲,65歲以上人口 94,195 (16%) [註五];
  • (2016年) 觀塘區人口 648,541,年齡中位數 43.8歲,65歲以上人口 111,259  (17.1%) [註六]。
即在觀塘區2006年至2016年的10年間,人口增加了61,118,當中增加了17,064名65歲以上的人口。人多了,老化了,聯合醫院還是以不變應萬變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 - 醫療


一,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醫療部份主要在第八章 (建設宜居宜業宜遊的優質生活圈),第五節 (塑造健康灣區)。[政府粵港澳大灣區網頁]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

二,在全份綱要,「醫」字出現了39次,當中「中醫藥/中藥」出現了14次(超過1/3),其他包括醫學研究、醫療數據、醫療設備、醫療保險產品、醫養結合、醫療資源等。


三,醫療部份在第八章第五節 (塑造健康灣區),文字如下:
  1. 密切醫療衞生合作
  2. 推動優質醫療衞生資源緊密合作,支持港澳醫療衞生服務提供主體在珠三角九市按規定以獨資、合資或合作等方式設置醫療機構,發展區域醫療聯合體和區域性醫療中心。
  3. 支持中山推進生物醫療科技創新。
  4. 深化中醫藥領域合作,支持澳門、 香港分別發揮中藥質量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夥伴實驗室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中藥檢測中心優勢,與內地科研機構共同建立國際認可的中醫藥產品質量標準,推進中醫藥標準化、國際化。支持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開展中醫藥產品海外註冊公共服務平台建設,發展健康產業,提供優質醫療保健服務,推動中醫藥海外發展。 
  5. 加強醫療衞生人才聯合培養和交流,開展傳染病聯合會診,鼓勵港澳醫務人員到珠三角九市開展學術交流和私人執業醫務人員短期執業。
  6. 研究開展非急重病人跨境陸路轉運服務,探索在指定公立醫院開展跨境轉診合作試點。完善緊急醫療救援聯動機制。
  7. 推進健康城市、健康村鎮建設
四,全文369個字,共7個重點,「合作/聯合」合字出現了12次,「中醫藥/中藥」出現了9次,也佔了超過1/3 篇幅。

五,
(私營) 推動優質醫療衞生資源緊密合作,支持港澳醫療衞生服務... 設置醫療機構;
(公營) 研究開展非急重病人跨境陸路轉運服務,探索在指定公立醫院開展跨境轉診合作試點。

六,特別點名支持中山推進生物醫療科技創新。

七,粵港澳研大灣區醫療發展 9港專家獲委顧問 [信報2018-1-9]
  1. 梁錦松 (前香港財政司司長)
  2. 高永文 (食物及衞生局前局長、全國政協委員)
  3. 梁卓偉
  4. 胡定旭 (全國政協常委)
  5. 梁智仁
  6. 藍輝耀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助理院長)
  7. 勞力行 (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院長)
  8. 劉澤星
  9. 黃金月 (香港護理專科學院院長兼理大護理學院教授)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年春





2019-02-19

星期二的醫生議員

每逢星期二早上看門診,通常無時間吃午飯 (可以減肥),緊接下午是膽管照鏡術師,故此今天未能出席官式午宴。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02-18

人手不足,黑人問號?



護士出來說護士人手不足,某些人士 (官員、議員、編輯) 卻說要引入海外醫生。(黑人問號?)

醫生說醫生人手不患寡而患不均,是醫管局管理的問題。政府給了額外醫生予醫管局,正增長800名 (從2011年) 至2191名 (從2000年增加了56%),當中包括很多海外醫生。

我見到大部份人都是印象派,抽水的人多,雪中送炭的人少;說話/開會/意見的人多,落手做事的人少。我請大家三個"不":
(1) 不要立場先行;(2) 不要只看二手資料 / 評論 ,要看最原本的文件、原始數據;(3) 不恥下問。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02-17

中史和醫管局


五年間,醫管局由「山頭主義」到「中央集權」。

中國歷史告訴我們,三國西晉的山頭主義,由諸侯到八王至國,分裂至南北朝。

宋朝的中央集權,強幹弱枝,無力抵抗境外勢力入侵,亡國。


過猶不及。學習中國歷史的重要性,是從人家的錯誤中學習,可惜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日耳曼哲學家黑格爾說:「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我們無法從歷史得到任何教訓。」

2019-02-13

有人說,政府有錢,為何給了錢不能解決香港醫療問題呢?




有人說,政府有錢,為何給了錢不能解決香港醫療問題呢?

一答:經常性撥款和一筆過撥款是完全不同的。

政府對「經常性」開支是十分手緊的,是會加重長遠財政負擔,例子有退休保障、小班教學;相反,政府對「一次性」撥款卻很豪氣,因為不用擔心長期責任。



二答:錢不是萬能,但沒錢萬萬不能。

第一,撥款不足是問題癥結,看看歷史:
  • 回歸20年以來,政府曾於2003-04、2004-05、2005-06年度削減衞生經常開支,另外,政府亦曾因為內部推行「0-1-1」節約方案,在2016-17年度削減醫管局撥款,醫管局不能減服務,只能凍結人手,例如推出「肥雞餐」和關閉護士學校以節省人手開支 [註一]。不是錢的問題嗎?
  • 2015年,政府決定公務員薪酬水平調整3%,卻說資助機構包括醫管局員工薪酬非與公務員掛鈎,打擊醫生士氣,引發不滿,又是錢的問題 [註二] [註三]。
  • 1997年,當時政府教育統籌司王永平承認「醫生似乎有供過於求的情況」,醫管局總裁楊永強解釋,由於資源所限,醫管局不能吸納所有醫科畢業生,是錢的問題 [註四] [註五]。
第二,政府在2018年給公共醫療的712億,看似很多,但是,712億除以約745萬人 = $9557 (每人每年),全包365日24小時不封頂和必包底的安全網,任何保險公司也不能用$9557承包[註六] [註七]。


我一向以來的建議都具針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