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2

為何我要做人道救援?


為何我落手做人道救援?

2019-6-12 事件一
  • 《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在立法會本來要恢復二讀,我作為議員,必須要在金鐘立法會 [註一]。
  • 結果,當天在金鐘發生事故,立法會暫停。
  • 作為議員,必須要留在金鐘,準備立法會隨時復會。而在金鐘發生事故,我在金鐘,有責任到現場親身了解情況。
  • 去到現場,見到遍地傷者,身為醫生,伸出援手,十分合理。
[註二]

2019-6-12 事件二:公營醫院有醫護被指向警員泄露6.12反修例傷者的私隱
  • 同日,楊老師於金鐘衝突中懷疑被警員槍傷右眼,他在醫院登記時並沒有報稱在示威中受傷,但等候治療時有3名便裝警員到場找尋他,其後有警員告訴他的律師,警方會在他接受眼科檢查後以暴動罪拘捕他 [註三]。
  • 伊利沙伯醫院有醫護被指向警員泄露6.12反修例傷者的私隱... 調查涉及左眼受傷的拔萃女書院男教師在院內被捕,以及護士被指問警員「催淚彈的催字點寫」,令傷者被捕 [註四]。
  • 伊利沙伯醫院就處理病人資料的投訴公布調查報告,小組調查時亦同時留意到,警員或會按其執法需要,要求入院登記處提供載有病人個人資料的病人標籤。有關安排一直沿用多年 [註五]。而我亦去信追問 [註六]。
2019-6-12 事件三:私營醫院拒絕為示威者治療,着該名示威者到公營醫院求診,並隨即報警,被捕。
  • 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梁栢賢在6月20日證實,一名參加6月12日反《逃犯條例》的示威者,在金鐘衝突後,於仁濟醫院病房被警察拘捕。據了解,該名示威者在受傷後先到荃灣港安醫院求醫,院方拒絕為該名示威者治療,着該名示威者到仁濟醫院求診,並隨即報警,令示威者到達仁濟醫院後被捕 [註七]。荃灣港安醫院當值經理應警方要求,通報懷疑槍傷個案 [註八]。
以上事件,令人受傷市民不敢到醫院求醫


2019-8-31 消防處確認有傷者花逾2.5小時才被送院
  • 8月31日大批速龍進入港鐵太子站搜捕示威者,其間港鐵封站。消防處確認,當晚11時05分‬接報、11時17分到場,惟至9.1凌晨1時42分才將傷者送院,歷時超過兩小時 [註十二]。
  • 消防處對8月13日香港國際機場進行的聚眾活動令緊急救援服務受到影響,消防處表示強烈譴責並深表遺憾,並發新聞稿 [註十三]。可是,消防處對8月31日的緊急救援服務受到影響,雖然消防處在記者會確認,但是沒有出新聞稿 [註十四]。



2019-9-2 我去信人道救援機構求助
  • 我早在9月2 日,用平郵和電郵去信9個非政府機構,作出人道救援求助 [註十五],3個月來只有2個書面回覆,及1個口頭回覆。
  • 我再回覆說,如果本地無機構做人道救援,我唯有親自上陣

以上事件,包括街上有傷者,確認公營及私營醫院將病人資料交給警方,消防處確認有傷者花逾2.5小時才被送院,都令人受傷市民不敢或延遲到醫院求醫,造就了現場義務急救員("FA")的出現。
  • 要講清楚,作為員,會在現場出現;去到現場,見到遍地傷者,身為醫生,伸出援手。做人道救援工作,基於我的特殊身份和安全考慮,通常都是一個人。我說過潮流唔興大台,急救隊及醫療隊也沒有大台 [註十六],我沒有加入或組織任何醫療隊,特此聲明。

為何我會去理工大學陪伴義務急救人員離開?


