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9

識揀一定揀次名走下線


寫在最後一輪分組賽之前,識揀一定揀次名走下線。

上線有葡撻、紅酒 (歐國盃冠亞軍)、烏龜 (分組賽全勝)、亞軍廷,和入八強對森巴舞,點打?
下線基本上是二流歐洲國家盃,十六強第一場哥倫髀罅實力在二流以下。

陳沛然足球員上

2018-06-27

醫生的傳呼機 - 官方回信


我在6月26日收到當局回信,追問如下:

回覆的第三段第五行,”據你們了解,該營辦商除向現有客戶提供服務外,亦接受新客戶的申請”。

其實本人在2018年6月7日下午親自到營辦商灣仔門市部查詢,並嘗試以新客戶的申請實體傳呼機服務,但是店員明確回答公司不接受新客戶的申請,只接受新客戶申請沒有實體傳呼機的秘書台服務。
陳沛然醫生議員敬上

2018-06-25

立法會議員個人利益的登記、披露、退席和處分



香港電台報導指出:"政府建議立法規管電子煙,吸煙與健康委員會主席鄺祖盛認為,政府應設立申報機制,供立法會議員或有份制定控煙政策的單位,申報與煙草商是否有關係。

身兼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副主席的醫學界議員陳沛然表示,立法會現存的申報機制十分公開及透明,已足夠應付情況。陳沛然認為,議員可按照議事規則,自行判斷與煙商是否涉及利益關係,決定是否需要申報。" [註1]


在立法會議事規則,第83至85點清楚寫明立法會議員個人利益的登記、披露、退席和處分 [註2]:

83. 個人利益的登記

<節目預告> 2018年7月在立法會有關醫療和重要的事



《2018年人體器官移植(修訂)條例草案》
2018年7月11日:在立法會大會上,恢復條例草案二讀三讀,然後投票。

衛生事務委員會 Panel on Health Services

2018-06-24

足球 CRM


因為足球,結交了很多朋友,也加入了幾隊球隊,這一隊名叫 MAFC,參加了一個業餘聯賽要求是38歲或以上。

今早在青衣東北踢比賽,拿到2018 挑戰盃 冠軍,連同
  • 2018 瑞祥盃甲組聯賽 冠軍
  • 2018 瑞祥盃淘汰碗賽 冠軍
這個球季隊隊三冠王,收獲豐富。而我在當中也看到 CRM 的身影。

Leadership 領導才能:
  • 怎樣帶領二十多人,各有工作和家庭負擔,東征西討;
  • 怎樣安排不同隊友的出場次序和時間,高難度;
  • 足球賽上,最能體驗 briefing 和 debriefing 的作用和重要性。在比賽當中,場外的人總喜歡大叫提場,事實在場內的球員,一來聽不到場邊的說話,第二聽到不同的指示會感到迷惘。
Teamwork 團體合作:

2018-06-23

給外出女兒的信



女兒長大了,自己外出跟朋友做功課、行街食飯、遊山玩水。

我們約法三章:對自己、别人、和爸媽負責任。

(一) 對自己負責任:律己以嚴、保護自己

2018-06-20

《2018年人體器官移植(修訂)條例草案》法案委員會主席陳沛然議員作口頭匯報


感謝建制派的葛議員的提名,及非建制派的鄭議員的附議,我當上了《2018年人體器官移植(修訂)條例草案》法案委員會主席,亦順利完成法案委員會的審議工作。



2017年6月14日:政府就醫院管理局的配對器官捐贈試驗計劃,徵詢醫療專業人員和病人組織的意見。

2018年5月  9日:條例草案首讀日期
2018年5月25日:草案委員會首次會議
2018年6月22日:法案委員會主席陳沛然議員向內會作口頭匯報
2018年7月11日:在立法會大會上,恢復條例草案二讀三讀,然後投票。

#支持器官捐贈
請往網上登記 http://www.organdonation.gov.hk,然後讓家人知道你的意願。

陳沛然醫生議員敬上

2018-06-19

Does shirt color affect footballer performance?


