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3

我仍然不明白


老婆:

十五年前的那天,天氣冷只有十度,妳只穿上薄薄的衣服在室外拍照,今天也是有點冷。

十五年前的晚上,我們在一間普通的酒樓設下晚宴,當年我們本來想去酒店擺酒,可是雙方家長有意見,一個說酒樓食物比較好吃,另一個要求魚要大一點、魚翅要多一點。結果妳找到這間酒樓,滿足了雙方家長的特殊要求。幾年後,酒樓更由寂寂無名變成米之蓮一星級酒家。我至今仍然不明白,為何妳的眼光這麼好。

十年前,為女兒揀幼稚園和小學,妳放棄名牌,而選擇寂寂無名的學校,幾年後幼稚園和小學都變了名校。我至今仍然不明白,為何妳不選擇名牌學校。

二十五年前,我們在大學相識,當時我住在二百尺公屋、單親家庭、沒有背景。我仍然不明白,為何妳會選擇我、接受我,還要跟我一起儲錢做首期買樓,辛辛苦苦地只是買一間補地價的居屋。回想起那段日子,一個月要當值五六次每次三十六小時、晚上又要讀書應付考試、我儲首期之餘更要償還讀大學的貸款,為何妳要陪我捱呢?

常常有人問我:
  • 「為何能身兼多職?」「因為,正心、修身、齊家。 [禮記、大學]」
  • 「如何找個好的另一半?」「因着信,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哥林多前書13:7]」
我至今仍然不明白,為何妳的眼光這麼好,信心那麼強。今晚,我們又回到那間寂寂無名的酒樓吃飯,這是恩典。


老公上
2020年3月13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