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2

其實我正職是足球員,副業是電腦從業員,身上有士巴拿是很合理的。


111醫學界政改研討會後,連續壞了兩部電腦,座檯式和筆記型雙雙停頓,沒有陰謀論,不用擔心。

座檯式電腦陪伴了我十年,這十年來已經是第三次心臟停頓,之前兩次移植再生,今次搶救無效。星期一我去了電腦專門店買組裝式電腦裝,現貨連裝程式只花$4600元45分鐘完成,還可以用兩個螢光幕顯示,服務質素嘆為觀止 。

星期二要搶救筆記本電腦,我打電話上同一牌子電腦公司服務中心,那位服務員用電話遙控教我,由完全不能開機到重新還原原廠設定,連續一個小時沒有收線十分有耐性,我也不好意思,萬分感謝。

只花三個小時,便可以找回兩部電腦,破了個人紀錄。可是當我要安裝無綫上網,竟然也花了三個小時和來回電腦商場三次...... 其實電腦就是這樣的,辦法就是嘗試失敗再嘗試。我喜愛寫網頁和手機程式,業餘管理30多個網頁和5個手機程式,最害怕的是要花很多很多時間做測試和改正, 醫生其中一個特徵是對沒有興趣的東西會怕麻煩,有醫生朋友笑說:「好佬怕爛佬,爛佬怕潑婦,潑婦怕電腦。」所以我曾經建議醫生朋友花幾萬塊找公司寫網頁也是值得的,醫生的時薪太昂貴了。

二十年前,在聯招死線的那天,我的第一選由電腦工程改為醫學,不知道如果那天我沒有改變主意,今天會是怎樣呢? 今天應該也是個足球員,仍然會趕去踢足球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