自11月11日開始,有人聚集在香港理工大學一帶,堵塞紅磡海底隧道設施,癱瘓該區交通 [註十七]。

2019-11-17 義務急救員 ("FA") 在理大被捕事件
  • 警方在11月17日晚上約8:30,再一次呼籲校園內所有人,立即循北面李兆基樓(Y座)出口離開,並聽從警方指示。警方現正部署下一步的行動 [註十七]。
  • 警方在11月18日的例行記者會交代事件,指在17日行動中發現51人自稱自願醫護或記者,當中12名自稱醫護人員,但無急救資格;3名無法提供任何記者證明,已涉嫌暴動罪拘捕。...而警方已清晰表明,逗留或協助理大均被視為參與暴動 [註十八]。
  • 凌晨1:40左右,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抵達理工大學附近,與一眾民主派議員、理大教師... 前往警方防線,希望和警方協商... 但不獲回應,並指他們正在參與暴動,命令主教和泛民議員退後 [註十九]。
  • 有些人以為我也在理大,被困或被捕,其實不是,因為我在...

2019-11-18 我在警署
  • 日間,我親身到警署外的門口fact check:確實有FA被捕,人數未明,是否所有不知道,未知控罪,有律師 [註廿]。我在警署門外,有被困的FA向本議辧求助,我親自通了電話,給了意見 [註廿一]。
  • 下午,香港紅十字會派出急救隊到理工大學,為40人提供服務 [註廿二]。
  • 晚上11:03 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法律學者張達明、前財政司司長政治助理羅永聰及一眾中學校長獲警方批准,進入理工大學 [註十九]。

    2019-11-19 留守理大義務急救員宣布離開
    • 因應之前一日有紅十字會和中學校長進入理工大學,和有被困在理大的FA向我求助,我在11月19日星期二全天在醫院幫病人和黃昏回立法會開會後,去了理大了解情況。原本無計劃去理大,無想過能被批准穿越封鎖線,不知道FA會開記招,無預計能幫幾十個FA離開回家。結果事情巧合地發生了 [註廿三]。
    • 那晚五十多位的FA,在特定位置,接受盤問、搜查和記下身分證資料後,警方沒有即時拘捕,可直接離開回家。警方保留追究的可能 [註廿三]。
    [圖片來源,眾新聞 註廿四]


    2019-11-20 我再進入理大陪同FA離開
    • 最後7名義務急救員離開理大 [註廿五]。
    • 最後數名義務急救員將撤離。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將會陪同 [註廿六]。



    我入去理工大學陪伴義務急救人員離開,是應特首和警方的呼籲,是獲得警方的批准,也是人道救援工作之一。
    • 警方再次呼籲於理工大學校園內的人立刻放下武器或危險品,並除下防毒面具,和平有序地,循暢運道南橋的馬路橋面離開,過程中必須聽從警方指示分批進行,切勿衝擊警方防線 [註廿七]。
    •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行政會議前會晤傳媒,回應近日抗爭者被困理工大學事件。她稱已責承警方,行動必須按照「和平解決」和「人性化處理」兩大原則... [註廿八]。
    如果我沒有去理工大學陪伴義務急救人員離開,然後他們被拘捕、被控告,這將會是另一個國際大新聞,人道災難 [註廿九/ 三十]。

    當將你的糧食撒在水面,因為日久必能得著。 你要分給七人或分給八人,因為你不知道將來有什麼災禍臨到地上。[傳道書11:1-2]

    你應該中立,你應該默不作聲

    首先,我同意在醫院或急救站做醫生時要保持中立,可是我有兩份受薪工作,醫生和立法會議員,做立法會議員時不可能中立,要投票、要表態。有些人把中立和中間混為一談,我說過中間和中立是完全不同的,詳情請看我早在7月的文章 [註卅一]。


    第二,如果我在這五個月來的事情都默不作聲,情形會是怎麼樣?
    • 有醫護被指向警員泄露6.12反修例傷者的私隱 - 要保持中立,默不作聲;
    • 私營醫院拒絕為示威者治療,着該名示威者到公營醫院求診,並隨即報警,被捕。 - 要保持中立,默默無言;
    • 受傷市民不敢到醫院求醫 - 要保持中立,沉默寡言;
    • 消防處確認有傷者花逾2.5小時才被送院 - 要保持中立,緘口不言;
    • 香港的救援機構未有作出人道求援 - 要保持中立,噤若寒蟬;
    • 義務急救員 ("FA") 在理大被捕 - 要保持中立,虛作無聲;
    • 有被困的FA向本議辧求助 - 要保持中立,不聞不問;
    • 留守理大義務急救員宣布離開 - 要保持中立,默不作聲。
    是的,有很多機構、什麼會、乜乜權益組織、健康大使,都選擇在危難中默不作聲。如果醫生在這五個月來對以上的事情默不作聲,去某機構的留言版看香港人的反應:



    總結

    1. 為何我要做人道救援?你就當我早在2019年6月12日已經知道往後5個月的人道災難,也一早預見各機構的取態。
    2. 我去理工大學陪伴義務急救人員離開,只是巧合,可能是上天的安排。
    3. 中間和中立是完全不同的,默不作聲,不是中立,相反有時更會是「共業」[註卅五]。
    4. 解答兩條簡單問題,要寫幾千字,和引述35個參考,真的好累。

    參考資料

    [註一] 66小時的加速審議逃犯條例,2019-06-11
    [註二] 621反送中示威遊行,無懼催淚彈,絕不拒醫的急救義工【最強的救援後盾】明周 2019-6-21
    [註三] 6.12眼中槍女拔教師:盼勿再用武力懲罰市民,不恨開槍警。明報2019-8-3
    [註四] 伊院調查:急症室會給警病人標籤,已叫停。明報2019-10-30。
    [註五] 伊利沙伯醫院就處理病人資料的投訴公布調查報告,政府新聞公報,2019-10-29 HA
    [註六] 陳沛然。跟進伊利沙伯醫院調查報告 2019-10-31
    [註七] 消息:荃灣港安醫院拒醫示威者,轉介到仁濟兼報警。香港01,2019-6-20
    [註八] 香港港安醫院-荃灣 新聞稿,2019-6-20
    [註九] 中彈傷者憂被捕,不敢往公院求醫。星島2019-10-26
    [註十] 醫護界「尊重人權克制警權」集會,憂不敢求醫個案增。香港01,2019-10-26
    [註十一] 疑中彈怕往公院,市民找「地下醫師」駁骨。明報2019-10-27
    [註十二] 記者吳婉英,8.31太子站傷者逾兩小時才送院,警方否認延誤治療,稱責任在於站外「暴徒」。眾新聞,2019-9-3
    [註十三] 消防處呼籲巿民配合救援人員的拯救工作,消防處新聞公報,2019-8-14
    [註十四] 消防處新聞公報
    [註十五] Pierre Chan. Letters to seek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2019-09-02
    [註十六] 陳沛然。大台 2019-8-8
    [註十七] 香港警務處新聞公報,2019-11-17
    [註十八] 理大衝突發現51名自稱醫護或記者人士,警方:有情報指示威者會冒認以逃避刑責。經濟2019-11-18
    [註十九] 示威者退守理大,警全面封鎖,晚上萬人救理大。獨立媒體網 2019-11-18
    [註廿] 陳沛然。確實有FA被捕,2019-11-18
    [註廿一] 陳沛然。被困的FA,2019-11-18
    [註廿二] 香港紅十字會再到香港理工大學提供急救服務 持續評估需要,為任何有需要人士提供支援。香港紅十字會新聞稿,2019-11-19
    [註廿三] 留守理大義務急救員宣布離開,2019-11-19
    [註廿四] 眾新聞 2019-11-19
    [註廿五] 最後7名義務急救員離開理大。明報2019-11-20
    [註廿六] 理大全部義務急救員撤離,料有約百示威者留低。明報 2019-11-20
    [註廿七] 警方呼籲所有人和平有序地離開理大校園,香港警務處新聞公報,2019-11-18
    [註廿八] 林鄭:約 600 人已離開理大,好希望和平解決,不到現場因不想「增熱度」。立場新聞 2019-11-19



    陳沛然議員上
    2019年11月22日 (24日更新)

    3 則留言:

    1. 既履行監察政府的責任,
      亦堅守醫護人員拯救傷患的天職,
      陳醫生是最受市民所尊重、最欣賞、最敬佩的足球員,女兒定必以您為榮!!

      回覆刪除
    2. 陳醫生,看罷全文,仿佛重溫整個事件始末。敬重你專業情操(醫人醫德),救民於水火。也欣賞你為民喉舌站出來講話,並予在抗爭運動中作出適時行動。
      期望抗爭早日和平解決,恢復社會秩序。恢復,雖然這或許是一條漫長的路。

      回覆刪除