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3

航空機位超賣,怪罪於機師的世界 ...



先講故事:

  • 有一天有8個小時做手術,每個手術平均要花3.5小時,你會安排多少個病人做手術?
  • 正常情況下醫生只可以做2至3個,可是管理層安排了18個病人8種手術,排在那天8小時的手術日,而且還插隊加了一個最高層指令要先做的個案。
  • 結果,如預計中不可能完成所有手術,第一個插隊的病症很複雜,做了6.5個小時,然後在完始前趕急做了1大3小的手術。
  • 結果剩下13個手術要延期,所有人都鬧醫生為何未能完成所有手術,卻沒有人問為何管理層安排在8小時內安排了18個病人8種手術?
  • 如果管理層撲出來說失望和遺憾,大家有何感覺?
(聲明)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

如果航空公司機位超賣,會怎樣?是機師的錯嗎?



-----------------------------------------------------------------

香港普通科門診,一天上下午7個小時,每個醫生要看60至70症,即是每小時要看10個病人,每個病人只有3至5分鐘時間。每個門診的名額,派幾多籌,是管理層決定的,門診名額「超派」,是醫生的錯嗎?
-----------------------------------------------------------------

2016-2017年度最後一次立法會財務委員會:

  • 安排了4節兩個小時的會議,共8個小時。
  • 政府已通知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會將合共18個申請撥款的項目整合為8個,涉及36億元的教育新資源撥款申請仍然排在第一,第二項會審議3個不需分開表決的項目。其後依次是東涌新市鎮擴展、沙嶺墳場興建骨灰安置所、中九龍幹線、油麻地露宿者中心,以及公務員薪酬調整 [香港電台20170717]文件有超過90份,上千版紙,全打印都要花幾小時 (為了環保,不打印出來]。
  • 一般而言,每個撥款首先由政府代表發言簡介,然後議員輪流提問,每位議員第一輪連問連答5分鐘,就算只有一半議員即35人提問,和就算只問一輪,然後投票大概要花5至10分鐘,10+(5x35)+10 = 195分鐘,平均最少要花3.5小時。
  • 如果只有8個小時會議,你會安排多少個撥款的項目?正常情況下只可以審議大概3個,可是政府安排了18個申請撥款,整合為8個 [香港電台20170717],而且還插隊加了一個最高層指令要先做的36億元的教育新資源撥款。
  • 結果,通過了2大3小的申請撥款,剩下13個要延期,所有人都鬧立法會為何未能完成所有撥款審議,卻沒有人問為何政府在8小時內安排了18個申請撥款?政府有絕對權力調動先後次序、加開會議的。
  • 而我在8小時的會議中,發言一次只花了5分鐘,也投了支持票給 (1) 教育新資源撥款、(2) 運輸及房屋局人事編制、(3) 屯門醫院手術室大樓擴建計劃/ 在啟德發展區興建新急症醫院/ 威爾斯親王醫院重建計劃第二期(第一階段) 等項目。
  • 把教育新資源撥款排在第1位,是政治;把醫院新建、擴建和重建計劃放在第3位,是政治;為何不放公務員加薪在第2位?也是政治,是政府的政治決定,沒有對錯。無論親政府一方,還是認真審議反對一方,你可以不認同,但不能完全逃避政治,看新聞只鬧不做無建設並無意義,可以做多些資料搜集,也可以像我一樣,站在中間,以事論事。
-----------------------------------------------------------------

香港病了:

  • 立法會未能完成所有撥款審議,卻沒有人問為何政府在8小時內安排了18個申請撥款,反而政府官員撲出來說:失望、遺憾。
  • 很多人都是標題黨、印象派,又有多少人會認真地走到立法會2017年7月19日 財務委員會會議議程,去看看事實,尋找真相?
  • 最心痛是甚至有高學歷的專業人士,不問因由,只看新聞報導,便加入那些標題黨、印象派,破口大罵。
  • 某些人帶頭講大話、顛倒是非、誤導公眾。不能只怪責標題黨、印象派。香港病了。

請大家以普通人智慧判斷責任誰屬 [明報20170719]? 


陳沛然醫生議員敬上
2017年7月23日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