Green football shirt in green background

Although I choose green as my election color, I am surprised that some national football team footballers wear green shirt in World Cup, namely Saudi Arabia, Senegal and Nigeria.   I cannot see clearly the green players in a green grass background!

Does shirt color affect footballer performance?

[Source: picture captured in ViuTV]

World Cup histories

Reviewing world cup history from year 1930 to 2014, I search for home and away shirt color of two finalists each year, for example, Brazil is one mark for yellow and one for blue, while Germany is white and green.  The results are listed at the following table.  White and blue are outstanding.

Literature review

我反對政府就規管電子煙及其他新煙草產品(加熱非燃燒煙草產品及草本煙)提出的立法建議



我反對「政府就規管電子煙及其他新煙草產品(加熱非燃燒煙草產品及草本煙)提出的立法建議 。
原因是「保護市民主義

請問身為護士教授的局長,和醫生的副局長,將來就以上題目的會議和立法程序,局長和副局長是否遊說議員支持「政府就規管電子煙及其他新煙草產品(加熱非燃燒煙草產品及草本煙)」?是或否?



參考資料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8-06-18

Lose a game in World Cup Group Stage

In 2018 FIFA World Cup, Germany, Argentina, Spain, Brazil have loss or draw in their first games.  The fans are quite disappointing.

I have reviewed the information of past five world cups in year 2014, 2010, 2006, 2002 and 1998.  Six out of ten finalists had draws or loses in their group stages.  And they still managed to go to the finals.
  • Germany had a draw with Ghana in 2014, and won the world cup finally.
  • Spain lost her first game to Switzerland in 2010,  and won her first world cup eventually.
  • In 2006, the finalists Italy and France had a draw with USA and Switzerland respectively in the group stage.
  • In 2002, the finalist Germany had a draw with Ireland.
  • In 1998, the winner Brazil lost to Norway in the group stage, and they won the fifth world cup.
Losing or drawing one game in the group stage is not the end of the story.

2014 FIFA World Cup Final

2018-06-17

他是冰島,花名你估佢唔島



女兒問,為何冰島球員都是叫乜乜臣?
太太說,他們都是人家的兒子啊 (Son)。

話說冰島在第一場的正選11名球員,全都是乜乜臣,就連後備球員和教練,都是臣臣臣,除了一位:



不同地方為下一代改名都有不同的風格,外國人看我們中國人,姓氏都是陳李張黃何,相反我們看外國人的名,都是 David, John, Peter, Mary。很久以前北歐國家,他們沒有姓名的概念,David 生了個仔便叫他 Davidson,John 的兒子叫 Johnson,簡單方便易明。可是二十年後當 Davidson 又生了個仔時,就出事了,莫非叫做 Davidsonson?再下一代叫 Davidsonsonson麼?所以後來他們都改用固定姓氏好了

其他國家的名字也很有趣的,例如保加利亞男人都叫阿「夫」,希臘男子就叫阿「斯」,克羅地亞男士叫做阿「奇」或「域」,日本人的姓氏也有故事,下次到他們出場再詳談。

冰島,花名你估佢唔島

2018-06-16

協助立法會足球隊逼和駐港領事聯軍

今天立法會足球隊,約戰駐港領事聯軍,他們名正言順全是外援,白人黑人平均高過我們一個頭;
我被安排穿23號波衫,卻不是米高佐敦或勒邦占士,他倆打籃球的;
我被安排踢不太熟悉的左中場,上半場我射一球被守門員撲出,一球中柱,半場打和0:0;下半場對手憑十二碼領先,其後我射入一球,協助球隊逼和駐港領事隊。

