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4

陳沛然醫生議員回應《2017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

致各大傳媒機構、記者朋友和醫生同業:



政府剛公布《2017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於本立法年度提交立法會審議。作為醫學界立法會議員,我對政府沒有回應醫生的訴求深表失望。

政府於上屆立法會提出《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 條例草案》,在過程卻刻意挑動醫患矛盾,引起社會極大爭議。最終政府未能於上屆立法會最後一個立法年度通過法案,一年後回頭看,拉倒2016年草案後,醫生能為病人爭取在2017年草案中,(a) 「改善醫委會的投訴調查和紀律研訊機制」有明顯改善。

可是在 (b) 「醫務委員會的設立及組成」和 (c) 「有限度註冊年期」兩部份,經過一年時間、多次民調及三方平台的商討,政府對醫生一方的建議竟然是充耳不聞。


政府設立三方平台,聲稱「就有關香港醫務委員會的組成和運作的修例建議提出意見,進行討論,並盡量尋求共識」,我作為立法會醫學界代表參與了三方平台,但完全看不到政府尋求共識的誠意。我必須強調我們醫生一方十分希望醫委會改革能達致一個各方接受的方案,一直以最大的誠意和包容參與三方平台會議,並在多個地方作出讓步。遺憾的是,整個商討過程都只是各自表述,並沒有達到共識。而政府的態度亦是意見照聽,立場照舊,所提交的新立法建議和舊的建議分別不大,未能回應業界所堅持的選舉產生與委任產生委員比例為1比1,以及選舉產生委員要有廣闊的選民基礎。

儘管新的立法建議未有回應醫學界的訴求,在未來諮詢和立法過程,我們仍會抱持最大誠意表達意見,並會就政府的建議作民意調查,反映市民和醫學界的意見。期望新的行政長官能表現新作風,誠心聽取市民和我們業界的意見,而不是一意孤行。



陳沛然醫生議員敬上
2017年5月24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