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9

議員爸爸趕功課


女兒問:為何立法會沒有會開,爸爸仍然回到立法會,還要工作至深夜,不回家吃晚飯?

我回答:爸爸正在趕功課,做勞作。

女兒問:做勞作?


暑假期間,在趕製議員工作報告,由文字、編輯、排版、財政一腳踢,美術設計和印刷交給公司做,其間排版和美術設計未合心意,只好出手用二十年前封塵的方法 -- 剪貼。

二十多年前,曾做中學和大學的學生刊物 (啟思) 總編輯,俗稱「腦腫 (老總)」,那時候的經驗,今天竟能大派用場。感恩。

大家可以重溫那些年的 Journal: The Caduceus: 啓思,最近跟一班啟思大仙定期有聚會。


另外,揀顏色也是高深的學問,我只知綠色 Green,原來綠色都分幾十個名,包括:孔雀石綠(抗生素?)、黃綠(醫生?)、薄荷綠(味道?)、蜜瓜綠(白色?)。各位有何意見?


除了是足球員、電腦網頁程式員外,也有小記者和總編輯的技能啊。

陳沛然醫生議員敬上
丁酉秋

2017-09-24

乜乜相衛的雙重標準


香港法例

香港醫生註冊,基於法例第161章第14條 [註1],簡單來說正式註冊只有一種,要有:
(1) 不少於5年的全時間醫學訓練
+ (2) 執業資格試合格
+ (3) 在香港實習一年。
我們沒有分 (1)「醫生」、(2)「執業醫生資格」或 (3)「執業醫生」,這樣令市民公眾誤會的名稱,我們要求完成(1)+(2)+(3)後,正式註冊,才能執業。

  1. (任何專業,只是讀書考試都不能拿到「執業資格」,基本上都要有若干年份的相關工作訓練或實習,然後要向政府或機構申請才可。連我想去考的專業足球教練牌,都要實習和註冊啦 [註5]。)
  2. 我認識有些人,‍被停牌後,多年仍然不能復牌,無法註冊,也不能自稱醫生。

香港法例第161章13A條 [註1],註冊醫生的名銜,註冊醫生有權以中文被稱為“香港醫務委員會註冊醫生”或簡稱“註冊醫生”。

香港法例第161章28條 [註1]:非法使用名銜等與未經註冊執業,(1) 任何人
(a) 故意或虛假地充作  (i) 有資格從事內科或外科執業 或
(b) 故意或虛假地採用或使用任何稱號、名銜、加稱或說明以默示 (i) 其有資格從事內科或外科執業;
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6級罰款及監禁3年 [註1]。

2017-09-21

詩歌和我


因為詩歌,所以我去教會。

從小便喜歡音樂,小學曾參加兒童合唱團,中學在學校音樂堂只有木童笛,已經很開心,很用心上課,也會在家練習。有一個小技能,就是聽一首歌兩三次,便能記住,而且可以用琴或木童笛簡單奏出來,可惜可是家貧,沒錢學樂器,也沒有學樂理,音樂的路止於木童笛。這也說明了光有天份,後天不努力,也是徒然。



大學了,讀書很大壓力,星期一至六每天朝八晚十二共十六小時,只有上課和溫習。星期日早上,會走到灣仔堂崇拜聽歌,下午回去繼續溫習。有次參加了灣仔佈道音樂會,聽到《為愛傾流》十分感動,詩班唱得很好聽,可是沒有認信。


遇到女朋友,想和她一起唱卡啦OK,她斷言拒絕,失望之際,她說想唱歌,請到崇拜一起唱,結果只好跟她到教會好了。為了詩歌,我去教會;因為她,我來到這教會,其後受浸、結婚、生女兒、還做了執事,轉眼二十年。曾經參加敬拜,上台唱歌,十分欣喜。後來大女兒出生後,時間問題無法繼續。年前教會發生事故,開會時有老人家説詩歌敬拜時間太長、站立太久、詩歌太新、打鼓太嘈,要求減時間、唱舊歌。那刻眼淚在心裡流。

我們都因不同原因而來到教會,有人流連球場被師母帶回來、有人因家人去世、大病之後,然後信了。形式重要嗎?給大家分享了詩歌可以吸引人到教會,電影《修女也瘋狂》說明這點。英數班、唱流行曲、打鼓、看電影、夏令營等年青人的活動也是一樣,小平有云:「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


為了詩歌,我去教會;因為她,我來到這教會,都是上天的安排,感恩。在十一月四日星期六將會有「敬拜讚美會 x 靈感音樂會」,請多多支持。


陳沛然執事敬上
丁酉秋



2017-09-18

建議成立公共醫療撥款穩定基金

香港添馬添美道2號
政府總部25樓
財政司司長
陳茂波先生, GBS, MH, JP

陳司長:

建議成立公共醫療撥款穩定基金

  首先感謝 閣下邀請本人出席8月29日的2017-18年度《施政報告》諮詢會。本人特此來函,進一步闡述建議成立公共醫療撥款穩定基金的詳情。

  正如 閣下在上一份財政預算案所言,香港是細小的外向型經濟體系,經濟表現容易受環球經濟波動影響,政府的收入亦會隨之而大幅波動,對公共財政無疑是一大挑戰。公營醫療服務作為公共服務的一部份,當政府須要削減開支時,不太可能獨善其身。

        前任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醫生在2016年12月7日立法會會議上回覆本人就醫院管理局撥款的書面質詢時表示,政府在釐定向醫管局提供的經常撥款額時會考慮一系列因素,包括政府的整體財政狀況。

  按照財經事務及庫務局的財務數據顯示,回歸20年以來,政府曾於2003-04、2004-05、2005-06年度削減衞生經常開支,直到2008-09年度的衞生經常開支才重新超越2002-03年度水平(附表一)。另外,政府亦曾因為內部推行「0-1-1」節約方案,在2016-17年度削減醫管局撥款。
(附表一)資料來源: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 

       然而,人口增長和人口老化不會因為政府削減公營醫療撥款而暫停一年,巿民亦不可能因為政府削減公營醫療撥款而在該年避免求醫住院。本港的公共醫療系統現時已經超出負荷,實在承受不起削減撥款所帶來的後果。

  故此,本人謹向行政長官和 閣下建議,趁經濟仍未轉差,撥出100億元成立公共醫療撥款穩定基金,一旦將來經濟形勢逆轉,政府不得不減少醫療公共服務開支時,便從基金提取款項,確保不削減公共醫療撥款。這可避免醫管局重蹈覆轍推出「肥雞餐」和關閉護士學校以節省人手開支,導致公營醫療系統人手進一步短缺。

        2003至2006年間,政府連續三年縮減衞生經常開支,累積減少了58億9700萬元(附表二)。假如當年政府當時有一個60億元的公共醫療撥款穩定基金,便可在該三個財政年度運用基金維持衞生經常開支在323億2300萬元,即2002-03財政年度水平。考慮到2017-18年度的衞生經常預算開支金額已比2002-03年度增長91%,本人建議政府初步宜向基金注資100億元。

(附表二)資料來源: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 

        本人相信成立100億元公共醫療撥款穩定基金是項未雨綢繆的德政,祈請 閣下信納是項建議。

 順頌
台安



立法會議員陳沛然 謹啟 
2017年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