無論被安排什麼號碼、什麼崗位,我都會用心盡力去做。我是基督徒,不是佛系。

香港01:【政壇諸事町】立法會世界盃 你估邊個最好波?
  • 球賽的上半場,戰事多次聚集在駐港領事團足球隊的龍門前。陳沛然在賽事開始後約22分鐘抽身射球,可惜撞柱彈出。立法會足球隊多次強攻不果,最後上半場在無人入球下結束。到了下半場開賽後約12分鐘,立法會足球隊疑因阻礙駐港領事團足球隊進攻被罰十二碼,駐港領事團足球隊入球,是整個賽事的第一球。5分鐘後,陳沛然向無人看管的龍門進攻,終於為立法會足球隊踢入第一球。比賽最終以1比1「打和」,和氣收場。不過陳沛然可能成為新一任的「球王」。
蘋果日報:大戰德法阿根廷聯軍 李健和助陣下議員隊迫和1:1
  • 下半場開段不久,領事聯隊就搏得十二碼,由美國職員主射,一射入網。其後立會足球隊積極反撲,由和哥鎮守後防,不斷由後場策動攻勢,最終由陳沛然一射中鵠,為立會足球隊追平至一比一。場邊的外援都大讚陳醫生有氣有力有狀態,球技了得。最終雙方握手言和,以一比一的比分結束賽事。
【蘋果照相機】堅●立法會「世界盃」
  • 兩隊在上半場儘管有多次埋門攻勢,但仍然無功而還。換邊後,駐港領事團足球隊憑十二碼先開紀錄,立法會足球隊由醫學界功能界別議員陳沛然於不足兩分鐘後射入扳平,兩隊最終賽和一比一。
立法會相片集




陳沛然足球員敬上

2018-06-15

議員眼中的基層醫療



2018年5月30日的立法會會議,通過了胡志偉議員經葉劉淑儀議員、李國麟議員、陳恒鑌議員、田北辰議員及麥美娟議員修正,就 “發展基層醫療服務” 動議的議案 ,議案措辭如下:


鑒於行政長官在其施政報告中提出基層醫療健康的施政理念,故此 財政司司長在財政預算案中表示,就政府全面檢視基層醫療服務規 劃,制訂藍圖,他會在資源上全面配合;為了有效地發展基層醫療 服務,本會促請政府:
(一) 從整體的公共醫療資源分配中,增加基層醫療服務的資 源,並撥款100億元設立種子基金,以資助市民進行身體檢查,預防疾病;
(二) 因應長者人口增加,全面檢討長者健康中心的服務模式, 以及在各區增設社區健康中心,讓市民在社區得到所需的醫療及護理服務;
(三) 增加長者醫療券計劃的資助金額至每年不少於3,000元,並加強監管醫療服務提供者,以防長者在被誤導的情況下, 不適當地使用醫療券;
(四) 發展全面的公營牙科服務,包括將學童牙科保健服務擴展 至中學生及實施全民牙科保健計劃;
(五) 為所有使用公共醫療服務的長者提供半價優惠,以避免他 們因為經濟問題延誤醫治疾病;
(六) 善用公私營協作基金以推出更多篩查計劃,讓市民及早就健康問題作出應對;
(七) 放寬撒瑪利亞基金的申請門檻,取消經濟審查須以家庭為 單位計算的規定,並調低病人就藥物費用須分擔的比率; 及
(八) 加強中醫藥在基層醫療的角色,包括將所有中醫教研中心納入公營醫療體系,使中醫服務得到公帑恆常的資助,讓 市民得到可負擔而高質素的中醫服務;為受聘於由醫院管 理局、非政府機構和本地大學三方合作營運的中醫教研中 心的中醫及輔助人員制訂具吸引力的薪級表及晉升階梯, 以吸引及挽留人才;以及成立專項基金以支援本地傳統中 醫學的培訓及研究發展;
(九) 在各區增設護士診所; 
(十) 在公共醫療服務中加強聽力治療,包括增加培訓聽力學家及聽力學技術員的名額,以協助長者解決聽力衰退的問題; 
(十一) 增加衞生署的資源及人手,以改善各項兒童及青少年的健康服務,包括兒童體能智力測驗服務及學生健康服務等; 及 
(十二) 完善醫護人手的規劃,以增加護士及專職醫療人員的數目,並善用他們的專業知識,在社區為市民提供護理、精 神健康、藥物諮詢和輔導等服務; 
(十三) 提升各間長者健康中心的服務,除了要為長者提供健康評 估、健康輔導、健康教育和基本診療的服務外,並應在每 間中心加設駐中心物理治療師、營養師、臨床心理學家及 中醫師等,以迎合不同長者的醫療服務需要; 
(十四) 降低長者醫療券的受惠年齡至 60歲及取消醫療券金額累積 上限; 
(十五) 增加大學牙醫學士學位課程的學額,以培育更多牙醫滿足 服務需求; 
(十六) 盡快在全港各區公營醫院增設 24小時門診服務,以紓緩市 民長時間輪候急症室服務的情況; 
(十七) 盡快興建公營中醫醫院以提供中醫住院服務,以及在日後 成立的地區康健中心提供中醫服務,以支援長期病患者; 
(十八) 參照長者醫療券計劃,增設兒童醫療券計劃,向每個兒童 醫療券戶口每年注資 2,000 元;
(十九) 加強應對罕見疾病,包括向孕婦提供免費產前非侵入性胎 兒染色體基因檢測服務及向有意生育人士提供孕前染色體 基因檢測服務;及 
(二十) 完善疫苗接種計劃,以加強預防傳染病; 
(二十一) 研究設立投訴機制以打擊長者醫療券計劃的醫療服務提供 者濫收醫療費用的情況; 
(二十二) 將學童牙科保健服務擴展至幼稚園學生; 
(二十三) 研究加強推廣長者牙科服務的資助項目,並放寬關愛基金 下‘長者牙科服務資助計劃’的受惠者資格,以涵蓋65歲或以 上領取長者生活津貼的人士;及 
(二十四) 研究設立更多長者健康中心,為更多年滿 65歲或以上的長 者會員提供服務,以及設立機制以縮短長者成為該等中心 會員的輪候時間; 
(二十五) 增加長者健康中心的會員名額; 
(二十六) 持續優化長者醫療券計劃,包括增設‘長者牙科醫療券’; 
(二十七)在全港18區增設公營牙科診所; 
(二十八)善用公私營協作基金資助有需要人士就高發性癌症(例如肺 癌或乳癌)進行篩檢計劃,以及為婦女提供資助或免費的婦科檢查; 
(二十九)善用各種措施並適當地向公營醫療服務投放更多資源,以 處理現時普通科門診服務不足的問題; 
(三十) 加強宣傳以提升各類疫苗 (特別是季節性流感疫苗 )的注射覆蓋率;及 
(三十一)為鼓勵家庭成員履行照顧長者健康的責任,增加對照顧者的津貼及支援,並增加社康護士數目,以加強對長者及長 期病患者的家居護理。

原議案已獲通過的議案措辭
Wording of the motion passed 

這就是議員眼中的基層醫療...

沛然評論

2018-06-07

醫生的傳呼機 - 問病歷、做檢查、去調查


上回提要,有醫生向我反映其傳呼機只能續期到今年年底,之後政府將收回所有傳呼機頻道,傳呼機完全退出市場。

我一貫的工作態度是,親身論證:

一) 問病歷,找記錄 History

其實不只是醫生用傳呼機的:
根據立法會CB(4)314/15-16(03)號文件,截至2015年7月,共有 38 120 個仍在使用的傳呼號碼,全香港只有15000 註冊醫生和牙醫,每人拿一部傳呼機都不過半數,更何況醫管局已續步為醫生更換智能手機,用以取代沿用多年的傳呼機。


二) 做檢查 Examination

2018-06-06

marijuana


What is marijuana?
大麻
Cannabis, also known as marijuana among other names, is a psychoactive drug from the Cannabis plant  [Wikipedia]

Marijuana refers to the dried leaves, flowers, stems, and seeds from the Cannabis sativa or Cannabis indicaplant. The plant contains the mind-altering chemical THC and other similar compounds. Extracts can also be made from the cannabis plant. [National Institute of Drug Abuse]



1) Do the medical advantages outweigh the disadvantages?

