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3

條友好寸叫佢Jason都唔采


今日出席活動支持少鹽少糖,嘉賓名牌打錯了名字,官方有點緊張,我毫不介意 [註一],並回覆:「無問題,放鬆啲,講吓笑咋」。

跟大家分享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我以前做大學醫院十年,見過有些人明明不是大學教職員,只是榮譽乜乜教授,但是強要別人叫他教授,自我感覺良好。其他人看在眼裡,心裡有數。

另一個故事,我以前曾經做過很多次大會司儀,要介紹主家席嘉賓的名字和身份,因為有些嘉賓會有多重身份,我每次都很緊張事前在網上核對名字,宴會開始前我又會走到每位嘉賓再三確認其名字和身份。
例如我對梁智鴻醫生說,介紹他為行政會議成員,還是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他每次都回答說無所謂,叫名字梁智鴻可以了。
記得在2012年6月尾,週年晚宴,我又要做司儀,我又很緊張對名,因為梁智鴻醫生最後一刻才到會場,所以我沒有機會沒有時期對名。到正式時,我介紹說:「梁智鴻醫生,行政會議成員...」台下有人很驚訝,之後告訴我特首剛換屆,也換了行政會議成員,所以我錯了。我連忙向梁智鴻醫生道歉,他笑笑說不介意。
2017年我找梁智鴻醫生做專訪,「醫委會改革的前世今生」[註二],我從提5年前自己的失誤,再三向他致歉,和感謝他大人有大量。他笑笑說早已忘記了。

我以前也曾經犯了錯,所以很明白作為主辦單位弄錯名字的心情。感謝梁智鴻醫生,我從他身上學習到待人處世的態度。所以,我告訴官方朋友:「笑一笑,不介意,忘記了。」


[註一] 清·曹雪芹《紅樓夢》第十六回:“眾人如何得意,獨他一個皆視有如無,毫不介意。因此眾人嘲他越發呆了。”
[註二] 醫委會改革的前世今生 - 梁智鴻醫生專訪
[註三] 歷史歷奇,肚可撐船的丞相,竟是...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9年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