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5

閻王叫你三更死,醫生留人到五更。


希望大家明白,不是所有的醫療問題都是醫療事故,也不是所有醫療事故都是人為錯誤。
政府給香港公共醫療的任務是,以有限制的資源,提供無上限不能封頂的醫療安全網。香港醫生接受了此任務,盡力為市民服務,醫護人員已經忙著處理數量,透不過氣,希望市民能諒解、明白。


閻王叫你三更死,醫生留人到五更 [註1]

試過很多次,病人彌留之間,家屬要求醫生盡辦法拖延,使其他家人可以見最後一面... 「拖延多半天可以了,大仔正在趕回香港。」

醫生每天都會面對生老病死、奇難雜症,有些病是很高風險,死亡率很高的。香港衛生署生命統計數字裡,10大主要死因的頭3項是惡性腫瘤、肺炎、心臟病 [註2],無論科技怎樣先進,香港男女人已經成為全球最長壽的人,都有一萬幾千人每年死於這些病。


肺癌
  • 第四期肺癌,以前叫末期肺癌,非小細胞肺癌預期壽命中位數只有8個月左右,5年存活率只有4% [註3]。新的標靶治療藥物使整體壽命可能增加兩個月 (由4.7至6.7個月) [註4]。
  • 增壽當然有代價,標靶治療藥物每月花3至4萬元,除了金錢,標靶治療藥物可能會有副作用,包括毛囊炎、腹瀉、角結膜炎、口腔炎 [註5],我也見過出現嚴重併發症間質性肺病 [註6],其後末期癌病死亡。有時候病人不惜一切想延長壽命,醫生盡量配合,如果病人及家屬明白舒緩治療,醫生也會支持。
肝癌
  • 第四期肝癌,以前叫末期肝癌,平均壽命只有6個月左右 [註7],每月花4萬元買很貴的標靶治療藥物,整體壽命只增加了兩個多月(由4.2至6.5個月) [註8-9]。
  • 很多人害怕藥的副作用,可是肝病本身也有很多「副作用」 - 併發症,例如肝硬化、嘔血、肝昏迷、肚腹水、腹水發炎,醫生見招拆招…
心臟病
  • 心臟病,可大可小,小則心口痛,大則入院前已經心臟停頓。首先,心臟病病人入院前心臟停頓搶救後,有些地方的死亡率是55.6% [註10],即是搶救兩個,會死一個。唔救被罵見死不救,搶救失敗又是醫生的錯?
壞死性筋膜炎 necrotizing fasciitis
  • 壞死性筋膜炎是一種快速蔓延的皮膚感染,其特徵在皮下組織壞死,然後其他器官及全身受影響。壞死性筋膜炎的初期病癥,跟普通皮膚感染發炎是一樣的,包括紅 (70.7%)、腫 (80.8%)、熱 (只有40% 有發燒)、痛 (79%)。在美國、新西蘭、新加坡、印度,台灣,韓國,誤診率高達96% !並膽敢寫在文獻上,公諸於世 [註11]。
  • 此病死亡率可達45.6% ,即是搶救兩三個,會死一個,保命的其中一個方法是「壯士斷臂」(amputation)。
  • 試想想,一位病人行人醫院,說腳上有紅腫熱痛,以為是普通皮膚感染發炎,入院床未坐暖,醫生說懷疑是壞死性筋膜炎,要切腳保命,病人和家屬一時無法接受,可以想像溝通有多大困難啊。也可以去文獻看看,現實圖片有多可怕 [註11]
急性壞死性腦病 necrotizing encephalitis
  • 是一種由病毒感染引發的罕見腦病,患者沒有明確病癥也沒有典型的神經系統症狀,初期病癥,包括發燒,上呼吸道感染或胃腸炎 [註12],患者可能會突然意識下降、全身抽搐,並轉移到深切治療部 [註13],才會知道是患上急性壞死性腦病。
  • 有人批評延遲給特敏福,事實是 (1) 急性壞死性腦病由不同病毒皆能引發,包括甲型及乙型流感、副流感、帶狀泡疹病毒(水痘)、德國痲疹、HHV-6 及 HHV-8、腸道病毒及柯薩奇病毒 A9都可以,特敏福對大部份病毒無效;(2) 特敏福在急性壞死性腦病患者身上未必能左右病情發展 [註14 香港兒科醫學院聲明]。
  • 急性壞死性腦病是非常嚴重的病,死亡率高達70% [註14]。現時並沒有有效治療此病,流感疫苗是預防流感及其併發症的最佳方法。
紓緩治療服務 Palliative Care Service
  • 又有人說不只要醫治,還要死得好。其實醫生也有聆聽,在香港提供紓緩治療服務,旨在為末期病人提供全面的綜合專科治療護理,包括:
    • 對身體徵狀控制的紓緩治療;
    • 病人及家屬的心理輔導和支援;
    • 協助病人克服社交困難;
    • 心靈上的支緩 [註19]。


醫生只是人,不是神,不能主宰生老病死,只能盡力而為。

我曾因為以上的話,被怪獸病人家屬投訴,投訴我為何說醫生只是人不是神... 最後病人卻感激我的醫治。
  • (死) 皇帝希望長生不老,帝業千秋萬世,結果最有權力的人,也敵不過老和死。靜靜地告訴你,我們家裡的老人家,已經比以前想長生不老的皇帝更長壽,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全球統計,香港男性和女性平均壽命是全球第一位,分別為 81.70歲和87.66歲 [註15 厚生労働省]。
  • (死) 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心臟和腎臟衰竭後死亡,在幾個月內兩次住院,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的教徒為教宗祈禱,當中更有7萬人在聖彼得廣場祈禱 [註18 The Guardian];連最接近神、被封為聖的教宗,也避不過生老病死。醫生只是人,不能主宰生老病死。
  • (病) 一級方程式賽車冠軍舒密加,在法國阿爾卑斯山度假勝地滑雪時撞到了一塊岩石上,遭受了創傷性腦損傷。據報導,他在日內瓦湖的一間特殊醫療機構接受每週11.5萬英鎊 (即大約每星期100萬港元) 的護理 [註16]。(病) 世上的富豪,也買不到健康,蘋果教主如是 [註17 The Telegraph],香港地產商郭氏、大劉亦是 [註20, 21, 22]。
[註17 圖片來源:the Telegraph]
  • (老) 有些人想盡辦法抗衰老,也有人想盡辦法賺想抗衰老的人的錢。正常人會老的,白頭髮、膝頭痛、眼老花、更年期,醫生自己也會衰老,也不能阻止。
  • (生)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每天約有830名婦女死於與妊娠和分娩有關的可預防疾病。在2015年,發展中國家的孕產婦死亡率是每10萬產婦有239名死亡,而發達國家則為每10萬有12人 [註223 世界衞生組織]。根據香港衞生署公開資料,香港每10萬產婦率只是1.6,在2016年是零 [註24]!香港每年有6萬人出世,每年只有一兩宗難產個案,被放上報紙頭條。香港在母嬰死亡率已經是遠低於世界各地,可是大家卻不滿意,香港醫生只能盡力而為。




不是所有的醫療問題都是醫療事故,也不是所有醫療事故都是人為錯誤;
醫生以有限制的資源,提供無上限不能封頂的公營醫療安全網;
醫生只是人,不是神,不能主宰生老病死,只能盡力而為。希望市民能明白諒解。


參考資料


陳沛然醫生議員上
2018年9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