The medical advantages of marijuana does NOT outweigh disadvantages.
Proven benefit is limited.

2018-06-05

醫生的傳呼機


傳呼服務何去何從?


問:政府要收回市場上所有傳呼服務的無線電頻率頻道嗎?
政策
在2015年12月14日,通訊事務管理局向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委員簡介,「更有效使用八位號碼計劃」的安排,當中包括傳呼服務 [註1]。
  • 通訊局提出5項可行措施,務求提供額外的號碼資源,以編配作流動服務之用。
  • 措施一:遷移部分現有的傳呼服務號碼並重新編配部分在 「7(0-3)X」段內的號碼作流動服務之用 (文件第3頁第8點) 。
  • 這項措施可釋放出 320 萬個號碼,以應付 24 個月的流動號碼需求 (文件附件第1頁-S1a);
  • 如五項措施全部實施,將有合共1 572萬個號碼可供編配作流動服務之用,並能把現行八位號碼計劃的使用期延 長約10年至2028年9月 (文件第6頁第15點) 。 
  • 預計在2020年,香港約有 20 000 名仍在使用傳呼服務的用戶。如建議的遷移安排由2020年展開,在這些仍在使用傳呼服務的用戶中,將有 65%(即 13 000 名用戶)將可能受到影響而需要更改其傳呼號碼 (文件第11頁) 。
在會議紀要上 [註2],
  • 黃毓民議員關注擬議措施對現時的傳呼號碼用戶的影響,包括用於支援緊急服務的系統(例如醫院傳呼系統)的用戶。通訊事務總監澄清...
  • 莫乃光議員詢問可否編配特定的電話號碼作為來電轉駁傳呼號碼,以便早日推行措施一。
  • 盧偉國議員贊同通訊局的處理方式,並促請該局仔細考慮業界就是次諮詢提交的意見。
通訊事務管理局在2016年6月24日的聲明,五項建議措施如上文提要,傳呼服務號碼只是遷移  [註10],沒有收回牌照或停止服務的字眼。


傳呼服務營辦商
根據同一份政府文件,在過去20年間,香港傳呼服務的用戶數目不斷下降, 在2015年市場僅餘兩家傳呼服務營辦商 (文件附件第10頁)。 到今天,在通訊事務管理局網頁 [註3],公共無線電傳呼服務營辦商的牌照持有人只有1個 - 電訊數碼信息有限公司 ,發牌日期為2008年7月1日 [註4]。

傳呼機牌照費用 [註5]

個人經驗分享

2018-06-04

Lobbying


Lobbying,

Oxford Dictionary

  • Seek to influence (a legislator) on an issue.  
  • Origin: Mid 16th century (in the sense ‘monastic cloister’): from medieval Latin lobia, lobium ‘covered walk, portico’. The verb sense (originally US) derives from the practice of frequenting the lobby of a house of legislature to influence its members into supporting a cause.

Cambridge Dictionary
  • the activity of trying to persuade someone in authority, usually an elected member of a government, to support laws or rules that give your organization or industry an advantage.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 Lobbying, any attempt by individuals or private interest groups to influence the decisions of government; in its original meaning it referred to efforts to influence the votes of legislators, generally in the lobby outside the legislative chamber. Lobbying in some form is inevitable in any political system.

Every member of Legislative Council had 3000+ votes in each 4-year term [initiumlab.com].  So I have to vote every week and this is my duty.  The government has her work to lobby.  However, I find that the "lobbying" is now replaced by casual whatapps message, sometimes even few hours on the same day before voting, without any explanation and information.

To me, this is NOT lobbying.  It is whatsapping.  The symptoms are recurrent, severe and deteriorating.  I will try to contact her relatives to discuss DNACPR.

Dr. Pierre Chan




2018-06-01

Sexual Violence - Reporting issues


Sexual Violence, under-reporting

Is there under-reporting?
Yes, always
(problems are no definition to the denominator)


Under-reporting rate?
Numerator = reporting to police or NGO?
Denominator = ?

(11+6) / 136 = 12.5% [Ref 1]

[Ref 1, page 22]


Under-reporting - factors

A Survey on Hong Kong Women’s Experience of Sexual Violence 2013, by HK Women's Coalition on Equal Opportunities. [Ref 1].

sample size = 136
sexual violence includes intercourse (vaginal/oral/anal, indecent assault 非禮)
Reasons for not reporting:
  • feeling ashamed 70 
  • Afraid of trouble/feel helpless 47 
  • Afraid of untrusting or blaming 43 
  • don't know how to respond 21 
  • Afraid to affect relations/safety 20 
  • I don't know how to help 18 
  • person has escaped 6
  • Dec 2014 to Feb 2016
  • The subcommittee had total of 13 meetings, 20 pages of report with 69 points  and 18 recommendations to government.
The negative attitudes towards sex workers by some front-line police offices have denied sex workers suffering sexual violence access to necessary support and services.  [Ref 2, page 16, point 60]

One-stop services?

Can one-stop services tackle the above factors, namely, front-line police offices attitude, reasons for not reporting (e.g. feeling ashamed, afraid of trouble, afraid of untrusting or blaming, afraid to affect relations, person has escaped)

A question by the Dr. the Honourable Fernando Cheung and a written reply by the Secretary for Security, Mr. Lai Tung-kwok, in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n 14 December 2016 [Ref 3]Question:
     According to the Information to Adult Sexual Violence Victims published by the Hong Kong Police Force in June this year, when victims of sexual violence, after making a Police report, have been sent to any public hospital for consultation and treatment and if the situation allows, they may choose to give their witness statements and undergo forensic examinations in the same hospital. In this connection, will the Government inform this Council:
  • (4) whether it has assessed if the places and facilities in various public hospitals where victims of sexual violence give their witness statements and undergo forensic examinations conform to the relevant guidelines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if it has assessed and the outcome is in the affirmative, of the details of such places and facilities, and whether it can furnish the relevant photographs to this Council; if the assessment outcome is in the negative, whether the authorities have plans to upgrade such places and facilities so that they comply with WHO's relevant guidelines; if they have such plans, of the implementation timetable?

Reply:
  • (4) According to the Guidelines for Medico-legal Care for Victims of Sexual Violence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the place for statement-taking and forensic examination should be private, clean, secure and with 24-hour accessibility to necessary services to provide victims with the necessary protection. The A&E departments under the HA provide round-the-clock service with police officers on duty and strict infection control measures in place to ensure protection in the above-mentioned aspects.

Hardware vs software - A multidisciplinary team working without teamwork
The Social Welfare Department has established the Working Group on Combating Violence (the Working Group) to facilitate communication and co-operation among government departments and organisations in the handling of sexual violence cases. Chaired by the Director of Social Welfare and comprising representatives from different government bureaux and departments (e.g. the Security Bureau, the Hong Kong Police Force (the Police) and the Education Bureau), the Hospital Authority (HA) and non-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s (NGOs), the Working Group is responsible for advising the Government on strategies and measures to tackle sexual violence.  [Ref 4]


REFERENCES

1 June 2018

就「加強區域合作,共建粵港大灣區」議案的發言


主席︰

老實說,林健鋒議員這個議案是否十分必要,我是有疑問的。加強區域合作,推動大灣區融合,已經是香港和內地政府積極落實的政策。換句話說,我們議員不提出,政府都會很落力推動。在一國之下,香港同內地關係愈來密切,這是大勢所趨,不過,兩地的制度始終有所不同,否則就不需要實行「一國兩制」。因此,我覺得緊密交流同合作的前提下,怎樣維持香港各個專業的水平同專業自主,十分重要。

說起由兩地政府推動的互動同交流,可以追遡到2003年。2003年香港因為「沙士」令百業蕭條,遊客不敢到香港,於是當時的首董建華向中央爭取簽訂兩地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協議(CEPA),即時的好處是大批內地人來香港觀光,然後兩地政府逐步推展cepa,加強兩地在各方面的交流同合作。

不過,CEPA 始終擺脫不到一個印象,就是香港不行,要向中央求救,爭取政策優惠,而不是一種平等互利的交往。其實,在一國之下,兩地逐步加強互動同合作是很自然的事,如果沒有發生「沙士」,這個互動和合作會否可以少了一種香港向內地求救的味道呢?

當然,歷史沒有如果,「沙士」亦的確發生了,我作為前線醫生,感受非常之深。這場瘟疫,在港人不知情下,由廣東一位退休的醫學教授,一位超級帶菌者,悄悄地帶入香港,最終奪去299人寶貴的生命,到今日仍然是一個創傷。但「沙士」的發生,卻可以從一個側面說明,香港的一些專業要求同操守是我們珍惜的核心價值,必須堅持。我們的醫護怎樣盡忠職守,不眠不休地搶救同照顧同病人,有些甚至因此犧牲性命,那些情境,而家依然歷歷在目。

香港的醫護人員能夠在高危之下,緊守崗位,為病人最大利益著想,都是因為對自己的專業和操守有嚴格要求,不單止是醫療知識同技術,更重要是操守,是醫德。這是香港賴以同其他先進城市看齊的重要因素。香港之所以有別於中國內地其他城市,是因為香港的國際聯繫,以及行事規範可以和國際先進城市接軌,香港的經驗值得內地借鑑。

林議員,同其他修訂議案的議員所提出的具體建議,大部分我都沒有意見。特別例如怎樣令在大灣區工作的香港人可以避免雙重繳稅,香港政府應該積極同內地政府商議。但我仍然要強調,兩地的制度不同,內地辦事方式同香港不同,法治觀念亦不同。無論內地怎樣放寬香港人前往投資、創業同就業,關鍵仍然是香港人是否能適應內地的制度同文化。

至於推動大灣區旅遊一體化,真的要看是提升質還是量。如果是為了提高旅客人數,相信香港不少市民會有保留,最主要是香港乃彈丸之地,實在很難承受過量的旅客,特別如果大批旅客佔用香港人也不夠用的康樂和郊野設施,這樣反而會增加磨擦,未見其利,先見其害,所以要好小心處理。近年香港和內地多了磨擦同矛盾,我們不可以視而不見,怎樣加強區域合作之餘,小心處理香港因為地方小,缺乏資源,承載能力有限的問題,減少不必要的磨擦亦十分重要。

至於推動專業資格,我覺得不適宜操之過急,畢竟兩地行事方式、專業要求和文化都不同 ,我認為目前來說,在符合《基本法》保障專業自主的前提下,推動專業發展和交流會比較合適。我這樣說並不是出於保護主義,我們十分珍惜香港一套行之有效的專業培訓和認證制度,以及透過專業自治規範各專業人員的行事同操守,而同時,香港是一個開放城市,任何人,不論他是內地人還外國人,只要考獲香港的專業資格試,若果需要實習,完成實習,他的專業就會獲得認可,可以在香港工作。同樣,香港專業人員要到內地執業,亦要考獲內地的相關專業資格。資格互認相信是一個長遠和要小心處理的課題。

最後,無論是加強區域合作,還是共建粵港澳大灣區,政府推動的同時,不要忘記香港的強和弱項,亦不要再予人向內地「攞著數」的印象。因為香港確實有她獨特的貢獻,我們不應該妄自菲薄。

本人謹此陳辭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發展基層醫療服務」議案的發言

主席︰

發展基層醫療,促進市民健康,減少醫院的負荷,作為醫學界代表,沒理由不支持。我亦樂見今次議會同事趁新任特首喺第一份施政報告,高調提到要全力發展基層醫療,提出議案同修訂議案,為市民爭取醫療資源。

看胡志偉議員的議案以及其他議員的修訂,大家都提出十分具體的建議,例如撥款100億設立種子基金,以資助市民進行身體檢查,預防疾病;增加長者醫療券資助金額至每年不少於3000蚊;增加多些社區健康中心,增設護士診所同24小時門診服務,增加政府牙科診所等。這些服務,不少都是前屆政府發展基層醫療而推出的服務。

例如社區健康中心,2012年落成的天水圍(天業路)社區健康中心,就是第一間根據當年的基層醫療發展策略和服務模式而興建的社區健康中心。之後又有北大嶼山社區健康中心、觀塘社區健康中心,都是由醫管局管理。現在有同事希望增建社區健康中心,但同事心目中的社區健康中心,是否醫管局管理的這幾間?當局有否檢討過這幾間中心的成效?

而在同事提出要增加現有的社區健康中心的同時,特首林鄭月娥就說要在葵青區試驗一個嶄新運作模式的地區康健中心,理由是葵青區議會利用政府於2013年提供的1億元撥款,與地區協會、非牟利機構等合作,推出多項醫療護理服務,奠下進一步擴展地區基層醫療服務的基礎。特首還說會因應試點計劃的經驗,逐步在各區設立地區康健中心。

這個嶄新的模式是和現有由政府,或者政府透過醫管局提供的基層醫療服務,有多大的不同,是否要取代現有的服務模式?都會很影響現在公營基層醫療服務的運作。譬如現在的公營社區健康中心將來在新的地區康健中心扮演什麼角色,還是各有各做?各有各做會否造成資源重叠?如果不是各有各做,無論是康健中心取代健康中心也好,或者健康中心被融合也好,是否都要檢討下這些開辦了3至6年的社區健康中心的成效,而不是任由它們自生自滅?

林鄭特首強調發展基層醫療,是為了「提升公眾健康水平,減少重覆入院及糾正以急症室服務作為求診首個接觸點的現象」,作為前線醫生,我當然好贊成。問題是,發展基層醫療並不是今日的政府先至才提出,遠的不說,看立法會CB(2)827/17-18(04)號文件,2008年政府提出要加強基層醫療服務,成立工作小組,2010年底發表《香港的基層醫療發展策略文件》,都已經提出好多策略重點,例如改善不同界別的醫護專業人員之間服務的協調;加強跨界別協作;加強預防性方針;提升病人能力等,都和現屆政府在地區康健中心試點計劃要做的有所類同。

當然政府的政策要不時檢討,否則就不知道如何改善,或者改革,但政策的延續性亦重要,否則朝令歹改,整個社會都會無所適從。前屆政府透過健康與醫療發展諮詢委員會轄下的基層醫療工作小組,為基層醫療發展策略提供意見,上屆政府在3年前重組健康與醫療發展諮詢委員會,接管了工作小組負責制訂基層醫療總體發展政策的工作。而2010年成立的基層醫療統籌處,它的職能除執行基層醫療的政策同策略,還會統籌同推行研究計劃,以評估市民對基層醫療服務的需求,並與獨立評核機構合作,評估改革措施的成效;探討、規劃及推行不同的基層醫療提供模式。今屆政府就成立了基層醫療發展督導委員會 ,是否覺得以前做得很差,要推倒重來呢,中間有否傳承的關係?

一間紮根葵青區的非政府醫護組織,「醫護行者」就質疑成立基層醫療發展督導委員會,會否與統籌處的職能有所重叠,造成資源浪費,這個亦是我的關注。如果因為政策沒有延續性,「一朝天子一朝臣」,而造成資源的浪費,那麼投放更多資源給基層醫療,都未必真正能幫助市民和減輕醫院的負擔。

本人謹此陳辭。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